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就没摇滚这回事

2005-05-24

终于还是没有坚持住 仅仅四天 我便宣布再次辞职
决定出口 连自己都有些惊愕 我果真太任性 太想迁就自己

如今越来越会做出一些连自己都甚为疑惑的决定
似乎永远都不太可能遵循常人的生活规律去做什么事情

明明可以用1000个理由说服自己去试着融和以及接受
而同时另一面又在寻找第1001个阻拦自己的借口

当听到有人说 要把我逐出上海摇滚圈 觉得很可笑又很可喜
很多事情其实在最初就已经可以预测到之后的结果 况且我又是那样敏感的人

但是我一直生性就是倔强 任何人的话都不可能成为阻挡我做自己喜欢事情的绊脚石
总有人喜欢用摇滚来定义一些事情 总有人借摇滚来发挥一些幻想

组乐队也好 办演出也好 兴趣永远是指使我去做一切的原始动力
很多东西已经过早的变味 让我不得不好好思考 我做这些究竟意义何在

最后 答案是找到了 因为在这些过程中 我切实感到内心的快乐了
所以还是会继续做下去 一个人会累 但仍旧会乐此不彼

虽然现在有些后悔22号的演出没去帮演出的乐队留下些什么
但对于一些人和事真的需要有段回避的时间 我只是不希望出现的时候带着虚情假意的笑容

其实根本就没摇滚这回事 就好象从来没有人能解释的清楚摇滚究竟是什么一样……

Categories : 『呓语』

一切随性而为

2005-05-23

开始接受新的工作之后 每天回来都异常的疲劳 浑身象散了架一样
尽管是中午11点才上班 但路程依旧远 来回三小时 等于每天去苏州

颈椎和腰似乎真的都已经太过疲劳 常常坐久了就会疼 骨头里的那种
有时候很想爱惜自己的身体 但又不断的违背自己的意愿

生活中有大方向有小意向 我还是不能确定这些我到底是否已经明确
我希望能有段长时间的尝试和适应的过程 但似乎我有依旧很难以定性

对一种东西的渴望 如果遥不可及 那么就会一直产生遐想
而一旦对这种东西的渴望得到满足之后 精神上就很容易松懈

最近两天觉得很累很累的时候 就会开始想到好多以前的同学 朋友
一直认为只有学生时代才可以处到真正的交心的朋友
随着时间 地点的变化 疏于联系 感情也就渐渐淡漠了 现在却突然很想念

身边已有同龄的女子准备结婚 而我似乎连结婚的概念都还不明确
这样的年纪倘若已经结婚生子 岂不是过早的断送了自己事业及自由

很多女子只是把男人当成了一棵树 来不及思索就奋力抓住 象是失之永恨一般
我却是长久以来就对男人藏有戒心 别人总会想着树是如何茂密 我却想着树是不是随时会倒

在鼻子上穿洞的欲望已经越来越强烈 时刻准备着又一快感的到来
不想标榜什么 不想证明什么 只是想做就做了…….

Categories : 『呓语』

苏州一夜 留下了这些

2005-05-19

高速公路上 黑
中途有雨 很大 从天上泻下来
到达苏州 雨停
空气 舒畅

官前街 凤凰街 后街酒吧
一个可以眼前视线开阔的城市 不压抑

生活需要这样
去到哪里 都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想去就背起包去
随时做好背包上路的准备…..

Categories : 『呓语』

八部 十五小时

2005-05-15

一个通宵看8部电影实在是不现实
对数字的概念仍旧是如此的迟钝

睡觉时间一再延迟 现在已经到隔日的中午
时间概念也是模糊 礼拜几对我来说似乎都是一样

<RAY> 一个黑人 一个盲人灵魂乐歌手 出生贫寒
单亲母亲 坚强 母亲说 看清了一个骗子 又认识了个贼
他的弟弟 落如洗衣水桶中时 他只呆立着 忘记了呼救
7岁时因为青光眼而双目失明 被妈妈送入残疾人学校

