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酒如斯

2009-01-18

_berc 拍攝的 smoking I。

我必须承认 打心底我就是个爱喝酒的女人 甚至很喜欢在半醉的懵懂状态下发些疯耍些无赖
我根本就是喜欢沉浸于嬉皮式的糜烂状态 偶尔的放纵总是能够得到某种慰藉和满足

我本身并不喜好香烟 甚至很排斥烟味 但是某一天我开始尝试薄荷味的esse 至于原因现在想来可能只是为了给自己解闷
如今因为遭到严重反对 所以除了喝酒和写稿 大部分的时间我不再手夹香烟对着电脑屏幕发呆

始终想不通自己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 为什么始终觉得空空如也
即将不再年轻 却依旧如崔健当年所唱的那样一无所有 到底是自己的失败还是另有其他的缘由

我试图通过身边的人去求证这些问题 尤其是那些看起来光鲜亮丽的人
实则人人必定有其不为人知的烦恼 好吧 我想可能是我的闲暇时光过于丰富导致我花费太多的时间去比较

但凡不如意的统统将其归结为与我无缘 但是否这样更加偏激
如果一切都顺从人愿 那是否就意味着此人的生活毫无激荡起伏毫无意义

那么 我究竟是不是太理想化主义了 只为了乐趣而活为了兴趣而活
尽管只有少数人能将兴趣作为自己耐以生存的方式 我依旧一直努力的想挤入其中

以前想的太多的时候可能需要烟酒来麻痹一下 而如今一手被人拉进了健康的生活程序无法再象过去一样糟蹋
这段时间 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 后怕很多因为这些会造成的不良后果

买很多电影 以次来打发无事可做的时间 以避免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去胡思乱想
企图用电影作为一个友善的幌子 来抚慰自己空洞的内心世界

中国的新年即将到来 我却生活在水生火热的斗争中
接下来的一年 究竟该做如何的打算 放弃这种还是放弃那种⋯⋯

Categories : 『呓语』

欲言又止

2009-01-17

我有个很好也很不好的毛病 就是很多时候有些话我总是难以启口
我一直很难拒绝别人的求助 总是竭尽全力的去帮助任何有求于我的人

而待到要象别人求助的时候 我却往往难以启齿
好友们总说 我就是一个喜欢自己和自己死磕的人 宁愿自己受罪也不愿去向别人说明

因为这个问题 我总是碍于面子 损失掉本该就属于我的东西 很多情况下是物质金钱方面
借出去的总是难以收回来 而自己也似乎没有力量去一次再一次的催促 最后只得作罢

同样的问题 在工作的时候也很容易发生问题 因为信任别人最后导致自己吃亏的问题屡次出现
而这样的问题出现后 往往无法解决 因为没有任何凭证性的东西 我也无力去与之理论

自由的代价就是失去稳定 于是最近开始有些动摇 关于开始认真思考是否要继续这样艰难的走下去
毕竟自己不是一个可以受到制约的人 宁可穷活也不要受约束

但就目前的情形看来 我必须得寻求一个新的点 这是让我讨厌的事情却又不得不考虑的事情
一直习惯于闲散的工作性质 让我有些惧怕再次回复到那种让人压抑的罐子空间

是否有一条出路 是可以继续做我自己而不让我恐惧的呢
如何平衡 如何适应 或许首要的问题还是寻找到合适的时机⋯⋯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状态

2009-01-09

Trapac 拍攝的 Febrile imaginings of a blind owl...。

掐指一算 似乎已经多日没迈出过家门
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城市 有时候真的会慢慢的滋养一个人的惰性

打一个电话可有美味的食物送到家门 上网可以看新闻和配以互通有无以及完成一些琐碎的工作
要寄东西可以让快递上门收取 简单的说 不用出门 我既饿不死也不会和人和事脱节

有时候我十分厌恶科技的进步 因为我几乎没机会收到手写的信
也让我更加减少了外出见朋友的机会 网络把原本一些美好的情绪和情趣都破坏地七零八散

女友们一个个地出嫁 让我突然觉得友情变得弥足珍贵
突然很不想让她们和自己分离开来  仿佛从此就一隔东西一样

失眠的状况又开始持续 脑中总是胡乱的想像着一些事情
而且这些想像总是不由自主的出现 我没有力量去阻止 只能任由一切的发生

直到清晨 天开始蒙蒙发亮 我也将自己折腾到不行才慢慢入睡
从巨大的落地窗 不时的向房间里散入的冷气也一直在提醒说 这是冬季

好吧 冬天还在继续着
而我 始终躲在温暖的室内

或许真是该出去走走的时候了
象从前一样 孑然一身 背上大包 头也不回的冲向火车站⋯⋯

Categories : 『久九』   『游走』
Tags :             

女人与婚姻

2009-01-06

她在新年刚过的第二天夜里发来一条短消息
“我与尤3日订婚 5月结婚” 看着这条短短不足20字的消息我有些惊讶

一直以来 我和她不论分隔多么遥远 都始终没有中断过联系
一直以为她的敢爱敢恨 是我所不及的 我一直感叹自己永远没有她对于爱情的那种勇气和那份执着

我们一起目送并见证着身边的女友一个个走向红地毯
最后我们一直约定说 谁会最后结婚就当另一个人的伴娘

我们共同看着彼此成长 听闻对方所有情感上和生活上的境遇
我们总是鼓励对方 不要丧失希望 我们都会遇到一个适合自己的男子

依稀记得2个月前 她还在一段情感中 痛苦的挣扎 无法自拔的悲伤
我一直为此担心许久而束手无策 安慰其实在这种时候是无济于事的 谁都知道放手谈何容易 况且彼此是爱着的

也许正是经历了太多的轰轰烈烈 如今反而可以泰然的去接受 平静的面对
曾经身边的一些朋友包括自己都认为 可能自己才是其中最可能闪婚的 事实上我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那么的洒脱

反倒是她 让我狠狠的吃了一惊 不管怎样 我依旧在她订婚的日子打去电话送了祝福
我很想当时能够在她身边 分享她的幸福时刻 我想像着她甜蜜的笑 和被宠爱的样子

我回想着 我们之前一起写过的东西 送过的礼物 中学时最快乐的时光
我回想着 我们曾经经常斗嘴 恨不得再也不理对方 她总是那个最敢点破我痛处的人

母亲常和我说 婚姻是爱情的保障 也是对你自己的保护
也许吧 我不知道是否该同意她的观点 因为总觉得她的话 依旧是将女性放在了弱势的一边

不论如何 我希望她幸福 和全天下所有幸福的人一样
还记得一次我们逛到售卖婚庆用品的地方 她看着一罐蜜说道 这个不错 送糖多没新意 送蜜多好 甜蜜蜜的

希望待到春暖花开 5月婚事的时候 我定会陪着你奔向幸福
期待到那时每个人都可以分享到甜甜的蜜 或许会是什么更特别的⋯⋯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