初六

2010-02-19

年年要过年 年年都是稀里糊涂的过年
k姐去了瑞典再辗转至广州过年 于是这个年我们有了一只可爱的泰迪狗狗一起玩耍

从小到大 自己没有养过什么小动物
唯一养了一只出生不到2周的小猫 却因我外出旅游 寄养在别处 生病而死 我连最后一眼也没见到

当时很是伤心 于是决定以后再也不要养小动物
但最近一直和狗狗在一起 就发现其实狗狗真的很可爱

每天早晨 它会跑到床边来叫我起床 并没有什么叫声
只是不停的拿小爪子抓抓抓 就只是希望你起床和它玩 给它准备早餐

偶尔我也使坏不理它 它便会发出很可怜的声音 然后钻到床下
一听到你在床上翻身 它就马上从床下爬出来 继续叫你起床

实在不忍心 看着它可怜无辜的小眼神 就只好起床陪它玩
没事的时候它会跳到沙发上趴在我旁边睡觉 这样我就可以有事没事的摸摸它

在家做年夜饭 它会跟前跑后的 一直闻 谗得不行
想必它大概是第一次同时闻到那么多味道 爸妈也觉得它特别逗趣

当然它也有犯错的时候 毕竟换了环境
有时尿尿 还会随地进行 尿完知道自己犯错误了就坐在便便盘里

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初四晚上k姐回到上海就迫不及待的过来接它回家
这两天 明显觉得家里冷清了很多 看来有时家里有个小动物还是很开心的事情⋯⋯

小小小小的家

2010-01-24

一个人的周末 现在的他或许正在去向北京的飞机上
久违的自在 可以躺在床上抱着电脑劈里啪啦的码字

住了一年的房子 由于房东不负责任的涨价 只能打消继续住下去的盼头
临近新年 找房也成为一件心头大事 夜夜失眠

躺在床上 闭上眼睛 眼前总是浮现 搬家前打包整理的情景
回忆着这个房子 从空空荡荡 变成满满当当 充满了生活的味道

如今说要搬就要搬 有很多的不舍 我甚至都没好好用过一次那个漂亮的浴缸
想到从前是一个人打包一个人的东西 而且5年只搬了两次

现在要打包两个人的东西 看着书柜上放满的杂志 我就有些气馁
莫名的开始觉得自己很委屈 为什么要这样折腾来折腾去

习惯于住在这个城市中最好的位置
法租界的老房子总让我有割舍不下的喜爱

有住在浦东的朋友说 她也不愿意离开浦东
或许 这仅仅就是一种习惯 我习惯于这一块 是因为它包含了我生活的全部内容

突然开始很想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小小的房子 不用再饱受搬家之苦
但又觉得这房将会牵绊一生的负担 索性还是继续观望吧 或许某天机缘巧合就成就了我的小愿望⋯⋯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双倍报酬与自由代价

2009-11-09
Begga_H 拍攝的 Free。

时常觉得自己的想法无法让别人接受或理解
但通常我并不认为自己的决定需要被别人看懂

内心短暂的挣扎还是在最后时刻干脆利落的重下定论
如此一番的折腾 才发现毫无拘束的生活永远是我至高的理想

尽管一边有着双倍工资的诱惑 但另一边的却是我梦寐以求的闲适生活
钱总是可以赚到的 但身心的不再备受煎熬才是急不可待的事情

自己本身的很多东西还是和现实的社会有些格格不入
讨厌一切丑恶的事物及人在我面前东晃西逛没完没了

几个月前和某女一起去了杭州的财神庙
求得一中下签 签文大意就是告切我 凡事祸从口出

好吧  我承认在大多数情况下  我没法管住自己的嘴
那正是因为太过正直的性格 让我不得不将一切不快一吐为快

与其让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中虚情假意的过活 不如趁早走远
更何况 另一边的选择也未必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起码可以自得其乐

我很自豪 因为在决定离开时 我说了句 我不是为了钱 我是为了开心
一切让我感受到苦闷与不舒畅的工作 就算用再多的钱也留不住我的人

还有十天就将去大踏步的走向美国
终于有机会在纽约大街肆无忌惮的挥霍美好生活……

纠结的九月

2009-09-22
seeva 拍攝的 The night is calling and it whispers to me softly, "come and play"...。

身边有很多想见却尚未来得及见面的旧友
然而工作的忙碌以及生活状态的转变让我无法再像从前一样为所欲为

那种对于自由的迫切渴望 对于自行时间支配需求
一再的将我推向生活的另一面

无法受到任何条条框框的束缚 必须冲破这样的制度
内心强烈的挣扎 不断的撞击不断的激化 让我还是决定要回归到最自我的生活状态

但与此同时 那种对于权力的迷恋 又让我一时乱了手脚
一边是一个可以任由我去发挥的平台 一边是可以任由我支配的生活方式

我在反复的犹豫中 还是宁愿选择了后者
女权 也许是我内心深处不可磨灭的一种精神向往和欲望满足

同自由相比 我宁可抛弃这些 尽管它有诸多的诱惑力
为何仍在决断 总是觉得难以启齿 也许正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时机

