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一路杀到纽约(之三)

2010-01-26

dmguz 拍攝的 New York City Skyline。

<六> 纽约!纽约

纽约 曾经熟悉的名字陌生的城市
纽约 曾经多少次出现在熟悉的电影中

现在那些场景就在眼前 却开始觉得有点不真实
人人都说 喜欢上海的一般都很喜欢纽约 我想或许那是真的

但是 它或许并不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因为有太密的人太高的楼 让我觉得压抑
Brookln的街道上并不算干净 但可以看到各种街头style 或摇滚或嬉皮或复古

我们喜欢起床后在马路对面的咖啡店买上一杯咖啡 坐在室外看过往的路人
看人 其实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时间变得很好打发 仿佛觉得自己就在某部电影之中

城市古旧的地铁就像疯狂的老鼠一样晃动不稳 我总是没法站立
然后地铁里的艺人 却让我对街头流浪艺人的一贯看法大为改观 他们的音乐真的可以打动人心

坐在城市观光车的顶层 冻得我浑身哆嗦 用嘴巴吸气变成一件困难的事情
走在雪中的中央公园 少了一丝迷人却多了一份浪漫

去城市博物馆观看了一部关于纽约城的历史短片 黑白的色调 十分到位
在唐人街转了三圈 最终选的广东菜 终于没有辜负期待地满足了我怀念已久的中国味道

站在帝国大厦地顶楼 环望整个纽约城 你才知道什么叫做震撼
看着远处延绵不断地楼 以及消失地双子楼 心中浮起一丝小小的忧伤

乘船去自由女神岛 在海面上 远远地看着它 仿佛我也是一名将要踏入美国地移民一样
我看着它 那高高举起地手 或许是在传达 你终于有了自由 这个自由是真切的

时代广场人头攒动 新年倒计时的时候情侣会在此接吻共同迎接新的一年
soho充满了各种购物的气息 小意大利到处都是热情四射的意大利人以及意大利美食

花了一天的时间 逛了最有名的几家二手店 尽管最终收获不大
但淘得的一个Ferragom的vintage小包 足以让我美上半天 这就是缘分

我没有像别人想的那般喜爱这个城市 也没有像我自己想的那般不喜欢这个城市
在这个混合各种肤色的城市中 你可以感受到平等和自由 这些才是最难得的东南⋯⋯

从上海一路杀到纽约(之二)

2010-01-23

The New No. 2 拍攝的 Bear Down Chicago!。

<四> 芝加哥

腹痛让我们延误了预定的航班
事实上 机场当天的繁忙程度远超出了我们的想像

改签机票 寄存行李 甚至连行李推车竟然都是付费服务
我板着脸 在机场里大呼 什么破国家什么破机场 相比来说中国的机场真是太人性

小小的飞机上做满了各种肤色的人
根本无从判断大家究竟来自哪里 最终又将去到哪里

芝加哥的天空碧蓝无垠 仿佛夏天的海边城市一般
酒店小而温馨 暖气开足 仿佛置身于夏天的怀抱

没有想到这个城市是如此的干净和美丽
建筑的或现代或复古的颜色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 显得尤为耀眼

每天来往于密西根大道 仿佛自己也生活在这个城市
高楼林立 有些中规中矩 有些方方正正高耸入云 有些饱经沧桑

过往的人 行色匆匆 忙于生计 商店里依旧充满购物的女人们
看到密西根河上倒映着完美的建筑剪影 走到冰冷的密西根大湖 惊呼原来这不是海

在行走中 发现了城中溜冰场 终于第一次穿着冰刀鞋溜上真冰
那种欣喜让我完全忘记了天气的寒冷 一圈一圈的在不大的溜冰场里玩耍

芝加哥豆 让我驻足许久 是因为你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象
你只能惊叹 设计师的奇妙构思 于是它的本名云桥就被豆的外形所取代

