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翅膀就真的可以飞起来么

2004-11-28

还记得天天天蓝里唱到 不知情的孩子他还在问 你的眼睛为什么出汗
孩子是天真的 连问题都是那么的无邪

我不是孩子了 所以当我问有了翅膀就真的可以飞的时候 谁又会当我是真的在问呢....

Categories : 『呓语』

我们站在左岸 拥抱 告别 想念

2004-11-28


我们曾经在一起 很快乐的样子 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在一起只分享彼此的快乐
那个时候我们常常说 不管以后分开有多远 我们依旧在一起 因为心在一起

冬天似乎又开始 虽然自己出生在冬天 可是并不喜欢这样的天气
手脚冰凉 要将身体蜷缩在一起 我曾经告诉她们冬天是个该恋爱的季节 就当是找个人取暖也是好的

我很小心翼翼的关心着她们 也许她们不知道我有多爱她们
尽管大部分的时候我表现的不那么积极 她们不会来和我诉苦 有时候语言是很无力 没有办法拯救任何人

我们之间有太多太珍贵的回忆 我们会关心彼此 我们都会害怕失去
那天她问我 我们还回得去么 我们还会象以前一样么
我告诉她 我们回不去了 那些永远也只会在彼此的记忆里了 我们还会象以前一样 遥远的只是距离

记得有一天我们在一起喝了好多的酒 然后就抱在一起哭 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哭
我觉得酒精是个好东西 或者根本不是什么东西 但是我依赖它 习惯了它在血管里流动的感觉
麻痹了吧 或许

我们不再常常见面 但是我们依旧想念
我想去看她们 我依旧想和她们在一起 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找到从前的自己

我们都没有爱人 我们都拥有过然后再失去 不爱的拒绝 爱的不再
然后回头的时候发现爱的终究是爱的 不爱的不会再爱 也许都最爱自己

我们都喜欢站在左岸看天空看过去看未来 想着拥有的可能拥有的和无法拥有的
我们不同 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很独立 我们用最直接的形式表达感情
我相信很多时候我们不是不爱也许只是不敢 所以宁愿这样美丽的游荡

左岸的彼岸是哪里 彼岸的灯塔在哪里 灯塔的亮光在哪里
我们都在不断的行走 在不断的行走中寻找 在寻找的过程中停留 在停留的时间中离开

最终 我们回到左岸 用身体拥抱 语言告别 眼泪想念……

Categories : 『久九』

难得撒点野

2004-11-28

冲动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也许与我而言 感觉来了 怎样都可以
爬上高高的木台 其实也只不过是难得放纵一下自己的身体而已
这样又如何 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怎么说

蒸腾 空白 我站在半圆的木台上无视台下所有的人
头发 身体 我让它们肆意的在众人面前摇动

后来有人说 看着我的表情和身影晃动在那样忽隐忽暗的灯光下 有些担心
很多人以为那是因为我缺少关心缺少爱 其实从来都不缺少 只是自己一直在拒绝
我已经习惯了将自己闭塞在一个自私的空间里 尽管我知道这样不好

我疾声尖叫 释放 给自己寻找缺口
抛开光亮中的浮华 暗淡的灯光下这样的音乐下只需要真实真实再真实

头发甩动间 所有人的面容开始模糊 所有的声音开始让人兴奋
我开始更加的肆无忌惮 甚至感觉到面容的扭曲 身体的发热 从有意识到无意识

很多人说会在我的文字中感觉到我的寂寞 我果真是个寂寞的女子么 也许是也许根本不是
只希望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回到最简单最原始的状态 但终究这是不可能的