之后在西雅图开始了他的音乐之路 他的天赋一再被肯定和接受
但因为出身和种族歧视 总还是受气 因为是瞎子 总在被人利用 当作赚钱机器

再后来

他得到了一个女人 结婚 生子
他受到毒品的侵蚀 成瘾 丧志
他得到了金钱 却迷失了本性
他最爱的是BEE 却又禁不住女色的诱惑

他可能成功了 但我不认为他是成功的 尽管最终他戒毒成功 我依旧不喜欢这样的男人
但同时我又是如此的羡慕他他是如此幸运 因为他拥有一个好母亲 又得到一个好妻子

告诉过很多女友 不要试图去控制一个男人 尤其是你爱的男人
神经绷的太紧 很容易就会断 更况且人毕竟是人不是机器

所以我还是会不负责任的认为 很多男人很容易在金钱 毒品 女人中堕落
或者这不是男人的过错 或者着就是金钱 毒品 女人本身的过错……

Categories : 『呓语』

一天一天

2005-05-13


还是决定再写写字 每天这样似乎形成了习惯
哪怕只是潦草几笔似乎也是象对自己一天的混沌生活有个交代和总结

QQ时常会有需要验证的消息 我真的早已开始厌倦聊天
通常的拒绝 或者接受 都是一样让人觉得我是个冷漠的人 因为我一直说我很忙 我不喜欢聊天

我真的已经不再会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和一个陌生人用语言交流 我厌烦琐碎的问题
要把每件事情重复的去和每个不同的人说明 对我而言 已经成为一种非常困难的事情
我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要说的 也不知道该如何让对方明白我要传达的意思 不上不下的感觉并不舒服

有人说 你就真每天都这么忙么
有人说 真羡慕你可以在家坐着挣钱
有人说 你每天这么忙应该很能挣钱吧

很多人问 你是画画的吧
很多人问 你是做广告的吧
很多人问 你是搞艺术的吧

都错了 所有人都错了
企图从文字中分析一个人是如何的 全凭猜测
事实上我什么都不是 我就是一普通的活物或者人类 干巴巴的活着

SUBS要来了 木马也要来了 六月会很美好应该
此刻在听木马的 如果真的恨一个人 那就是自己 我觉得我不知道什么叫恨 因为无爱就不会生恨

睡眠的时间依旧短暂 进入半睡眠状态就开始不断的做噩梦

梦境一
一个人在火车里 火车急速前进 盘旋的山道 我无法让它停止 恐惧感鲰生

梦境二
我还是在急驰的火车里 我想跳出去 爸爸追着火车跑 渐渐变成了点 消失不见了

梦境三
路过十字路口 有车冲向我 有人把我推向一边 结果眼前就是一片血肉模糊
…….

还有些支离破碎的印记已经很是模糊 无法拼凑 不断的睡再不断的惊醒

窗外又已经亮起来 每天我就这样看着它从黑一点一点变亮 然后再醒悟 又是一天

对 又是一天 一天一天…..

Categories : 『呓语』
Tags :   

做什么都是做 而且要好好做

2005-05-12

要做出选择的事情总是很多 我总是犹豫不决 拿不定主义
机会总是一股脑的蹦出来 让人没有太多考虑和喘息的机会

可能编剧一职会很适合我 从来没有做过 我也不确定
老板说要成为一个好的编剧要么就得是个八婆 可能真的是这样

大段的对白 在纸上写出  再被人从口中说出来 应该是件乏味而有趣的事情
我决定再次尝试 我也不知道这一次自己是否能够坚持下去 但我不要错过机会

有些事情暂时告以段落 始终坚信自己没有在演出的事情中做出任何不负责的事情
但是过于让人失望的言论 让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再去强调自己做了什么不该怎么做

再次想到<昨天> 贾宏声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就是在磕 和自己磕
其实和自己死磕的人都是傻子 磕到最后倒霉的是自己 既然活着何必要和自己过不去

认真的对待每一件事情 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 回报不是一下来的 慢慢的就会明白自己从中的收获是什么…..