Division的街道到处充满了各种新奇的小店
一路走过 可以看到各种涂满涂鸦的墙壁 所以走路也变成了轻松的事情

<五> 他的哥哥

他的哥哥和嫂子 双双取得博士学位
他们在芝加哥边上买了很大的地 造了很大的房子

然而我们却无法理解他们的生活
每天开车到火车站 再坐将近一个半小时的火车到芝加哥最繁华的CBD开始一天的工作

下班后继续乘一个半小时的火车 再开着停在火车站的车回家
晚上7点半回到家 吃晚饭 陪2个小孩玩耍 等孩子睡后 工作一会 上床睡觉

每天如此 我们一直不明白 他们是怎么可以坚持着过这样的生活
对我来说 这何止是乏味 简直就是无趣到了极至的生活

而在他们开来 远离城市 住大房子 让孩子有足够的空间玩乐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
我想可能我一辈子没法做到的事情 就是住在偏远的地方 每天把时间浪费在交通上

大大的房子 让我觉得没人的时候很空旷很落寞
我喜欢暖暖的感觉 这样才能确定自己没有被遗弃⋯⋯

从上海一路杀到纽约(之一)

2010-01-19
过了这么久没有来更新这里 也可能是因为要写的太多 一时间不知从何写起
一个多月之前 我还走在寒冷的纽约街头 尽管太阳足够好⋯⋯

<一> 签证

小时候一直觉得美国是个很霸道和及其不安全的国家
尤其是911事件之后 我还曾经一度发誓说打死也不去美国

看来事事总归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变化 并产生你完全无法预知的结果
还记得当时在美使馆排队3小时 等候到最后是2分钟的面试

当时那种紧张的心情 不比当年高考好到哪里去
一个人面对面签官的提问 回答的还算顺畅 毕竟是提前了3个月开始准备所有能够准备的材料

小到工作证明 大到美方的邀请信 护照复印件 甚至是税收副本
所有能想到的全部都做了充足的准备 现在想来 能通过面试真要好好谢谢他和他的家人

<二> 飞行

我很惧怕坐飞机 关于这个问题 我不止一次说到

尽管在出发前的一个月 来回北京的飞机坐了8次 但每次飞行对我来说都是难熬的

这次从上海先直飞到底特律 空中飞行时间 约12小时不到
整个飞行中 我的心总在飞机微微颠簸时开始紧张不已

从底特律到芝加哥 从芝加哥到纽约
为了能有更多时间欣赏景色 还是都选择了飞机

这之中不得不说 当飞机快降落在纽约机场的时候
整个飞机成75度在空中盘旋飞行 似乎是在等待降落

窗外一片大纽约的夜景 我却不敢去看 实在是太可怕了
而当飞机开始降落时 由于机场就在海边 所以我明显感觉到飞机是冲向大海的

回国依旧是从底特律出发 不过由于地球公转自转的原理
回程竟然飞了15个小时 这是至今我坐过的最久的航线

现在回想一路都不知道干了些什么
幸亏飞机上可以有电影看 只是没什么有中文字幕的 看的很累

<三>底特律

飞机降落在底特律机场的时候 是当地时间早上10点多
得到一件写了”michigan”的小t恤 终于一脚踩在美国的土地上了

一路开回家 看到很多荒凉的街景 也可能是冬天的关系 没有什么绿色
但是天空是久违的蓝色 马路空旷 没有行人 没有自行车 来往的都是汽车

和国内看到的汽车相比 这里的汽车体积明显壮实很多
很多从没在国内看到的车款 让我艳羡的不得了

在这个城市 真的可以看到很多胖子 其实当你看到他们的生活方式 就真的很能理解
因为他们过的久是那种出了家门直接进车门 出了车门直接进公司或商店

在这里看了他的童年 去了他的密西根大学 过了一个盛大的感恩节
见到他所有的家人朋友 并且参加了一个盛大的意大利式婚礼

当我穿着特地订做的旗袍出现在婚礼现场时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美
那种很东方的美 你能感觉到大家都在看你 那种欣喜难以言表⋯⋯

西贡盛夏

2009-08-20

自上次去玩成都之后 便在没有机会出游远行
拼命加班所换来了这次出游的计划 和心爱的人一起行动

离开上海之后 上海陷入了台风和暴雨的侵袭
出发前也曾担心 越南的天气真的会像天气预报一样 雨水连绵

很奇怪的是 从我们到达胡志明市直到我们离开那回到上海 这期间几乎没下什么雨
选择胡志明市 是因为它之前有个好听的名字-西贡

当那些在《情人》和《青木瓜滋味》中出现过的街景 人群真正印入眼帘的时候 仿佛就在电影之中
幻像中 那个潮湿的城市 应该充满暧昧的味道 淅淅沥沥的雨 风中飘来阵阵青木瓜的香味

