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中的JAM

2005-01-31

(状态)凌晨两点半 喝完几瓶啤酒

窗帘拉下来 关掉房间里所有的灯
两个人面对面的席地而坐 连眼神的交流都不需要

一把电箱琴 一只话筒
一场不插电的即兴演出就这样开始

除了我们自己没有其他听者
从开始的胆怯到之后的释放
完全都是因为在这样黑暗的空间里才得以发挥
脱离了话筒 我便发不再能够出任何声音
别人戏谑 或许你就是个天生的歌者 只有在拥着话筒的时候才会让声音解放出来

没有太多的言语交流 有的只是默契的配合
各自小心翼翼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自然的哼唱 随意的填词 诡异的唱腔

这样的时候身体是完全放松的 连每一个毛孔都在奋力的呼吸
不在意会有任何的不和谐 因为你是在和一个同样灵动的吉他手合作

即兴的发挥是让天性得到解放的机会
不必要去在意任何的不自然 不用担心你表露在脸上的是怎样的神情
因为房间是黑的 人的表情是暗的 没有灯光的照射 没有人会看见

只有自然 本性流露
没有做作 感情麻痹。。。。。

Categories : 『久九』

存在着的

2005-01-31

事实上大部分的时候看到的会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很多东西并灭有在这个城市中消失
只是我们自己没有去发现它的存在而已

破旧的房子 肮脏的街道
不明身份的人 廉价的事物 足以果腹
在这样的环境里一样要生存
差异 差距

时时都在认识新的人 可以得到别人的帮助 可以帮助别人
这是个充满未知的过程 有诱惑 有诱骗

在木制结构的旧房子里看演出
楼梯 地板都在微微震动
置身在其中 总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手上戴了粉水晶
赠送的人告诉我这可以带来爱情运
但愿真的可以如他所说
我决定这一年戴着它……

Categories : 『久九』

离群

2005-01-28

工作即将铺天盖地的打过来
我快要应接不暇

想到这些头痛欲裂

夜晚 酒吧 灯光 人群
闲散 热烈 陌生 熟悉

如孩子般的天真
亦真亦假 捕捉不定

表情 悬于半当中
被抚慰着的感情 虚无缥缈

凌晨 街道 路灯 无人
冷清 微弱 凝固 丢弃

默默的离开 人渐渐地变成一个点

小小的幸福之感 油然而生…….

Categories : 『久九』

还是在战车前彻底崩溃

2005-01-27

如果晚上不听战车我就不会象现在这样的无助
这个男人的声音就象是陷入我身体中的瘤 深深的连着肌肤
OHNE DICH听得我泪如雨下
我总是那样小心翼翼的收藏着自己的情感 但他的声音却总是轻易的扯断我所有的戒备

看柏林演唱会 每看必激动的不行 一次再一次 没有一次可以平静
那样坚强和冷峻的外表之下隐藏的会是怎样一颗柔弱的心
难以触及 我在想用什么才能摧毁它

就这样一直听下去也不会觉得厌
如果能够听着这样的声音死去 也应该是件非常舒服的事情
很放松的去感觉他的发音打在自己的心脏上 不会再觉得疼痛

用一堆的零食填补身体的热量
心里空的象看不见云的天空 惨白惨白

不想拥有的一样也不要
想拥有的没一样能得到

答应别人会好好的对自己
但是仍然难以做到

我不是个颓废的女子 我只是学不会如何照顾自己....

注: )战车是什么 战车来自德国 前东德 一个被专政的国家
铿锵的金属吉他扫弦 末日审判似的主音 一切的阴谋来自于德国的RAMMSTEIN(战车乐队)

超重而宏大的金属吉他 融合着工业的迷乱
坚定阴暗的德语唱词奔流而出 轰击着你的耳膜 使你辗转反侧
却又安然的沉浸于不安之中 注定了的 你必死无疑
齐柏林式RIFF 阴冷的KRAFTWERK电子精华 飘逸的女声 从不同的地方涌进你的耳朵里
在里面燃烧着寒冷的火焰 于是 开始了一次又一次无止境的洪大 你被淹没了

在新专辑中 他们唱到 我亲爱的孩子 保重自己 我是你枕头里的声音
我给你带来些东西 从我胸膛里扯出来的东西
在阴沉的低吟后 暴烈的吼叫 不要在我的腹上留下脐带 母亲 母亲
以及在的MV中类似政治讽喻式的白雪公主的故事 不能不让你产生快感

来自德国的RAMMSTEIN乐队 我们有翻译为战车 也有叫德国战车
具体名字不在讨论范围内 我们只要知道它是一个能让任何人
不管是否为摇滚 金属乐迷都兴奋的不能自已的乐队

Categories : 『在听』

2005-01-25

目光呆滞的看着电脑屏幕 神情冷漠
慵懒的身体还带着没有褪去刚刚苏醒的睡意

碎乱的头发披散在面颊上 象一堆疯长的野草
镜子里看见的是一双不满血丝的灰蓝色眼睛

我似乎在迷迷糊糊中醒着死去了

神殿里的钟声即将响起
我听见有人在用低沉的声音向我召唤

祭祀的圣坛已经被无数的火把照亮
是谁的玫瑰葬礼正在悄然的进行着

鲜红的颜色让人一阵眩晕
黑暗的氛围让人不禁悲叹

感觉有一只手搭落在我的肩上
象桎梏般要把我定格在那

我想甩开
我要逃脱

四周黑压压的
没有路

身体挪动 旋转 寻找

抖动身体
振落满心的积尘

你出现了
我被抱起了

我的身影在燃烧的火中湮灭……

Categories : 『呓语』

请别在意一个疯女人的胡话

2005-01-24

整理好演出相关的文字和照片已又是早上七点了
直接洗漱好就奔上赶往公司的公车
我讨厌坐公车 晃晃悠悠的坐了6站 终于还是迟到

上班至今除去请假休息一共四天我没有一天不迟到
公司也没有一天准点下班 每天在电脑前和电话前耗尽12小时
连我宝贵的周末时间也要占用 我的自由将要被侵蚀 我无法接受

