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央

2004-09-19

我喜欢独自坐在酒吧的高脚登上喝冰水
然后感觉着酒吧里的人群那样紧密的拥在一起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烟 酒味 香水味
这是一场与嗅觉的对抗

很多人猜测我是个偏爱抽烟的女子
其实我不爱抽烟
却又欣然地在酒吧门口的烟贩那买一包巧克力口味的香烟
至于它的名字我一直没有留意也就一直不知晓
只知道点燃它后会有一种很浓郁的巧克力香味扩散开来

我从烟盒中抽出一支放于唇间点燃 发现会有一点淡淡的甜味停留在唇上
像是吃了口糖 我并不像别的女子那样一口接一一口的猛吸
只是将它随意地夹在指尖看着它慢慢的燃烧至尽

一直讨厌烟味却又喜欢由它制造出的满目烟雾 烟雾那样的袅绕会让我觉得快乐
最重要的是它让我周围都充满巧克力的浓香 极其诱人

啤酒小姐在我身边来回的穿梭着
一看见有新客人进入就立即蜂拥而上
隔着现场乐队的演奏大声的推销着各自的啤酒

入夜十分
开始有装束妖娆的女子跟着音乐摇曳身体
酒吧的灯光总是昏暗寂寞的 它是合适滋生暧昧的温暖土壤

一直以来都没有能遇到自己喜爱的男子
我只觊觎能有一个肯听我絮絮叨叨的说这些前后不搭腔的散乱言语的男子静静的坐在身边

不需要曾经认识 不必要以后再见
因为我只需要有个漂亮男子陪我喝冰水
甚至连最简单的语言交流都可以忽略
分开前可以有一次长时间的拥抱 仅此足矣

我不要亲吻 它太过纠缠深入
我不要纠缠 它太过放纵让我觉得堕落

也许总是在幻想 所以才会一直失望 只是彷徨着却不迷……..

Categories : 『久九』

左四右一 五个耳洞

2004-09-11

记得小时候告诉自己 无论怎样一定不要去破坏自己的身体 一定不学妈妈她们一样穿耳洞

从那以后我一直信誓旦旦以为自己一定做得到 后来我知道对任何事情都不应该过早的下结论

我一直以为我是个怕疼的孩子 我讨厌打针 我讨厌护士 我讨厌白大褂的医生 我讨厌他们无情的在我幼嫩的肌肤上留下一个小洞 

每到这种时候 我一定要大哭大叫 我要让身边人都知道我只是个小孩子 我怕疼 我要用眼泪和他们抗争 尽管我知道这样的举动是丝毫不会起到什么作用的

后来我开始慢慢长大 我依旧害怕在自己的身体上打洞洞 我觉得那样是对自己的伤害

再后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想去打耳洞 然后一冲动就真的去了 


记得第一次打是两年前 一次打了三个 只记得还没等我回过神 三个耳订就已经牢牢的穿过了我的耳垂 瞬间的疼痛感没有 只是觉得涨 然后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转头的时候一定要连脖子一起转 木掉了

接下来我就洗头 耳洞发炎 每天用金霉素 每天最痛苦的事就是要把它取出来 总是要血流不止 苦不堪言 我和妈妈说我再也不打耳洞了 再也不打了 太作孽 再也不要受这个罪了

大概两个星期以后终于好了 我又变得生龙活虎了 什么疼啊痛的全忘了 就知道自己终于也可以买漂亮的耳钉戴了

这是我最后的大学生活 我却觉得无聊之极 于是又有个念头 再打两个洞玩吧 昨天想着 今天就真的去打了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我不太喜欢去征求别人的想法或意见 我知道这并不是个好兆头 肯定不是 因为我不是个孩子了 我不再想听别人的话了 

我长大了 我有5个耳洞 左边四个 右边一个 在打每个耳洞前饿都许下了一个心愿 我有五个心愿 我要把它们一一实现 

耳洞在我的身体上 就有了生命 它会一直陪着我 除非我拔下它让它消失 但终归它会在我的耳朵上留下一个小印记…….

Categories : 『久九』

忽然想念

2004-09-05

因为顺子 因为听着她的《DEAR FRIEND》
忽然开始想念年少的时的朋友 想着他们现在在哪里 在干什么 在想什么
曾经一起嬉戏的朋友 而今二十年转瞬一过
离开的离开 出国的出国 工作的工作
还有几个是可以陪在我身边的呢 还有几个是愿意陪着我疯的呢

看见的又消失了 不见的又出现了
想着他们抑或是她们的脸 却发现有些真的是已模糊了
再见时他(她)们也早已不是从前的他(她)们 于是决定举杯痛饮不醉不归

酒肉穿肠过的酣畅淋漓至今难以忘怀 大家流着泪大家抱在一起……
只是我恨自己为什么还那样的清醒 我以为四种酒可以将自己彻底灌醉
酒精在胃里翻滚 我以为我会被它们灼伤 可是没有 一点也没有

记得王家卫的《东邪西毒》中曾经有过这样一句话 “水会让人越喝越冷酒会让人越喝越暖”
但为什么我的手依旧冰凉身体依旧发抖 用自己的手抱住自己
我想让自己给自己温暖 然后就那样的蜷缩在角落里 因为我不想看见她们流泪的脸
我知道自己最经不起别人眼泪的猥亵 我知道还是要分开还是要离别还是要改变 这是我不能改变
这一切又将存入记忆成为回忆 最希望的就是身边的朋友都幸福
希望她们都能被别人很好的宠爱……