到达时已是深夜 无暇欣赏夜景 便昏昏睡去
第二天的大好阳光 让我的心情大好 离开上海的粘湿的空气看来值得庆幸的

到一个陌生的国家 一个陌生的城市 总爱先看它的建筑
看它的人 看它的食物 看它的街道 听它的语言 感觉它的味道 仿佛自己也是一个当地人

在西贡吃当地最著名的pho(米粉) 在mui ne的海边盘起腿 对着大海吃海鲜
悠悠冉冉 自得其乐 享受时刻被当地人误认为当地人的乐趣 听着完全不懂的语言 一头雾水的傻笑

越南人的热情 是没去过的人无法体会到的 而在湄公河上的那一段棕苇仙境游完美的无话可说
在西贡河边一家最好最高的法国餐厅与心爱的人一起赏夜景 品美食 又是何等的幸福

尽管只有短短的六天 尽管在那发生了让人很不愉悦的事情
但是现在回想 这一切都是多么难得 谁才会像他愿意一直陪着我这么走下去呢⋯⋯

行走鼓浪屿

2009-02-02

和女友叫嚷了好几年要去鼓浪屿上华丽享受阳光的计划终于成形
女友并没有如期与我在厦门相见 于是我和爱情一起在鼓浪屿上穿巷走道

冬天的环岛公路在当时的我看来并不美好
并且所谓的被描写的很有情调的曾厝垵 其实只是个让我无法接受的完全没有感觉的小村落

第一个晚上是最折腾人的 预定的客栈与期望中的模样相去甚远
最后只得在冰冷的房间里上网 寻找任何一个有空间的星级酒店

爱情说 必须要舒服  我奋力的点点头
那一刻我知道 爱情有多么的焦躁不安

之后也没有选择住在岛上 因为相对来说 这样的天气住在没有暖气的房间还是无法让人愉悦的
鼓浪屿上的游客熙熙攘攘 吵闹着叫嚷着 完全破坏了以为是静寂小岛的幻象

岛上唯一让人惊喜的事情就是 上上下下 记不清的坡 却永远迷不了路
尽管也从来没有找对路 但我和爱情一起往一个个无任问津的小路走去 无名的小道探进去 总是发现惊喜

天将黑 没有灯光的老式洋房散发出一种鬼魅的意境
左看右看 实在觉得这些被荒废的洋房真是拍摄恐怖片的不二场地

每日乘坐快艇 只消一分钟 便可到达岛上
在岛上唯一可做的事情 就是不断的行走 然后寻找气味相投的cafe店小歇一会

naya的老店 陈旧的墙面和桌布让我有些失望
倒是“赵小姐的店”乍到时让我有些惊喜 许或是因为用了我爱的紫色做墙面吧

在”张三疯的奶茶“店里没有看到名叫”张三疯“的猫 只看见了满墙的留言和放满四层小书架的留言本
原来真的有那么多随时喜欢来点小抒情小感动的文艺范们 看来纸笔在某些时候还是必备的东西

看着满墙的小纸条 不自主的慢慢翻看起来 有些美好的字迹还是激起了我的阅读兴趣
而那些多半字迹丑陋的纸条 着实让我有种想将其从墙上扯下的冲动

”judy’s cafe“只路过一次 后来再也没有能力路过 每天行走却总走出不一样的路线
这也是在岛上的一种乐趣 而刚刚开张的”槠家园cafe“从服务到口味都很是问题 真为那块地方感到可惜

出行中 与爱情发生了一次非常严重的口舌之争
那一天独自在陌生的城市行走 独自发现一些美好的东西 无人分享 无人诉说

幸而 我们最终和好如初 我想争吵总是会存在的
通常 我想的是 Love and Be Silent 而爱情想的是 love let’s talk

行走中的争吵 也是一种学习和成长 相互磨合
去永定看土楼的行程就变得简单很多 土造出得楼依旧坚固如初

方形的 圆形的 从外看 在内瞧
两仪四象八卦 统统能看得出个门道

又一次出发 又一次结束
和爱情依旧一起 依旧计划着一起的下一次⋯⋯

状态

2009-01-09

Trapac 拍攝的 Febrile imaginings of a blind owl...。

掐指一算 似乎已经多日没迈出过家门
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城市 有时候真的会慢慢的滋养一个人的惰性

