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翅膀就真的可以飞起来么

2004-11-28

还记得天天天蓝里唱到 不知情的孩子他还在问 你的眼睛为什么出汗
孩子是天真的 连问题都是那么的无邪

我不是孩子了 所以当我问有了翅膀就真的可以飞的时候 谁又会当我是真的在问呢....

Categories : 『呓语』

我们站在左岸 拥抱 告别 想念

2004-11-28


我们曾经在一起 很快乐的样子 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在一起只分享彼此的快乐
那个时候我们常常说 不管以后分开有多远 我们依旧在一起 因为心在一起

冬天似乎又开始 虽然自己出生在冬天 可是并不喜欢这样的天气
手脚冰凉 要将身体蜷缩在一起 我曾经告诉她们冬天是个该恋爱的季节 就当是找个人取暖也是好的

我很小心翼翼的关心着她们 也许她们不知道我有多爱她们
尽管大部分的时候我表现的不那么积极 她们不会来和我诉苦 有时候语言是很无力 没有办法拯救任何人

我们之间有太多太珍贵的回忆 我们会关心彼此 我们都会害怕失去
那天她问我 我们还回得去么 我们还会象以前一样么
我告诉她 我们回不去了 那些永远也只会在彼此的记忆里了 我们还会象以前一样 遥远的只是距离

记得有一天我们在一起喝了好多的酒 然后就抱在一起哭 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哭
我觉得酒精是个好东西 或者根本不是什么东西 但是我依赖它 习惯了它在血管里流动的感觉
麻痹了吧 或许

我们不再常常见面 但是我们依旧想念
我想去看她们 我依旧想和她们在一起 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找到从前的自己

我们都没有爱人 我们都拥有过然后再失去 不爱的拒绝 爱的不再
然后回头的时候发现爱的终究是爱的 不爱的不会再爱 也许都最爱自己

我们都喜欢站在左岸看天空看过去看未来 想着拥有的可能拥有的和无法拥有的
我们不同 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很独立 我们用最直接的形式表达感情
我相信很多时候我们不是不爱也许只是不敢 所以宁愿这样美丽的游荡

左岸的彼岸是哪里 彼岸的灯塔在哪里 灯塔的亮光在哪里
我们都在不断的行走 在不断的行走中寻找 在寻找的过程中停留 在停留的时间中离开

最终 我们回到左岸 用身体拥抱 语言告别 眼泪想念……

Categories : 『久九』

难得撒点野

2004-11-28

冲动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也许与我而言 感觉来了 怎样都可以
爬上高高的木台 其实也只不过是难得放纵一下自己的身体而已
这样又如何 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怎么说

蒸腾 空白 我站在半圆的木台上无视台下所有的人
头发 身体 我让它们肆意的在众人面前摇动

后来有人说 看着我的表情和身影晃动在那样忽隐忽暗的灯光下 有些担心
很多人以为那是因为我缺少关心缺少爱 其实从来都不缺少 只是自己一直在拒绝
我已经习惯了将自己闭塞在一个自私的空间里 尽管我知道这样不好

我疾声尖叫 释放 给自己寻找缺口
抛开光亮中的浮华 暗淡的灯光下这样的音乐下只需要真实真实再真实

头发甩动间 所有人的面容开始模糊 所有的声音开始让人兴奋
我开始更加的肆无忌惮 甚至感觉到面容的扭曲 身体的发热 从有意识到无意识

很多人说会在我的文字中感觉到我的寂寞 我果真是个寂寞的女子么 也许是也许根本不是
只希望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回到最简单最原始的状态 但终究这是不可能的

不用那么在乎我在做什么 我只是难得撒点野
请允许我用这样的方式感受快乐 尽管短暂……

Categories : 『久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