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么一天 没有人的时候 我开始了我的演出

2005-01-11

已经快要忘记上次演出是什么时候了
喜欢站在舞台上的感觉 喜欢被聚光灯照着

很多时候我在台上更象个面无表情木偶人
我很少会在演出的时候面带微笑 太过刻意的东西就不再纯粹
我只是在演出 在表达 在感受 在享受 在经历 在拥有 在震慑

怀念大一大二的时候 每周都会把重重的BASS当成必不可少的物品带来带去
乘地铁 从校门到寝室都要走很长很长的路 而我从来没有觉得累
一直这样下来 我的手臂和肩膀已经变得十分结实

怀念和乐队一起排练的日子 从来没有过争吵 大家很默契的配合
怀念和乐队排练后一起喝酒的日子 大家总会喝到酣畅淋漓
怀念为了把首拉丁味十足的歌唱好在地下室抱着薯片整整待了一夜
怀念因为没有排练的地方 大家拎着各自的家当从浦东一直跑到闵行

而今 这样的日子都早已离我远去
依旧没有脱离音乐的圈子 只是现在更多的时候我不再是个表演者
我只是个组织者 或者一个煽动者 或者就干脆是一个听歌者
不再能在舞台上纵情 但我的眼光永远不会离开舞台 因为这个舞台上永远不缺少激情的表演者
我关注他们 响应他们的音乐 给他们尖叫

同时憧憬着自己的下一次演出
或者永远没有下一次

或许有那么一天 我又站上舞台 台下没有听众 台上没有眩目的灯光
当一盏射灯从顶上打下来的时候
我一个人拿起话筒开始孤独的歌唱 没有任何乐器 只有我的声音在空荡空间里游荡.....

Categories : 『久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