打一个电话可有美味的食物送到家门 上网可以看新闻和配以互通有无以及完成一些琐碎的工作
要寄东西可以让快递上门收取 简单的说 不用出门 我既饿不死也不会和人和事脱节

有时候我十分厌恶科技的进步 因为我几乎没机会收到手写的信
也让我更加减少了外出见朋友的机会 网络把原本一些美好的情绪和情趣都破坏地七零八散

女友们一个个地出嫁 让我突然觉得友情变得弥足珍贵
突然很不想让她们和自己分离开来  仿佛从此就一隔东西一样

失眠的状况又开始持续 脑中总是胡乱的想像着一些事情
而且这些想像总是不由自主的出现 我没有力量去阻止 只能任由一切的发生

直到清晨 天开始蒙蒙发亮 我也将自己折腾到不行才慢慢入睡
从巨大的落地窗 不时的向房间里散入的冷气也一直在提醒说 这是冬季

好吧 冬天还在继续着
而我 始终躲在温暖的室内

或许真是该出去走走的时候了
象从前一样 孑然一身 背上大包 头也不回的冲向火车站⋯⋯

Categories : 『久九』   『游走』
Tags :             

吉隆坡散记

2008-12-02

(一)婚礼

我们到达吉隆坡的时间正好傍晚 车行至近市区时 天空开始飘雨
事实上最近的吉隆坡几乎每天傍晚一场雨 倒也乐得个凉爽

在吉隆坡停留了3个晚上 其中2个晚上是归于别人的婚礼
婚礼更像是一场fashion party 各色人等均以盛装出席 秀色可餐

没有结婚进行曲 却有一首耳熟的歌贯穿整个婚礼的始末
不像中国式婚礼的狼吞虎咽 却是马来风情般的细细咀嚼

一道菜后 一段发言 从开始的投入细听到之后的急切期待 期待下一道美味
投影幕布上在滚动播放着甜蜜二人的幸福小照 脸上堆满爱意

结婚本是两个人的事  而往往又变成很多人的事 美其名曰 分享
当然看着更多的朋友奔向幸福 心中也不免产生某种小情绪

或喜乐或悲凉 回眸顿悟 我本以在幸福的怀抱之中 又何来那些该死的小情绪

(二)夜市

所谓夜市 其实就是我们常常会吃的夜排档
一排排的白色塑料桌椅仿佛把我带回了中国 这里也有很多华人会说不太流利的中文

第一晚在一顿大餐后 我们还是选择了和大队人马去品尝地道的美味
在不熟悉一个城市的时候 我往往会先从当地的美食开始认识它

厚厚的菜单上 很难一下挑选出何物才是正中胃口的
几乎研究后 下手了泰式鸡 马来西亚炒面 烤魔鬼鱼等

从这一刻开始 我承认我开始爱上这个城市 仅仅是因为它的美食
样样上桌都是不负众望 只可恶腹中没有更多于的空间去填塞

夜排档 总是一种让我有欲罢不能的念头 真可能就是所谓的“长草”
随后的几天 几乎每天都必须去夜市吃完夜宵才算一天的结束

再甜蜜的日子 也不过是在吉隆坡的夜市点杯鲜榨果汁 而后光着大腿坐在路边豪吃一顿

(三)小印度

马来西亚有四分之一的印度人种 所以自然而然的产生了“小印度”区
花花绿绿的布店 让人仿佛置身印度孟买的市集之中

各色的咖喱快餐可以按照自己的口味 自行选择
尽管地面污水横流 但依旧没有减弱我对于这里的喜爱

咖喱更是地道的让人赞不绝口 人的舌头总是贪婪地依赖于各种味道地慰藉
我们在此穿行 很容易找到同类 因为不管如何 在黑色中寻找白色总是容易的事情

况且这里的女人从头武装到脚 何人能与我这样天天晾着大腿的人相媲美
从一家沙丽店转到另一家 漂亮的花布让我应接不暇 而男人多半对此毫无兴趣

扯一块大花布 做一件沙丽 也许是印度姑娘当新娘时候的最大喜悦吧

(四)别处

别处 要说的是马来西亚的华人区 对我而言 乏味的很
吵闹的集市上 充斥着各种假名牌 大大减弱了我的兴致

只有道路两边各种颜色的房屋让我找回了那么点乐趣
双子塔 犹如两把锋利的小刀 还是震慑到了我 尽管它酷似金茂

而身在别处的我 是充满惊喜的 而这些惊喜都来自于某种给予⋯⋯

-米

海南一夜 面朝大海

2008-10-24

飞往海口的飞机很窄 也可能是颜色关系
座椅几乎不能调整 两个半小时的飞行让人浑身酸痛

此行完全是因为LPGA(世界女子高尔夫球赛)所以本身不能做任何行程安排
