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去听什么

2005-03-31

看枪花的DON’T CRY 看NOVEMBER RAIN 的MV 听这些最开始让我对摇滚产生兴趣的
发现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身边的人 身边的事 都在不断变化 变成自己喜欢的或者不喜欢的样子

那时候整日整日的把耳机塞在耳朵里 听FADE TO BLACK一样是喜欢的不行
起初很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些长发的男人要抱着个破琴在台上乱七八糟的舞动 觉得那是群疯子

之后听PINK FLOYD 听MAGEDATH 听METALLICA 听.....
越听越重 越听越迷 从华丽摇滚到迷幻摇滚再到歌特到死亡金属 样样都听

很多时候别人问在听什么歌我都不知道 除了特别喜欢的乐队 我从来都不去记所谓的歌名
只要好听 就插电拼命的听 谁管他在唱什么 旋律和声音才是我所要追求的

德国的音乐叫我不得不喜欢 不论是新民谣还是金属 任何一种风格总是有好的乐队
或者那样的音乐只有在那样的文化背景之下才会被创作出来 沉淀的底蕴被拨开 露出皮肉和鲜血

无关痛痒 无关情感 只要拥有最白痴的神经 一样可以淋漓酣畅

找了一夜 找到了周韧的 榨取 没想到几年前的东西现在听来依旧不错 这就很难得
我也听很安静的音乐 安静的让人觉得什么都是空的 发呆就可以

每个人听歌都是要经过各式的过程 到最后可能听的和最初听的完全不一样
或者有一天我也开始喜欢顶楼的马戏团 看着他们的演出POGO
或者有一天不再能听到让自己喜欢的东西 就什么都不再听了

最后说一句
有人喜欢相信耳朵听见的 而我只相信眼睛看见的.....

谁给了我大麻

2005-03-28

身体似乎已经完全不属于我 它不存在了 消亡了
魂魄不知在何处游离 意识被囚禁 空荡如无

烟雾弥漫 聚拢 散开
身体轻浮 上升 下沉

房间里充斥着诱人的香气 不用逃离 自然接受 体验过程
尝试不同的快乐 游戏开始了 可以选择继续还是停止

不要告诉我 我是谁 这个时候我谁也不想是 只想慢慢感觉
附着在头发上的 衣服上的 空气里的叶子的香味

酒精在挥发 以为麻痹的神经 其实清醒的不能再清醒
所谓的兴奋 所谓的麻醉 都没有能够得到实现

觉得想飞么
不想

觉得兴奋么
没觉得

那有什么感觉么
什么感觉都没有

还要么
要好了

还是没感觉么
没有

再多点可能就有了
有又怎样 没又怎样 还不是都这样

活着就是在一步一步向死亡走近
不是你先死就是我先死 转而继续轮回……

Categories : 『呓语』

叫嚷着 疼痛着

2005-03-24

还是决定在清早的时候留下些文字
今天完成了很多事情 也有一些事情没有能够去完成

第一次因为经痛而不能走动半步
不晓得为什么那些鲜红色的血从体内流出 竟可以牵扯出如此剧烈的疼痛
痛苦的蜷缩在床上 浑身颤抖 我失约于人 但并非故意

爸爸回来 当我还赖在床上
得知原因后 就出去帮我买了什么乌鸡养血糖浆

爸爸说医生告诉他说这个药可以除根
然而事实上 我只是难得这样一下 但想想药又不便宜 只好硬着头皮喝下去

这突然让我想到小时候 那时总是期盼自己可以生病
因为每每生病 爸爸妈妈便会买一堆吃的 我可以睡在床上吃很多零食 而且可以不用去上课

很多时候我在帮助别人 然后在帮助的过程中自己会觉得很快乐
帮助需要被帮助的人 也许他们会感激你一辈子 也许他们转眼便把你忘了

因为人总是会分为有情有义的和无情无意的 我只选择去做能让自己快乐的事情
至于别人如何去说 如何去想 于我 似乎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