Categories : 『呓语』

这世界真让人恶心

2005-05-10

突然觉得这世界让人恶心
一些人 一些事 让我觉得肮脏而丑恶
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在对生活绝望 在对身边的人绝望

就因为做了点其实什么都不是的事情就会遭到排挤
人心如此险恶 让我想吐 除了利益 利用与被利用 人和人之间还能剩下点什么

话说三遍比屎还臭 所以已经不再喜欢多说什么
不知道是应该说这世界对我失望了 还是我对这世界失望了
我总是在试图发现它的美好 可是一次又一次 我总是不断的失望

看<昨天>的时候 我边看边笑 因为觉得它太真实了
好象就真的是那么一个人鲜活的在我身边演戏给我看
那些年少时的轻狂 那些童贞无患的日子 水一样的狂流不止

我又开始听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听的死亡金属The Crown - Eternal Death
我开始在那样急速的吉他声中 在那样没心没肺的嘶吼中体验心跳
感觉鼓点在往自己的心脏上砸 一点一点 一下一下 扎扎实实的砸下来

我刚刚知道爸爸妈妈在上周都做过小手术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只是一句怕我担心
一直以来我都相信我是个孝顺的孩子 我爱他们 他们这样 只会让我难过

我觉得害怕 象丢了魂一样的无助
原来我要承受的东西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多

我要努力 我要做的很好 我要让爸爸妈妈快乐…..

Categories : 『呓语』

病毒缠身

2005-05-07

莫名其妙的肿 脸 眼
眼泪水一直不断地 不停的 不由自主的流出来
泪腺象是没有阀的闸一样

不晓得是什么样的病毒 可以这样侵入我的身体
半边脸和一只眼睛肿的象个巨大的棉花糖

肿胀的感觉十分不好 好象脸不是自己的一样
冷敷不起任何作用 它还是那样肿得象什么一样

这样的形象 真不知道明天应该如何出门见人
隐形眼镜只能戴一只 由于见光就流泪
所以对着电脑屏幕时还要外加墨镜

一个人象神经病一样的一边擦眼泪一边弄图片
身边的垃圾桶里被我丢的乱七八糟的纸巾

大连乐队说 我们要把你们喝倒
冲这句话 我也要把他们一个个喝回家

然后就是一口一口一杯一杯往嘴里倒
往往 这样的饭局 到了喝酒的时候我总会象个男人一样爽气
我喜欢把别人喝倒时的那种胜利感 象是得到了什么安慰一样

朋友们说我现在的症状可能是长期睡眠不正常 醺酒造成的
这样长期下去 最严重的结果就是猝死

突然就会想 如果真就死了 又会有多少人知道
到了那样的时候谁去告诉谁 连我自己都死了 呵呵…..

Categories : 『呓语』

午夜

2005-05-05

骑着小蹋板车一路狂飙的感觉还是出奇的好

午夜

没有行人的街道

只有风从耳边呼呼而过

春末夏初的感觉

空气中都是叶子的香味

夜店 酒吧 24小时的便利超市在远处忽明忽暗

那些流连于此的男人和女人们

用身体诱发欲望 幻想与现实纠结

舞池 电子 射灯 人

分不清楚面孔 看不清表情 纵情一下

我的冷漠与我的热情 不需要被任何人觉察到

我只要我自己更快乐的活着 享受着…….

Categories : 『呓语』

不让幸福走远

2005-05-03

那么漫长的婚期 那么持久的感情 真的会有么 真的存在么
突然发现爸爸对妈妈的爱很深很深 深的让我觉得痛
男人的爱有时候可能就是那样要牵扯着你 那样一辈子 或者这又只是短暂
年纪大了点的男人似乎会对女人或是爱情更加的依赖 或者是怕失去 或者是想一直拥有

年轻的孩子爱的盲目 爱的麻木 或者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爱
这是个没有感情的时代 男和男 女和女 男和女 混乱的关系交织在一起 混沌 浑噩
我一直坚信真正的爱情是短暂的 瞬间的但美好的 但我从不轻易相信那是爱情
因为从不去相信任何一个男人 所以再开心也不再会开心 再伤心也不会再伤心

我的敏感常常会让自己觉得很痛苦 因为大部分时候有先知预感并没有什么好处
只会让自己陷入一种进退两难的地步 而我又常常知错不退 我 总是顽固不化
我给身边所有的人极大的自由空间 就好象我希望他们给我同样的自由空间一样
谁都不要变成谁身后的包袱 因为不存在承诺 所以什么都不需要有 也什么都不会有……


PS:5.1爸爸妈妈结婚24周年纪念日 祝福幸福
5.3妈妈50岁生日 祝福健康

Categories : 『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