五星级的酒店房间充满阿拉伯风情 打开阳台落地门直接朝向大海

换上拖鞋短裤 随着海浪声直接走向海边
算得上是第一次见到蓝色的海 只拿它和上海的海相比 尽管它不及三亚

沙滩上充满腥湿的味道 没有捡到漂亮的贝壳 只看见两条已经丧命的怪鱼
一路踏着浪 听着潮声 心无旁骛

除了看海 在这里无所事事
坐在摇椅上 才顿悟到“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实则心静之所在⋯⋯

-米

Categories : 『游走』
Tags :           

烂在云南-第九篇

2006-08-29

(九)丽江边束河阵
2006.6.8
那天的酒致使我整夜未眠 看着窗外慢慢透进光
我决定在这个清早出门 记录清早的古城

还未出客栈就看见一个男人在练YOGA 很入神的样子
我在躺椅上晒着太阳 等着头发自然风干 这样的早晨很美丽

出了客栈 巷子深处都很安静 没有路人没有游客
我喜欢这样的早晨 一个人悠然自得不受打扰的穿行在各个巷子里

身影被刚升起的太阳拉得斜长斜长的 相机没有停下
一直在捕捉天空 房子 细微的一切 只要是我认为美好的

中午十分在一个纳西朋友的家中大院 喝饱了上等的蒲尔茶
吃了朋友妈妈亲手做的粑粑 觉得美味的很

待女友醒后 我们搬至中外交流工作室 整栋房子刹时就变成我们两的自家别墅
清理完 打扫好 舒坦的住下 幻想着在这里好好的过上几天

因为讨厌吵闹乏味的酒吧街 晚上只选择去了离住处较近的在水一方
坐在露天的地方 听着手鼓吉他 喝着小酒闲聊着

然后开始计划着骑车去束河古镇转悠一圈
第二天租了车在一当地朋友的带领下 慢悠悠的来到束河

这里远比丽江清净的多 进到古镇先在朋友的移动咖啡车那喝了咖啡
之后就是顺着古镇转了一圈 酒吧都是还河而造

啤酒蔬菜就在河里自然冰镇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喜欢这里远远超过丽江 盘算着之后再来这住上一天

因为认识了当地的朋友所以可以吃到一些奇异的东西
比如辣排骨 我们骑行到一个类似菜场的地方 才知道还有这么个地方

辣排骨自然美味 但也要你找对人家
但是我们有人带路 所以自然吃到的是最美味的 现在想想依旧口水乱流.....

Categories : 『游走』
Tags :                           

荷尔蒙飞了

2006-08-16

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在这里写了 
很多事情的改变都不是在你的预料之中的

云南之后又去了北京 我用了7天的时间待在那
每天和同样的人见面 有时候会多出一些别的人

其实去北京是个意外 就那么意外的去了
然而该见的人却没见 世界杯的决赛和两个朋友一起窝在酒吧的沙发上看

我心爱的意大利终于还是赢了 外面的暴雨也停了
这些游戏结束了 但我的游戏依旧继续 没有一点头绪

然后我回来了 我依旧不知道有些事情该如何去说
伤害人的同时也是在伤害自己 但是如果不说结果更糟糕

话真的已经到了嘴边的时候 情不自禁的就那么说了出来
当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 我的情绪很容易从我的眼中看出

一个男人如果太年轻 他真的需要去经历更多的事情
一个女人如果过早的成熟 她真的是比起其他女人更加的幸运

有些人被你不经意的改变了 你有时也不经意的改变了别人
但是当你真的碰到一些事情的时候 你真的会变得不象你自己

把之前的自己丢了 因为某些东西 丢了一些自己的东西
突然发现天平有时候也失衡了 你无法去权衡这两样东西孰重孰轻

只希望这一切都会慢慢变好 希望我的选择是对的
希望所有的事情都变得美好 希望接下去我继续我的故事.....

Categories : 『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