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2005-01-05

进入排练室之前要通过一条长长的通道
地下室的很多门都象停尸房的门那样厚实
头顶上只有两支黄色的灯泡散出一圈淡淡的光蕴

地下在这样寒冷的时候总还可以那样的温暖
并没有想象中泥土的湿气和阴冷
我喜欢在这样的通道里来回踱步
听着身边墙壁里透出的琴声鼓声人声
我喜欢这样被它们紧紧包围着

或许寄生于地下的温暖角落也未尝不好
不用看见刺眼的阳光不用接触虚伪的人群
整日把音乐声音开到最大然后与空荡的四壁面面相觑
我可以肆无忌惮的尖叫嘶吼
不再有人管得了我不再让人找到我
不和任何告别的从此在现实中消失

一定要在床头种一株绿色的小植物
每天醒来让自己能看见它然后微笑
也一定要在睡觉的枕头下面放一把刀
因为记得曾经有谁告诉我那样可以辟邪
然后各角落可见堆满的CD DVD
要拥有一个里面永远塞满了各种食物和酒的小冰箱

要有面无比大的镜子的梳妆台
上面摆满各式各样钟爱的香水和化妆品
每天打开挂满衣服的衣橱和堆放整齐的鞋柜
无数奇艳且怪异的衣服和满目的各式鞋款
看看吧 我是个多么贪婪的女子啊

还要有个巨大的浴缸里面充满泡沫
我就那样长久的瘫软的泡在里面
再重新留起长发
心血来潮的时候就放圆舞曲
穿上华丽的衣裳和名贵的高跟鞋
独自在房间里掂起脚尖跳
没有舞伴只有我自己一个人
不用去想下个舞伴是谁谁带我圆舞
我只想跳一个人的圆舞曲
不断的转圈后自己和自己圆舞……

Categories : 『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