我无法忍受没有自由支配的时间 没有看演出的时间 我会疯的
我已经开始觉得我难以坚持下去了 我想撒手不干了

这两天总是会乱发神经病 到处问别人喜欢不喜欢我
中了毒一样 象个疯子 满嘴的脏话 我不知道是怎么了 我活腻了
真想赶快找个有钱人 在钱里坠落
可以有大把自由的时间和金钱挥霍 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但这并不件容易的事情 我根本无法忍受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

我要呼吸 我要氧气 谁给我 我的空气在哪里

女友的妈妈帮我看手相的时候说我是个没有爱情运没有结婚线的女人
呵呵 好玩……

Categories : 『久九』

坚定的向前走 一定不在十字路口徘徊

2005-01-22

淋了整整一下午加一晚上的雨
却没有想到要去买把伞来遮挡
走了很多很多很多的路
只因为打不到一辆空车 我就那么一直的往前走 
路过一站 两站 三站
我狠透了这个城市 下雨的天气我永远打不到车

很久没有这么彻头彻尾的淋过雨
大滴大滴的雨水从头发上滴落进身体 冰冰冷
沿着汽车道走 伸出已经冻的僵硬的手
希望会有车停在身边 而他们总是急驰而过 溅我一身雨水
过往的人行色匆匆 空气寒冷 街道潮湿

抬头看着雨水就那样肆无忌惮的掉下来
所有暴露在外面的 都于我一样无处可藏
路过每一个十字路口 我都毫不犹豫的选择向前走
因为从来我就是个没有能力辨别方向的人
永远搞不清东南西北 永远只会斟酌半天说左右

一个人过马路的时候总是横冲直撞
我就是不喜欢让车 特别恶心那些开车也势利的人
卑微的灵魂根本就配不起名贵的车 丑陋丑陋

今天不该让自己堕落的 真的不应该的
我本就不是那样的女子 不应该那么做
请原谅我的转头 请让我走…….

Categories : 『久九』

2005-01-21

我又想玩失踪了
想跑的远远的
不认识任何人最好带上老式的破旧照相机 随意的按下快门
那些或者真实或者丑陋的东西都被一一记下

人一直停留在一个地方的是会变呆滞的
很久很久没有骑过单车了
很怀念以前上学时骑车的那段日子
我会象个撒野的男孩一样把车骑的飞快

这一年我要疯狂的买CD买电影买衣服买所有想要得到的东西
女人的欲望一旦出现就是可怕而已无可收拾的

不知道为什么 我又开始躲避很多的人
我不能忍受被别人侵占自由

整理CD的时候把床上铺得一片狼籍
真就想抱着它们一起 带着它们一直到死

长久没有和任何人用笔写过信了
突然会有这样的冲动 却用想不到该给谁写
所有的人都边懒了 谁还在意你给他写了封信
语言只是一种无力的道具……

Categories : 『久九』

总还算是活着

2005-01-20

女友说我现在越来越自恋 我自己也有察觉到这点 可我又能如何 我只是没有可以去爱的人
我没有甜蜜的小幸福 我只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于自己的身体 可怜的我的青春的尾巴
即将草草的收场 或许什么都还没留下 剩下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琐碎片段

开始朝九晚五的上班 一人坐着转椅在电脑桌和老板桌间做180度的旋转
讨厌这样今天知道明天要做什么的工作 完全没有新鲜感 每天重复着再重复
就觉得自己在那样的环境里特假惺惺 浑身上下象是被插了无数钉子一样的难过

整个一月上海大大小小的地下演出有近10场 真不懂这算是坏现象还是好事情
依旧听不了实验噪音 觉得它实在是难以让人接受
依旧不懂得如何去欣赏”顶楼的马戏团” 实在是觉得那就是一场多媒体相声
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类似于舞台闹剧的风格为什么能那么受人欢迎

现在习惯每天打开BLOG回复留言 觉得这是桩非常幸福的小事情
有些人永远是孩子 长再大还是个孩子 有些人就是大人 再小也一样会感事伤怀
最近一直想知道我的亲爱的 你在哪里  …….

Categories : 『久九』

2005-01-18

我很脆弱 尽管表面看上去比任何都坚强
象我这样的女子往往是可悲的 心底的最深处有着无人可以洞察到的暗创
血管里流的是已经腐烂的红色液体 在体内无序循环 绞织在一起
所有的细胞在缠绵

只想象只猫一样被一个男子紧紧的抱在怀中
闻着他身上散出的清淡的阿玛尼的香水味 舒畅 遐想
我用手圈过他的背脊 那是我认为男子最性感的部位 有着优美的弧线

柔软的肌肤 温柔的唇 明亮的眼睛 还是从前一样的清澈
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 原来一直在改变我们的只是时间
轻轻的告诉我 不会离开 就这样一直抱着我

血从胸口缓慢的流出 一把匕首刺入了谁的心膛 是谁在低声哭泣
指缝间 手心里全是艳艳的红 刺目 残留着近乎冷却的体温 是谁在颤抖
把你的身体缓慢的放下 放入地下 让泥土帮你遮挡耀目的阳光 是谁在幻想
不是我 都不是我做的……

Categories : 『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