而现在 时机有了 借口足够 是该我收手退出的时候了
当然我并没有浪费这个时间 从中我明白了势力为何物 人究竟可以有多大的惰性

这个纠结的九月终于要在阴冷的秋雨中慢慢走向尽头
下个月又是阳光灿烂 又是美好无限 可以慢慢转为重新享受最自我的时间

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呢
人生也许就是在这种不断的纠结与反纠结中结束的⋯⋯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暖巢

2009-06-21

天气已经渐渐步入夏天
每天晴雨不定 偶尔也觉得这样让人捉摸不定的气候正适应目前的心境

隔了很久一段时间没有更新blog
倒不是因为忙到没时间 而是无从下笔

生活的内容变得越来越单调
开始重新适应两点一线式的轨迹生活

尽管冒出恨多措手不及的事情
但是却开始慢慢发现工作中的乐趣

和女友的联系甚少
各自都已成家 有了自己的小日子 过的顺顺意意 别无他求

还有些不安定的因子
依旧四处晃荡 找不着隔落脚点

隔着电话的言语说教 完全不起任何作用
这种事情往往真的是碰到了合适的人之后才可以慢慢沉淀下来的

现在的日子 每周都有在要在车里座上很久
这样的时间 曾经在我想像中是会异常的枯燥和疲乏的

然而一段时间下来 也从中摸索出了乐趣
时间不再那么难过 并且常常十分愉悦

上周的时候 帮一个不相熟的女子算命
她认为是缘分到了 也许就是像她说的那样

待我准确的分析之后 她将埋再心底多年的秘密一股脑的全都说了出来
我想人与人之间的那种感觉 有时候真的就是那么的不可言喻

一件事情 如果时间地点都合适了
也许差的就是那个恰当的人了 故事往往也就是这样开始的⋯⋯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般配

2009-04-11

自从和他在一起后 我发现自己确实越发的幸福
这种幸福无法用言语去形容 但自己内心对于感情的看法有了明显的转变

以为自己是会孤寡终生的女子
因为命书中有言 年老后鳏寡孤独

空窗两年之后 遇见了他
母亲说 这是缘分 好吧 这就是缘分

他对我的宠爱 远远超出我的预想
他对我的好 是那般的真诚和刻骨

他终于让我懂得 在爱的时候不要吝啬爱
我从此也学会了为了爱情付出 不再只是佯装着默默等待被爱

我们看起来很般配
这似乎是从来没有用在我和一个男人身上过的形容词

举手投足间都能感受到我和他之间的那种幸福
这是身边所有朋友几乎都和我说过的话

我想如果一段感情
连身边所有的朋友都大加赞赏 那应该就是般配吧

他总是容忍我偶尔发作的坏脾气 他的包容让我觉得理亏
他在过马路的时候永远都紧紧的扣住我的手 尽管有时捏得我生疼

这一切 都让我徜徉在甜蜜的爱情之中
如此美好 那就这样继续手牵手的一起往下走吧 ⋯⋯

Categories : 『久九』

私房菜

2009-03-15

很难解释的事情总是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关于做菜的问题 着实让我自己也有些迷惑

或许每个人天生就拥有某方面的天赋
只需一个时机 这样的天赋便会完全显露出来

很多八零后的女子 可能非常痛恨厨房
或者是曾经有试图要做点什么 却是油盐酱醋的拿捏不住份量

这个关于量的问题 很难解释 但似乎在我身上这从来都不是个问题
全部任凭内心的感觉 散盐添醋 倒真是极少会出差错 这可能就是某种本能

这种本能 即便是事隔很久 不动刀子不摸锅
再次下厨 依旧可以很轻松的把握好份量 口味适中 当然我还是比较重视少盐少味精的原则

最近有了大厨房 终于可以大刀阔斧的展露手脚
四个火头再加上一个烧烤盘 着实让我更爱没事琢磨各种菜系的正统做法

最爱的菜系还是川菜 湘菜和粤菜 至于本帮菜 我似乎没有多少垂涎的意思
吃饭本就该吃的热热火火 而本帮菜总是想温吞水一样 让人没法提起食欲

一些家常菜做起来也是一点不麻烦
很多时候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连清炒蔬菜也炒不来

最近几日 不断邀请了些朋友过来一起饮酒品菜
这样的晚餐时间 非常的开心 即便在此之前 我需要花不少时间进行前期的准备工作

对于我而言 烧的过程 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
反而是之前的买 洗 切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

总之 我就是如此的爱大厨房 爱研究烹饪的方法
爱做在沙发上 闻着锅里阵阵散发出的食物的香味

至于为何如今人人都爱冠以私房菜的名头
我想也不过就是个噱头 人人烧菜都可被称为私房

所以是否是私房菜也并无什么太大的讲究
重要的还是烧出的成品是否有私房味 私房味才是评定是否算美食的最关键点

因为可能人人都会蛋炒饭 人人都会番茄炒蛋
一百个人可能烧出来一百个味道 如果你的味道被大部分人接受并喜爱 可能这就是你的私房菜的私房味吧⋯⋯

光阴与告别的故事

2009-03-11

今天是最后一次去之前的住处 也是最后一次置身在它其中
三年前决定租下这个老式两层花园洋房二楼的房子 是因为一眼看到客厅中的壁炉

并且这套房子的地理位置也非常不错
不论是去静安寺 徐家汇还是人民广场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日子就这样悄然度过 回头再一想 已经是三年过去了
这三年的时间里 在这个房子中发生了很多事情 与我有关或者与你有关