作为一个人总是会被别人说的 可能被说好 可能被说坏
只要自己觉得没有错 那就做下去 别人可以否定你 自己不必否定自己

因为你并不为任何人而活
你只是在为自己而活 灯就在那里 你不会迷失……

Categories : 『呓语』

墓地狂欢

2005-03-19

整整一个星期 我 没有离开过家
除了吃饭 我一直坐守在自己的房间

对着电脑屏幕发呆 不停的
刷新 刷新
却没有更多想表达的

黑暗里 感到指尖的冰冷

二十三岁  我在想着所谓的意义
活着的 死去的 存在的 唾弃的意义

这座城市的夜 流光迷离
我知道 下面湮没着无数黑暗的眼睛

一切倘若注定是一场没有开始
没有结束的漂泊 我 只是一点

仿佛一场无声地倾诉

许多无法说出的话 我知道
它们都在这里 沉淀

仿佛一个姿态
在天空划过
经过无数的眼睛 无数的仰望

燃烧坠落

像漫长成长过程中的青春岁月
像黑暗中隐隐疼痛的伤口

然后熄灭离开

握着斑驳闪烁的零星碎片
握着依稀恍惚的从前
我写着这些字

为了拒绝 拯救
抑或 为了祭奠……..

Categories : 『呓语』

要滚就滚的远点 要骂就骂的爽点

2005-03-17

我要去杭州 我要去北京 我要去广州
我要去新疆 我要去西藏 我要去云南
我要去埃及 我要去巴黎 我要去柏林
我要去流浪

我有那么多要去的地方
什么时候才能去完
什么时候才有钱去

辞职在家 还是在忙 很多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要忙
可能每件事都是临时发生 需要临时解决
很多人看不懂我都在忙什么 我也不晓得我该说我在忙什么

很多时候希望找到方向 却发现其实自己一直还是在寻找方向
路是自己走的 不是别人给的 谁踩着谁走谁都不知道

没有了直接的经济来源也不愿意出门
在家坐上一天都可以不动 还有那么多电影买来之后一直搁置着没看

胸闷 脑子反应也迟钝
别TMD以为我是个文明的阴暗范 我也会骂人
早些年前 是和关系特别铁的人一起 我尤其爱说脏话

有天有个挑性的男人要和我吵架 我发现因为太久不骂人而变成词穷
这样挑性的中年男人真让人恶心 以为自己就是个男人了
偏扁遇到象我这样吃软不吃硬的人 算他倒霉 世上最不怕的动物就是男人

不晓得自己现在在写点什么狗屁东西
只晓得有人太冒 以为自己是个腕 其实就是狗屁 还大放厥词……

Categories : 『呓语』

不得不说的问题

2005-03-17

一直有人抱怨哈雷的场地不够好
舞台不够大
格局不太好
灯光不够亮
等等等等

但是老板人好 支持我们搞摇滚演出
可以最大限度的减低办演出的费用

一直有人问为什么演出不放在ARK
ARK的设备是好
舞台是好
灯光是好
价格也是好得不能再好
场地费下午一个价晚上一个价周末再是另一个价
票价要如何定是好

苏河最近演出活动也多
但依旧有人不喜欢
说苏河不能抽烟
苏河不能尽兴
苏河不能跳不能蹦

现在我们所谓的地下演出都是办的人累死
看的人还是会觉得不好
好的演出场地又太少
演出场地急待寻找和开辟
30元的票价永远半调子打不死
要突破很难

有时候真想不明白一个流行歌星开歌唱再高的票价都有人看
为什么我们自己本土的乐队演出 票价订在30元含饮料或啤酒
依旧有人觉得贵
我就不懂难道真的喜欢摇滚的人都很穷么

哪有好的演出场地
请问哪有

寻找
只有不断寻找

Categories : 『呓语』

消失的时间

2005-03-13

如果真的还觉得有太多想多的 那么是否放到明天或者以后
我只觉得很累 想睡觉

消失的这几天 又经历了一些 看见了一些 感觉到了另一些

那些所谓童贞的岁月都已经远去 我在行走的路上不断的回望

看见远处的山远处的水远处的人慢慢近了再忽的消失
无头绪 没道理所有的一切都在继续 陌生的疏离了

眼前的记住了 身后的忘记了
躲起来 会忽然害怕 会忽然想起某人

有人说命中注定的 躲不过 那就不躲
有人说应该专心 专心了 就会幸福

谁知道又会是什么样子

回来了 就又该笑了…….

