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序的惶恐

2005-04-29

不知道该写什么该说什么 或许应该什么都不说
做过的事有对有错 突然不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可能的 或许的 应该的 但愿都不要是真的
因为不想有个不能接受的结果出现 我 总是表面坚强内心脆弱

不能避免的一定是会发生 人生就是这样不可预测
永远象被悬挂在半空中等着晾干的衣服一样没有安全感
可以佯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然而事实上一切都只是被自己刻意的压制在心里
没有宣泄的方向 彷徨的迷茫着

很多时候在扮演一个倾听者的角色 已经很少再去和别人倾诉什么
因为不晓得要说什么想说什么该说什么 或者就是应该什么都不说
或者一下说很多很多话 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 反常的或者只是正常的表现

心情紧张 害怕有任何事情发生 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实在是在可怕
或者应该可以放松下来 但是似乎短时间内难以做到 控制远比被控制难得多
关键的时候 也正是考验人的时候 所有的本性都会在最关键的时候暴露出来

将心比心 如果自己能够做到对别人好 那么也一定能得到别人的帮助
助人与被助都是至上快乐的事情……

Categories : 『呓语』

5月将是一个异常忙碌的季节

2005-04-25

现在演出越来越密集 快要让人难以喘息
每场都要亲历亲为 兴趣和热情使然

突然不明白这是不是就是自己想要过的生活
这些是确定的 还有尚未确定的 每天都有可能出现新的转机

总是会在深夜 忙碌的做着一些其实是可无的工作
杭州的”与人”真的让我开心的笑了 发自内心 那样自然

5月演出计划安排
详情请参见我的音乐BLOG(不断更新中)::URL::http://www.kd68.com/blog/blog.asp?name=bass
5月5日  大连”惘闻”乐队上海”三三岛”乐队

5月7日 上海indie 乐队专场(THE HEBS 十四行诗 浮光)

5月15日 日本CYBERNE乐队专场 同场乐队:另一种光亮(待定)

5月20日 北京the verse乐队专场

5月22日 朋克专场 (武汉smzb 南京angryjerks 上海扩音器)

Categories : 『呓语』

2005-04-19

回头
没有看见任何东西
也许本来身后就是空空如

放下
手里钻着带着裂痕的戒指
然后一点一点的毁灭它 遗失

轻浮
把五颜六色的糖果塞进罐头里
然后捧在手心里看着那些颜色在热度下慢慢的融化

窥视
拉开一道门缝
带着灵魂的伤寻找褪色的记忆

忏悔
没有终点的一直前行
在路上经过那片覆盖着信仰的土壤时我开始虔诚的祈祷

村上说 纵然去到世界边缘 你恐怕也逃不出那时间
但你还是非去世界边缘不可 因为不去世界边缘就办不成的事也是有的……….

Categories : 『呓语』

乱糟糟的乱糟糟

2005-04-18

晚上或者说是现在 郁闷 除了和旧友的一顿饕餮大餐 我毫无收获
不想说很多话的时候 被人逼着说出很多话 我一字一句的说 说的神经麻痹
说着说着就发现 精神都有些崩溃 象是被人狠狠的砍了一刀
刀疤没有出血 因为留在了身体里 看不到摸不着 只觉得一直隐隐作痛

人现在为什么会穿衣服了 就是因为有了第一个想到要穿的 然后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很多事情的道理都是如此 跟风做事 结果就是失了自己 做了别人

我在一个地方遭遇了神奇的时光倒流 那里现在的时间定格在2004.4.18
机器会出问题 人一样会出问题 没有什么东西是会永远正常 走过的路 说过的话 全都会变
时光倒流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干什么 可能正没事在阳台上晒月亮 看高架上车来车往

压箱底的衣服越来越多 来不急清理 又是一批被丢进去 旧的不减新的不断 我 总是喜新厌旧
一鞋柜的鞋 都该扔了 我已经穿不太来高跟鞋了 象男人一样每天随便套双脏脏的跑鞋满街逛
裙子已经许久没有添置过 难得穿一下 可能也是性情使然 越来越喜欢没有束缚感的肥大裤子

我在日本餐馆前流连 因为那个好看的灯笼 看着暖暖的 特别有人情味的荡在那
里面的人两两相对的坐着 谈笑 吃喝 生活或者就该是这样的 要 不要 自己定夺 永远不要为难自己....