半夜三更回去总是蹑手蹑脚地生怕惊动邻居
略微盘旋而上的老木头楼梯 有保留着当年的暗红色

刚住进那里的时候 总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多半时候 是在畅想当年这里住的人 这里发生的事情

常常在失眠的时候 翻身起床 打扫卫生 整理衣橱
有些神经质 却依旧自得其乐 那时候 一个人的生活 多半的时间还是快乐的

偶尔朋友过来小住 我们就会窝在小小的卧室里彻夜聊天
遇上一样爱喝酒的 就一起坐在塌塌米式的床边 边喝边扯

转眼三年过去 房中的东西越积越多
任哪都被我塞的满满当当 搬出前扔掉很多很多的东西

有些东西 就那样一直放着 从来也没用过
索性趁这个搬家的机会 心一狠 全部丢掉 反正都是些没感情的东西

如今房间清空 就如同当初刚见到它时的模样
好吧 我必须和你再见了 和三年再见 和在那里的日日夜夜再见 道别⋯⋯

灿烂阳光下的奇特行为

2009-03-10

这几乎半个月的时间 一门心思的扑在新房子的打理上
采购各种日常生活所需的大件家具 小件摆设 含括了锅碗瓢盆

开门七件事 柴米油盐酱醋茶 一件也不可忽视
原来生活中的各种麻烦小事 全都一鼓脑儿的跑了出来

左顾右盼 应接不暇 终于这一切烦琐的小破事都将成为过去
幸福的小日子即将开始 半个月不见太阳的烂天气也随之消逝

暖暖的阳光晒进大大的客厅 我则坐在沙发上悠闲自得的上网
突然又有想养只猫的冲动 这么好的阳光 似乎没有一只乖巧的猫 就不那么完美

用洗衣机洗了2大桶衣服 统统一字排开 让它们也见见久违的太阳
零碎的东西整理起来也并不算容易 每样东西按照功能和性质归放在一起

虽然不会像第一天夜里 看着满客厅的箱子盒子没有方向
但依旧是个伤脑子的活 尤其是电影的归类 书的摆放都要想的清楚明白

待这一切终于整理完毕 再看着阳光照射下的地板 便是火冒三丈
本就一直觉得请来的阿姨是根本搞不干净的 但房子大就又不得不请

等我管自顾的爬到高处将四片窗帘挂完之后 实在无法忍受这满地的灰尘
一个箭步 冲进卫生间 随便摸了块布 开始跪趴在地上 一点点的前移

这样的天性似乎是由母亲处遗传到我
从小就看着母亲起床洗漱完毕 就开始打扫卫生 每天如此 从无间断

大概也正是这样的耳融目染 让我也对卫生的问题 尤为重视
等将所有的房间 全部跪抹一遍后 整个身子都想刚做完yoga一样爽快

天色将暗 徒步去了附近的菜市场 信手买了些蔬菜回来
回来路上再顺带着买只烤鸡 一顿还算丰盛的晚餐 应该就八九不离十了

喜欢这样在家的日子 忙碌的很充实
客厅灿烂的阳光让我觉得 生活或许就该这样 自得其乐⋯⋯

造窝

2009-03-02

最近一直在忙活自己和他的小窝
其实小窝并不算小 足够开30人的house party

由于需要添置很多家当 导致杂七杂八的事情也变得异常的多
接连的这几日 都无法专心睡眠 闭上眼睛 立即就有房间内的摆设浮现出来

这种情况 我似乎没有办法自我控制 不禁而想 停止不了
很早很早 我就开始幻象着自己小窝的样子 这么多年一直也没断过这样的念头

对于老房子的钟情远远超过对新建筑的喜爱
老房子中尚保存着些当时的气息 尽管外表已经被重新粉饰过 但依旧遮不去一些内在的底蕴

我们一起挑选家具摆设 在这样的过程中 我才意识到我不再是一个独立的女子
往常所有的事情都由我自己决定 我喜欢的颜色 我喜欢的样子 按着自己的性子去选择去下手

如今凡事都是两个人有商有量的各自发表看法 再总结 做出结论
他通常说谦让我 事实上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完美主义 对于细节和一些微小的瑕疵 远过于我的计较范围

我于是开始慢慢改变自己的脾气 尽管这些年来 我的脾气已经越来越趋于平和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 随着时间 地点 人物的改变 连本身的秉性都会发生质的变化

睡不着的时候到处寻找酒的踪影 企图用酒精让自己能够快速的进入困倦状态
当然效果并不明显 否则我也不会在这个时间还在这里做出这样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