呼出一口气
告诉自己 这里那里又如何 我们的心很近……

Categories : 『久九』

对着瓶子说话

2004-09-05

我告诉瓶子其实我累了 我向瓶中呵了一口气
我知道只有它能保留我那短暂的温暖 瓶子不会出卖我 因为它有瓶底
所有的东西只进不出 不象耳朵会右进左出 左进右出

我只对着瓶口自言自语 没有人能看懂 只有我和它才明白
瓶子是透明的却又是被隔绝着 多么可悲

到底是谁辜负了谁 是谁在安慰谁 谁信了谁 谁骗了谁
我知道瓶子也是会怕冷的 于是我将滚烫的热水注入其中
我知道温暖的感觉有多好 我用手掌抱着它 手心贴着它 维持着终会冷却的热度
我知道哪怕只是一会会也好 它想要的只有我明了 我想要的只有从它那得到
就是这样

不要以为瓶子是没有生命的 只是你没感觉到罢了
每样东西都有它的灵魂
从未曾消散 从来就是存在的

不要祝福 不相信眼泪
只要感觉 只需要安慰
没有意识 没必要思考

瓶子啊瓶子
我只想要这样握着你一会 因为只有你是在我手中的
我能真正握住的只有瓶子…….

Categories : 『呓语』

我带谁走 谁带我走

2004-09-04

如果我要离开 请答应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来过这里
我只是想一个人流浪 去那些陌生的城市 接触陌生的人 感受不同的生活

我告诉别人我看见美人鱼了 会有人相信么 不会有的 因为他们都没有看见
我也不知道自己对什么有眷念 我为什么可以那么轻易的丢下一切 就那样一个人跑了…….

Categories : 『呓语』

摇滚恍如一梦

2004-09-03

今天和好多人说了无数遍谢谢
我是个好孩子 我喜欢用最真诚的表达方式 不是形式
很多时候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以那么的单纯 默契到的不需要去解释什么

耳边是舒缓的音乐 声音庸懒 适合这样无眠的夜晚
整整一个星期除了要排练的歌其余时间 几乎只听四首歌
FOREVER   MY WAY   I COULD BE THE ONE  SEEMANN
反复反复再反复 听到无知觉 听到麻木 听到没心没肺
都快不记得最近一次听ARCH ENEMY是什么时候了

旋律死亡还是喜欢的 我听死亡 我听金属 我听歌特 我听新民谣
我的耳朵跟着我忍受着 我真不知道它还能忍受多久 它会不会哪一天就崩溃了⋯⋯

Categories : 『久九』

会痛么 会死么

2004-09-03

时间概念在我这里越来越模糊
手上的茧好好的保护着下面幼嫩的肌肤 所以不太会有痛感

女人的一生就是一个做茧自破的过程
而常常我只希望自己躲在里面做自己的事情 与世无争

几天没有出去了
白天时出去的感觉真好 象是重见天日了
我还是可以做到好好的感受身边的人和事 我突然觉得我还是幸福的

我体会到了忙碌的感觉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我用几乎半天的时间找到了可以拉中大提琴的人
我还要要争取再用一天的时间找到可以租电的小中大提琴的地方
我努力的做着我喜欢的事情 不为什么 只因为喜欢 就这么简单

今天很奢侈 出门就打车 一步也不想走
回来的路上我又忍不住去淘片子
墨西哥往事 搏击俱乐部 两杆大烟枪 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阿丽拉 燕尾蝶 买燕尾蝶只是喜欢里面那首歌—MY WAY

生活就是这样 无数的经历交织在一起
我现在只是希望一个人慢慢享受我的青春
让自己的青春毁在自己的手上 日后就不会有太大的抱怨了
我永远学不会的只是改变自己的规律 黑白颠倒 也许会一直

我告诉别人说 只要你们都好好的就好
别人说你这话说的好伟大 难道不是么 我只是希望大家都好好的⋯⋯

Categories : 『久九』

真水无香

2004-09-02

记得这是自己用的第一个网名
是不是女子都应该用香水混合着体香去迎合别人呢
诱人的香气 从别人的身旁经过
转身的瞬间 又会是怎样的一种勾魂的迷人

Categories : 『呓语』

我的亲爱的你在哪里

2004-09-02

我们没有再见面 我们不需要再见面
曾经是谁把我抱在怀里对我说”我爱你”
后来又是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间空荡荡的房间里 

秋天来了 秋天真的来了
又该开始寻找了 我的方向在哪里
抬头看看天 它是混沌的灰色
我睁着眼睛 希望可以看到蔚蓝

有些人永远不要去相信 有些人永远不要去等待
有些话永远想听 有些话永远想说
现在想去一个没有人的小岛上
开始我的漂流生活 没有什么是有把握的
做着一切不可知答案的事情
不为期待任何结果 只希望自己快乐

然后从这个岛上平静的消失
离开前用树枝在沙地上写:我的亲爱的你在哪里…………

Categories : 『呓语』

我爱你 所以不要再见

2004-09-01

有那么多的人在等着别人”我爱你”
而我只是在想该去和谁说”我爱你”

Categories : 『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