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啊头发 从短到长再从长到短

2004-10-29

一直留着长长的头发 不知道是一种象征是一种爱好还是一种习惯 
用了几年的时间让头发在那奋力的生长 然后看着长长的头发末端的分叉 叹息
原来它一样脆弱一样需要保养 都是有生命的
 
其实一直不明白 为什么手上的汗毛不会无止境的长下去 但头发却可以一直疯长
小时侯的头发似乎更多时候是属于妈妈的 因为总是她的手在我的头发上折腾

再后来长大了 我再也不希望她碰我的头发了 我要让它按着自己的意志披散着
长长的头发象海藻一样的搭在后背上 我感觉到它越来越长 生长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它枯竭了 我终于开始想摆脱它了 我终于明白其实我不需要用这个来伪饰自己

长及腰间的头发 花费了我多少时间 可是我现在想挣脱 我觉得它是累赘 我需要的不是一尘不变 我需要一个新的造型来改变低糜的心情

当发型师手中的剪刀从我长长的头发上划过的时候 我知道我是真的要向它们告别了 我不再拥有它们 它们也不再属于我 是我丢弃了它们 虽然眼中有种湿湿的东西暗示着我有多么的不舍 

我把散落在地上的长发拾起 终于觉得心还是会痛的 ………

Categories : 『久九』

魂灵出窍

2004-10-15

当心空了之后 还能剩下什么
当你走了之后 还会留下什么
只有无声的叹息 只有无声的叹息
也许是你 也许是我

我借着微光看着自己的身体 如此僵直 不想动弹
惨淡的景象 破败的心灵
但愿消失 或者消逝

穿上华丽的衣裳 灵魂在午夜游走
暂时释放 让魂灵出窍
只为换取短暂的快乐

累了 于是瘫坐在路边 不去顾及别人惊诧的目光
因为我看不见也不想看见 何必掩饰 褪去一切不真实
我只不过是个偶尔会觉得寂寞的人
我只是适时的给自己找点乐趣而已
和别人无关……..

Categories : 『呓语』

我把身体交给了夜

2004-10-07

因为喜欢黑暗
所以总是无法拒绝漆黑黑的夜
我对它产生了巨大的好感
一旦毫无表情的孤独沉静和黯然
随便你如何摆布
怎么都是一副无动于衷却又富有无知的感觉
它能替你抵挡最卑微的神色

有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不能找到一种逃脱的方式
以为自己是拥有了却还是两手空空
以为自己是离开了却还是身在其中
以为自己是忘记了却还是记忆犹新
以为自己是放弃了却还是难以割舍
也许只有黑夜的降临在能让我暂时忘了“空”

原来自己真的就是一个巨大的空洞
需要用东西来不断的将这个空洞填满
当我度上夜的衣裳后
我才发现自己有种天生的幻想
这种幻想就像毒汁一样在我的体内不停的生长
它毁坏了我的心神
折磨着我的灵魂
我开始发现人最大的不幸就是必须去忍受这些不幸

我将自己的寂寞和夜分享
我总是这样轻易地就被它俘虏而去
在它的面前我不再有任何顾及
只有它才可以让我不会产生惧怕
也只有它才能真正触碰我的灵魂
最后也只剩下它不会嫌弃苍老的我
我知道它无奈的看着我老去直到消失在它的牢笼中…………

Categories : 『呓语』

清晨 我的鞋子带着我飞离黑暗

2004-10-07

每天早上从酒吧出来都要经过一条长长的地下通道 那样的时间在通道里几乎是看不到什么人的 

入秋的早晨总是有些清冷 我抱着自己的身体匆匆的穿过黑黑的通道 这个时候只希望看见光亮 

等到终于走进地铁站之后 又会失落 因为突然发现我要和夜晚的生活告别了 我又要回到现实的混沌中去了 和那么多的人一起呼吸

不管多么无奈 多么的不情愿 生活总还是要继续下去 除了死亡 我无法让这一切停止 就算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挣脱

年纪又要大一点了 反应又要迟钝一点了 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 即来之 则安之 要独自去思考 去承担更多的东西 结果如何 无法料想 

我只知道每个清晨都是我的鞋子带我飞离黑暗的夜……..

Categories : 『久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