Categories : 『呓语』

流水帐式的记录

2005-04-15

写不出字的时候 会觉得很痛苦 因为形成了依赖 失去了某种天生的能力 一定会难过
总被人认为生活的很颓废 其实我只不过是喜欢由着自己的性子去过日子 不是颓废

不要做正规工作 不好好练琴 不恋爱 不运动 不吃早饭 白天没事几乎不出门
生活的规律已经完全错乱 要做的工作都是突如其来 没有办法预计会如何

喜欢撞墙 做一些没有把握却又有挑战性的事情 但一定不做愚蠢而无畏的事情
杭州回来之后 每天都有人和我提到 反日 真是一群无知的白痴 无意义的行为

冰箱里有吃剩的烤鸭 衣服上还弥存着上次喷洒的香水味 手上还残留着黑色的指甲油
缺乏睡眠 皮肤干燥 严重缺水 象是一株衰败的小野花 女人老起来总是迅速而可怕的

手头上似乎又出现了一堆要解决的事情 这是一个应该忙碌的季节 春天 总是个开始

又习惯性的点开循环 然后听冷血动物 也不晓得怎么最近就迷成这样
试图带支乐队出去巡演 也只是遥望无期的事 我总该为我的青春留下点什么见证……

Categories : 『呓语』

有些遭遇需要在记忆里被扼杀

2005-04-15

有人能耐得住寂寞 而常常更多的人耐不了 可能是因为不能适应长时间的一个人

以为寂寞和孤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不会惧怕寂寞

害怕孤独 往往是因为灵魂上缺少了可以依附的东西

希望可以得到简单的拥抱 寻找彼此肌肤仅存的温度 相亲 相爱

目空一切的俯在地上 等待一个可以转机的出口

劝告 把一切不幸的遭遇都当成梦魇

劫难总是在它该发生的时候开始 该停止的时候结束

亲爱的 相信我 睡一觉 然后把那些不幸的记忆模糊

大部分的时候 我们都还幸福的活着

既然可以用一天的时间记住一件事情 那么我们同样可以用一天的时间去毁灭这个记忆

我们都还应该好好的活着 在我们即将死去之前 你的一切都是你的

安静的睡去 醒来时就会发现自己尚还活着 呼吸着 跳动着…….

Categories : 『呓语』

陌城

2005-04-14

出去一趟 心情畅快
我喜欢那样满目的绿色 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样子

因为之后的雨 没有能如愿的去绍兴 依旧抱着些许的遗憾
手机总还是会响起 所以决定之后再离开 连手机也都遗弃掉

西湖边 拱桥上 小吃街 夜市 美景 美食 一样也不错过
去触摸一个真实的城市 也许小资 也许粗俗 但是美好 简单

每次看到棉花糖都喜欢买 总觉得糖可以变成棉花的样子神奇的不得了
所以在杭州看到 还是有买 并且把它一点一点全部吃完

看拉大片 其实就是换布景 远没有我想象的神奇
不过是透过一个小洞看画子 或者我更想看的是皮影戏才对

回来的火车上特别想念一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会想
只是空白的在想 毫无头绪 似乎一直都是没有头绪………..

我的青春无端的被你卷入曲折里 像是变化多端从不曾玩过的游戏

你的容颜像季节变换若隐若现 像是变换无常 命中注定的情境

青春过了一半 还是没找到另一半
爱是风尘沙粒 吹入眼中
青春只剩一半 手中的皱纹和遗憾 岁月陪伴我的孤单

亲爱的生命是我们吹出的泡沫 在绚烂与平淡的指间里溜走
我的故事偶尔出现在你的收音机里 不必讶异相逢  一定在同样的世界

一直喜欢看着这些象是写着自己的字 青春已经过了一半 就这么快……

Categories : 『呓语』

到处乱跑

2005-04-07

这些天来一直在不停的跑 其实腿才是最好的工具
尝试和更多的人去说 锻炼自己的勇气 培养自己的能力

事情总算有了最后的定论 虽然又是不最后的结果如何 我努力了

PUNK演出的现场总还是那样的让人亢奋 身体在冲撞 汗水在空中混合
你可以叫 可以跳 随心所欲 一切皆有可能 做任何一件让自己开心的事

有人需要 有人被需要 有人拥有 有人被拥有
以为忘记的其实还清醒的记得 以为记得的都已慢慢褪去

需要间歇性的消失 离开身边熟悉的人群 投入另一团陌生的环境
在那样的环境里触摸自己 和自己对话 可以不要倾听者 不想被打扰

这个周末 杭州 我 应该 会很快乐的活着.....

Categories : 『呓语』

在街角和感觉不期而遇

2005-04-04

很多时候的一个不经意 或者就可以发现一些不曾料想的惊喜

在一个街角的十字路口 我与它不期而遇 脚步停缓下来 解构

夜幕下 每一种光亮都象是一个指引性的标志

喜欢一切来源于感觉的东西

不用那么根深蒂固 灵光闪现之处 就是那样的让人喜欢

没有嘈杂 没有纵乱 没有交错

总是喜欢在大环境里寻觅细微末节 很多原始的东西都已被蹂躏

所谓的艺术 都是被糟粕的 真实的东西才是最难得的

意识身边有些感觉现在消退

总是希望自己不要那么敏感 但是意识总是无法控制神经

如果可以做到不想不看 不看不想 或许生活就会很美好

对一种东西产生了依赖并不好 因为有一天没有它的时候就会无比的空虚

BLOG坏了几天 总觉得什么事情没有做 惯性的依赖很可怕

无论是药物还是感情都是一样 依赖成性就会难以脱逃

都是圈套 让自己先快乐再痛苦的圈套

各种各样的圈套交织在一起 就是人生

我们一直都是在从一个圈套跳进另一个圈套......

Categories : 『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