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在乎的是什么

2006-10-30

你依旧带着那张稚气的脸和无邪的笑来到了上海
半夜的飞机到了上海 凌晨四点收到的短消息

用的是中文 我惊讶你中文的进步如此之快
我不忍心拒绝留宿你的要求 然而内心却很挣扎

套了件大号的T恤下楼开门 你背对着坐在台阶上
听到我开门的声音 回过头来 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半年以前

始终觉得你是个孩子 那么的单纯
关于未来 总是有着美好的幻想

当初的选择我并没有后悔 是应该分开
应该让你学会慢慢的长大 但似乎你还是和从前一样

在上海只是短暂的停留两天的时间 我很忙没有时间顾及你
万圣节你又和从前一样喝得烂醉 我象你妈妈一样担心

早上五点半 手机依旧关机
我不知道你的任何一点情况 我始终不放心

又是半小时过去 你打来电话说正在回来的路上
情况很糟糕 每次看到你喝多后总有种想抽人的感觉

我对着你大吼go out  我第一次那样对你发火
因为我讨厌你这时候和我说任何的话 你自顾自的傻笑

后来似乎清醒了些知道我是真的很生气 便坐在那不在出声
我一边生气一边继续赶着手头的工作 不再搭理你一句话

之后不经意间发现你在流眼泪 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哭
我心里也不好受 我知道我对你意味着什么 我也知道我给了你多大的伤害

但是有些事情无可避免 结果也是注定的
我在乎的你是否能照顾好自己 慢慢的成熟起来

结果告诉我 我终究改变不了一个人
改变总还是要靠你自己

当我听到你说you don’t know how much i miss you的时候
我把头仰起 让眼泪倒流 不让它从眼睛里渗出

也许我这辈子也不会再碰到一个比你更在乎我的人
但是我依旧选择放弃 因为我很清楚自己想到的什么

我也很清楚你来上海的目的 我之前就告诉自己绝不能心软
所以连你走我都没有去送 有些时候需要忘记一些东西会更好

当我告诉你just use time to forget something的同时也是在告诉我自己
但是我会永远记着曾经有这样一个你那样的在乎我 那样的爱惜我.....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TATTOO记

2006-10-29

原来真的依旧迷恋疼痛的感觉
当发出马达声音的纹身机器在皮肤上一点一点划过的时候

我双手紧握在一起 我不知道是出于害怕还是紧张
两个新西兰的乐手一边在等待 一边在用相机帮我记录

纹的文字是花了一整晚找的藏文心经 只纹了五行
关于纹身的事情想了太久 一直没有决定去做

然而一遇到时机 或者说是因为生活在最短的时间里给了我太多的刺激
我不得不自己帮自己再制造点刺激 把刺激扩大到连自己都看不到尽头为止

我想我还算是坚强的 我更象是在享受一个过程
那些文字将永远伴随着我 直到最后都不会再从我的皮肤上消失

为了不让自己后悔 选择了在后背上
还有一个选择了在手指上 骨头的位置会更加的敏感

但我都承受下来了 疼痛的事情总会让我上瘾
可能我还会再做第三个 第四个 没人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发生

一切事情的发生远比预见性要灵动很多
就好象昨天我的后背还毫无任何迹象 然而现在却多出了美丽的伤痕

纹身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午时四点四十分完成 耗时一小时四十分钟
完美的结束 纹身师 卿格 纹身地点 堂会 这些需记入一笔....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累了

2006-10-23

天气开始转凉了 半夜回来的路上又转进那家餐厅
一杯热的豆浆马上端到面前 还是她 这个时候真的很窝心

静下来 真的有很多事情要静下来自己仔细想想
理想化和向现实妥协 我到底应该怎样选择 到底放弃什么

两桶水背在肩上不知道如何去平衡 我总是那么不愿意向现实低头
然而生活永远不可能象自己想象的那么美好 这就是生活

一个人很累 真的很累 每天有想不完的事情
可是我从来不想和谁去抱怨这些 因为其实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我的恐惧感在与日俱增 我对将要面对的所有事情都产生了恐惧
甚至认为自己已经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对人对事都是一样

为什么我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为什么我永远不可以轻松的活着
为什么我常常要让自己那么辛苦那么累 为什么我不会多爱惜自己一点

能不能只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 或者能不能只是一个人走在路上
为什么我变得这么冷血 为什么我总是在挣扎着 拼命的挣扎着 我觉得痛了.....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sleep by myself

2006-10-17

最近的睡眠差到了极点 早晨四五点依旧是睡意全无
待到早晨七八点仍旧是睁着眼睛发呆 开始依赖安眠药

总是觉得每件事情都是半完成的状态 不到结束总还是会悬着一颗心
工作中的每一个部分都得自己去完成 没有任何人可以提供切实的帮助

想到妈妈常说我是女儿身男儿命 似乎开始慢慢印证
但又确实喜欢忙碌的感觉 一旦无事可做变会无聊发慌

但即使如此 这段日子我依旧觉得不好 心情依旧低落
而且会因为习惯于抱着他的背 导致自己无法一个人入睡

当初已有好转的恶习又再次发作 又开始熬夜 半夜叫外卖
似乎病症开始严重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它的严重

只是我常常半夜翻箱倒柜的找衣服整理东西打扫房间
每天如此 有女友劝我去看中医 因为知道对我来说西药完全不会有疗效

我又回归到了之前没人管的日子 不会有人逼着我该早点睡觉不会有人关心我吃饭了没
我也总是学不会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总是在过度的消耗自己消耗青春

手腕上戴的桃花猫被我脱了下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在从中作祟
感谢女友当初那么诚心的帮我求来 但是现在我想我真的不再需要它

整夜听着慵懒的音乐 不断的循环不断的听 一遍一遍又一遍
i can’t sleep in silence,i can’t sleep in silence…..