Categories : 『呓语』

蒸发

2005-03-08

喜欢看突然间发生的景象 喜欢想不知道结果的事情

喜欢突然的消失再出现

一种病态的思想 一种迷幻的状态

排练的时候 时间似乎完全跟不上节奏的飞快划过
依旧喜欢排练的感觉 但是我不属于那里 我不过是个虚无的替补

看演出的时候依然会怀抱极大的激情 一定要站在高处
看着前面黑压压的人 每个人都是一副亢奋的样子 看得出是因为真的喜欢

就这样醉在里面吧 就这样不要醒来
大麻在飞 什么是大麻 也许对我来说 这就是 依恋这样的感觉

常常困顿于一种环境的人是要堕落而快速满足的

我永远需要追寻新的灵感 需要发现新的东西来触动我已近乎封冻的思维
不断的走 不断的找 不断的听 不断的想 不断的看 不断的爱

改不了的仍旧是没有丝毫会改动的迹象
一再的放纵自己的行为 并不停的为自己寻找所谓的借口

一起的时候总是自然而开心 分离后又是漫长的等待
牵扯着 疼痛着 快乐着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 你会找我么

会一直找下去么
会…….

Categories : 『呓语』

春天要到了 上海的地下要复苏了

2005-03-05

不看电视 天气预报总是家人告诉我 明天雪 零下
可能天气还要冷 春天你究竟在哪里

我是不是应该开始寻找洒种的方向了
春天洒下无数种 到了冬天就颗粒无收还是好收成 无知

地下 在地下 和在下水道一样
看见的和看不见的一样多 不要想肯定什么 一直摸索

髓在棉花里已经消失 下一个春天不再开花

三黄鸡又复活了 琉璃扣 及其他 这个春天一定不会寂寞

新的 还有新的 好多好多 会很好很好

我要看着它们 象自己的孩子一样 看着它们越来越好

然后我慢慢老了 它们还在 微笑 注视

好开心 欣慰

我 是不是已经老了

为什么我的语气越来越象个老太太.....

Categories : 『呓语』

淘碟的过程就象穿耳洞一样让人有着莫名的快感

2005-03-04

最近收了这些

CD

挪威著名黑暗歌特金属
TRAIL OF TEARS—A NEW DIMENSION OF NIGHT

芬兰著名前卫金属
SONATA ARCTICA—RECKONINC NIGHT

意大利著名歌特金属
LACUNA COIL—UNLEASHED MEMORIES

葡萄牙黑暗歌特金属
MOONSPELL—DEATH CULT ARMAGEDDON

德国”活死人”
ES REITEN DIE TOTEN SO SCHNELL永恒沉睡

UNKLE—NEVER NEVER LAND

PLACEBO—SLEEPING WITH GHOSTS

GORILLAZ

THE WHITE STRIRES—WHITE BLOOD CELLS

BLACK REBEL MOTORCYUE CLUE—TAKE THEM ON

YEAH YEAH YEAHS—FEVER TO TELL

OASIS—HEATHEN CHEMISTRY

AUDIOSLAVE—COCHISH

MATCHBOX TWENTY—MORE THAN YOU THINK YOU ARE

KILLING JOKE

两张JAZZ

TRACY CHAPMAN COLLECTION

THE BEST OF NINA SIMONE

两张DVD

SONIC YOUTH

U2

Categories : 『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