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2008-11-20

我将别人的宝贝抱在怀中细细端详
刚出生五天的宝贝 脸上写满了倦意

宝贝混合着两种不同的血统 灰蓝色的眼球 深深的眼缝 无比诱人
柔软的毛发 细嫩的皮肤 剔透的手指

轻轻的触摸 缓缓的感受 宝贝对此毫无介意
宝贝似乎能明白我说的话 懒懒地眯开眼缝

打量一下周围的人 随后继续忽忽大睡
宝贝长的实在是很可爱 但宝贝不是我的

抱完还要归还给专门请来伺候她的阿姨
宝贝 是我对刚出生的小孩的统称

对于孩子的惧怕和喜爱 一直参半地存在于我地内心
我喜爱幼小的宝贝 却害怕看他们慢慢长大 慢慢成人

我喜爱漂亮的宝贝 即便不漂亮 也一定要有丰腴的肉感
我喜爱乖巧的宝贝 因为我从来都无法忍受来自小朋友的哭闹

漂亮是否能够持续 或是变丑与变美 都会让我惶恐不安
我时常期待能有自己的宝贝 内心却又充满了无数个不可能与抗拒

人们总说 没有做过母亲就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女人
而十月怀胎的辛苦与身体上所要蒙受的痛苦或是身形上的转变 都让我无比的挣扎

宝贝 会让人变得美好而平和 会激发出人的最大母性
宝贝 也许会让你的以后变得更加丰富 也可能让你的生活变得一团糟

无数的不可预计 让我一直犹豫 于是是否需要经历这样的一个过程始终成为一个未知⋯⋯

-米

Categories : 『呓语』
Tags :       

简单未遂

2008-11-12

cover

夏炎,算起来是小有名气的吉他手。早年做过一次他在上海的演出,事后一起吃饭时被告之是回民,再加之他的长相,我一直以为他是西域一带的人,之后关系慢慢熟成哥们了才知道他原来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他帮郑钧做乐队,自己出过专辑,也拍过电影,在电影《单行线》演男一号和影后秦海璐也有过很好的配合。让我意外的是,前两个月得知他已经写好了一本小说,正在找出版社谈出版,没想到几个月后,这本书真的如愿出版了。我也只在这本书尚未出版前,阅读过其中的2个章节,还是会和最爱的音乐挂钩,且文字中京片味十足,并充满了八十后的形势作风,所以想必应该是一本很容易阅读的小说。

DUB

2008-11-08

我必须要说的是 在这之前我并不知道有DUB这个风格

推荐的朋友说我一定喜欢 的确 刚进入节奏我就知道这就是我要的东西

HIGH TONE是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一支乐队

事实上我认为这是一种让reggae更电子感的音乐分支

身体会不自禁的跟着音乐晃动 这就是它的迷人之处

进入它 你就会发现这又是一种生活 一种让人喜悦的生活

注: Dub可说是将歌声抽离只剩下音乐的Reggae(雷鬼,一种很有节拍性 ,唱腔特别的南美黑人音乐).而将Dub运用在 电子乐上,则是将部份歌声抽离,将Bass和鼓声加重,并且加入大量的Echo(回音)等效果.这种技术常在现场表演时,将歌曲重新混音(Remix)呈现.像Massive Attack 的专辑Protection便由Mad Professor从Trip-Hop音乐混音成了Dub版本.

Categories : 『在听』
Tags :       

微妙

2008-11-07

有时候觉得时间嗖的一下就过去了 空得让人抓也抓不到
表上的时间是晚上的9点50分 而事实上命名已经10点半

最近我一直没有搞明白 为什么人的固执永远难以改正
就好像明明知道表是慢的 还是会戴着

也许表对他的意义不仅仅是看时间用的
人的秉性有时让人无法控制 也无从控制

纵使你以为你抓住了什么 其实还是两手空空
就好像有些人天生善良 有些人却生性恶毒

最近很少出门 也很少见人 只是想安静的窝在家里
精神食粮依旧是电影和书 大量的阅读和看片让我觉得充实

没有阳光的季节 天总是灰蒙蒙的一片 看不清窗外人的模样
发呆也是常有的事 没有感事伤怀只是完全放空

失眠也仍旧是一个无法治愈的疾病 每天从天黑到天亮
我的身体已经开始无法独自适应冰冷的被窝

其实能够拥有一个体恤的男人是件幸福的事情
因为在你开口之前 他就早已经知道你要的会是什么

人和人组成了从 也许带着点顺从或者从属的意思
所以不是你顺从他便是他顺从于你 你们之间存在着从属的关系

这种关系是微妙的 也许你并不曾察觉到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 你们之间除了固有的爱 更多出了这种微妙的关系⋯⋯

-米

Categories : 『久九』   『呓语』
Tags :               

《谁是谁的谁》连载一

2008-11-05

写在前面:

《谁是谁的谁》将会是一些支离破碎的语言所组成的闲散之文。散文一直是我所喜爱的一种文体,因为造就一本小说不是短时间可以促成的,所以只希望从短文开始。不论最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我只是想将一些故事呈现出来,也许有你的影子,也许有他的影子,也许只是我在这里独自呢喃。

长久的失眠,总是会让我在深夜的时候喜欢以文字的形式和自己对话,常常空洞的房间中只有缓缓的音乐声,连呼吸声都会凝固在这个空间里。很多人无法耐得住寂寞,而我却无比的享受独自尽欢的美妙时光。偶尔将房间里所有的灯关掉,这时平时一点点收集起来的烛台就会被我全部放上各式的蜡烛点亮,微弱的蜡烛光总是让我觉得无比的温暖,看着蜡烛在一点点的融化,心里微小的幸福感也会随之而来。

很多女子的幸福感是来自于男人,而我的幸福感往往都是来自一些微不足道的行为意识。男人对一个女子来说固然重要,但是男人毕竟不像父亲一样是一座稳固踏实的山,男人更多时候像一颗树,是树就不会永远屹立不倒,如果有一天这颗树倒了,我们又会躲入谁的怀抱?也许只有自己将双手怀抱住自己的身体。

《谁是谁的谁》也可以说是一个故事集,这些故事或喜或悲。你不必知道谁是谁的谁,也许谁都不是谁的谁。因为生活无关乎男与女。

-米巫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