Categories : 『呓语』

男人是一种毒药 

2006-10-08

关于这样一个说法是否成立只在于每个人的理解
当然也不是说每个男人都是一种毒药 只是有一些

那种带着迷人香气的让人不能自拔的爱上的味道
让你在一个短暂的时间里神魂颠倒 没有知觉

等到醒来早已经是失魂落魄无所归从的游魂
女人的脆弱在于女人时常被情感束缚 男人则不同

受了伤的人喜欢隐藏自己的伤疤不想被人所知
就好象鸵鸟一样 自以为把头伸进沙漠里就安全了一样

事实上 有些情绪化的东西会很明显的被人挖出
或者触景生情也是再所难免

当某些地方或者某些物品沾染上了你的感情之后
你就会很容易被触碰到那根已经破裂的神经

男人给的毒会被藏的很深很深 深到自己都无从所知
那是一种异样的毒药 无声无息无味无影无踪

始终相信自己是个只有影子相伴的孤独命
始终被自己的影子所笼罩 和自己的影子起舞

一个圈两个圈三个圈... 不断的旋转
最后又回归到了原地 带着一点点的眩晕睡过去....

Categories : 『呓语』
Tags :       

THE END

2006-10-05

故事结束了 离场的时候有些人如释重负有些人痛心欲绝
早有预料 却依旧不知所措 象是丢了魂一般

一切理由都成为一种借口 刺伤着我的内心
尽管坚强 却也偶尔会有象一张被雨淋湿的纸一样脆弱的时候

激情的燃烧比火焰熄灭的速度还要快
在你还来不及做好准备的时候瞬时间暗了下来

只是被一张轮廓清晰的面孔所吸引
只是被一种成熟的姿态所迷惑 暂时的乱了脚步

一不小心便走进了一个迷魂阵 越走越迷糊
不在乎会在前方看到什么 但终于我停止了脚步逃了出去

过于聪明的人往往摔倒在一个醒目的土坑里
行为在某些时候完全不受自己的意识所控制

我不再象以前那样常常一个人在家喝酒
只是用更多的时间发呆抽烟来打发时间 看着天一点点的发亮

然而今天我觉得我更需要朋友陪在我的身边
帮我一起分担那些本应该是我自己承担的感受

之前的一切就象是过眼云烟 我又回归到最初的自己
只是内心又生出一道无法愈合的缝隙 不想再看见不想再听见

对不起说了再说也就是三个字而已
是一副没有任何疗效的汤药 所以情愿不喝

这个世界上没有最强的胜者没有最弱的败者
只看你碰到对手和你之间的抗衡究竟是谁占了上风

选择了离开 就请不要再回头看我
因为对我来说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变得不再值得......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夜间动物

2006-10-02

很多深夜回家路上经过拐角的饭店总会进去买些夜宵
因为之前离开了一段时间 很久没去

却不曾想到 再次经过进去点单打包 那个女服务生还记得我
自从那之后 现在每日去买夜宵在等候的片刻她总会亲自送我一杯他们自制的豆浆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却非常的感动
或许我是一个容易被一些细微的事情所打动的人

于是隔三岔五的便会在回家的路上顺便拐进饭店
点好夜宵和她简单的闲聊 然后打包说再见 一切似乎变得那么的自然

似乎成了我日子的一部分 偶尔也会挑选一个临窗的位子独自坐在那吃
就这样我们从陌生人变成了一种没有很多语言交流的老朋友

她对我的生活总是很好奇 为什么我总是半夜三更的才去吃东西
这时候我才发现有些时候真的只是因为想到这么晚她还在无聊的上班

只是想过去看看 可能我们的生活区别太大 可能她永远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但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 只是对于我这样一个神经衰弱严重的人来说 这一切都很温馨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不一样的人群 我是属于永远出没于夜间的那种
那就注定我和大多数的人擦肩而过 但却会和一小部分人时间吻合

总觉得自己现在的年纪正处于一种茫然的状态 偶尔会有些不知所措
偶尔会觉得些许的孤独 但我总是告诉自己如果连这些都能克服 那才能活的象自己.....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空白

2006-10-01
image

日子一如既往的过着 过了二十之后时间总是比想象中要快的多
要做的事情慢慢的多了起来 每一件都要依靠自己去解决

有的时候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发呆脑子中一片空白 不知道在想什么
表面上佯装着自己是多么的不屑一故 但事实又似乎与其相反

怀念在云南的日子 虽然每日悠闲但因为觉得远离了一些世俗的东西反而真实了很多
努力的想把一切事情做得完美 但是人的能力永远是有限度的

女友们对我的一些变化总象是习惯了一样 总是早有所知一样
我不知道我对于一些事情的处理是否正确 只是我不想委屈自己

很多事情身在其中才会发现其中的暗妙玄机
过早的暴露过晚的知道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致命的

最开始将每个人都想象的很美好很友善
然后到了最后又有多少人是真如同你当初所想的呢

这个世界已经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那些超越你想象的思想意识正在慢慢的侵入
有些人接受了便加入了有些人不能接受便远远的躲开

但事实上你永远也躲不开藏不了 你被这些东西层层的包围在其中
一场一场游戏正在进行 一场一场电影正在上映 我们究竟又在被谁把玩

年少时的憧憬渐渐被现实所打破 随着年纪一点点的增大连自己也变了
变的不再那么单纯不再那么任性不再那么容易发怒 只是有些本质的东西还继续坚持着直到最后.....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