不用那么在乎我在做什么 我只是难得撒点野
请允许我用这样的方式感受快乐 尽管短暂……

Categories : 『久九』

身体老了

2004-11-18

又感冒了 讨厌这样的感觉
呼吸困难 不能用鼻子 只好张开嘴巴象鱼一样 又会觉得喉咙干燥

也许真的是因为长期熬夜对身体的伤害渐渐显露出来了
朋友开玩笑的说我是多种功能退化 听力 语言 味觉 舌头的灵活性统统大不如前

这样入冬的有风天气总是让我心烦意乱的
连短暂的睡眠也常常是被冷醒的 四肢总是冰冷 无处可放

几乎每天要在城市的地下潜行 地铁 酒吧 全部都藏身于地下

地铁里的空气总是毫无生机的闷热 总让我觉得到处存在着病菌
每个人都面无表情的象机器一样的被关在巨大的铁皮箱里 目光呆滞 没有人情味

酒吧里的灯光迷离 人群松散 象被定格的一个个瞬间 断断续续的不连贯
而我就象是身在其中 心却在外的假面人

早晨的时候总是觉得腰酸背痛 身体象是在急速衰老
也许真的不应该在这样下去了 在心没老之前 身体就先老了⋯⋯

Categories : 『久九』

近似于黑

2004-11-17

听到这样的声音 总是会很亢奋 因为实在是喜欢 
喜欢它对耳朵的巨大冲性 很快的就会陷下去
不在乎别人诧异的眼光 不在乎身边是一群怎样的人
我只要我自己快乐 一点点自私的快乐

抚摩自己的身体 觉得似乎冰冷 
我喜欢这样纯粹的感觉 贪恋自己的身体
忽然觉得身边的人都不在身边 不在身边的人却都在想念⋯⋯

Categories : 『呓语』

醉了 也许更好

2004-11-14

我喝了好多好多的酒 伏特加加红牛  纯的伏特加
我想醉 我只是想让自己不要太清醒
也许我是真的醉了

太清醒的时候容易不清楚自己能够得到什么
其实我知道自己只不过是需要一种温暖的感觉
可是谁能给我 好象我今天喝了N多的伏特加却不知道谁会来救我一样

我很清楚自己一直是一个人 没有人会关心我没有人会注意到我一样
我累了
我需要休息 可是谁又会知道我现在的想法
谁又能给我现在想要的温暖
我只有独自离开 独自感受

离开才是解脱
谁来救我
我已经窒息。。。。。。。

Categories : 『呓语』

亲爱的 我不爱你

2004-11-12

我叫你亲爱的 可是我不爱你 也许不是不爱 只是因为不够爱

我没有做过飞机 因为我总觉得飞机是要掉下来的
我害怕 我害怕死的面目全非
所以那天我祝登机的人一路顺风 然后有人告诉我顺风就完了 真的么 我不知道

我总是这样 明明知道最终的结果 却还是会乐此不疲的往里面钻
似乎只有在那样的过程中感受到那样的快乐我才知足

我又打了两个耳洞 我一点也不听话 不听自己 不听别人的

我依旧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还是喜欢打耳洞的瞬间刺痛的快乐

我只是想一个星期有七天 两个耳朵上打七个洞 为了记住七天是一个星期 一个循环

喜欢没有时间去考虑就被动的接受 主动的选择与被动的接受 总会有惊喜和失望

最可怕的事情是 所有的事情又在重复 连爱也是这样 重复到无法重复 却依然重复

好在 我不爱你

Categories : 『呓语』

要么爱 要么离开

2004-11-11

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不会爱的孩子 从来不会真正去爱谁 也许直到现在我依旧谁也不爱
 因为不会爱 不知道什么算爱 只知道不爱自己的自己也不要爱

那天我抱着你 身体颤抖 因为知道自己不再拥有 将要失去

我问你 你爱我么
你无语

我问自己 我爱你么
我沉默

空气在半空中凝结 所有的一切都悬在那里 无法上升 无力下沉 
所有的故事都是一样的简单 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

黑暗中的缠绵 温柔的气息 温暖的肌肤 暧昧的灯光
一切都在悄无声息的进行着 谁会在乎谁是谁 

我只不过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罢了 
我要离开 因为不再有爱

对我而言 要么爱 要么离开—

Categories : 『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