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证

2009-02-27

想说结婚证 但结婚证和我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只是因为好友昨天给我发来短消息说 我们领完证了

恩 这真是一件该好好庆贺的事情
一辈子也许 应该说应该就只有这么一次体验吧

这让我想到父母的结婚证
他们的年代 结婚证上没有彩色照片 纸张单薄

红色的封面上用工整的宋体字印着黄色的“结婚证”三个大字
翻开内页 左侧还有红色的大字 内容则是毛主席关于计划生育的最高指示

那个红色的年代 那张薄薄的纸 从此承载了两个人之后的生活
如今的结婚证 似乎不但有彩色照片还有塑料封皮 好像少了毛主席语录

除了父母的结婚证 我似乎也未曾亲眼见过身边任何朋友的结婚证
如今看来 结婚证的意义似乎并不及上一代人眼中的那般重要

不管如何 结婚证作为一种感情的依据 必须好好将其保留终生
那鲜红的颜色 也不是适宜随时拿来端详的 还是应该将其束之高阁之中⋯⋯

此时此刻

2009-02-25

此时此刻喝着小瓶装的青岛啤酒
开着msn和久违谋面的朋友互诉衷肠

尽管外面已经多日没有见到太阳
但此时此刻窝在温暖的房间里却觉得知足的很

很多朋友认识过 然后又渐渐疏远
有些朋友变成了一辈子的朋友 尽管我们不在一起 我们各自生活

很久没有这么毫无顾及的一起聊天
仿佛时光又回到了我们刚刚认识的那段时间 无话不谈投机的很

兴奋之时 又开始回忆曾经一起经历过的种种惊险之事
那一切场景又清晰的回到脑海中 却又再也回不到当时

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纵使印象再深刻 那也是昨天的印记
那些或欢或悲的画面也都成为里一种深藏在心中的记忆

周末时 兴冲冲的挑选了一堆照片拿去冲印店
自打开始用数码相机 几乎再也没有去冲洗过什么照片

那些过往的照片就那样死气斑斑的被存置在电脑硬盘中
偶尔兴致一来 遍从头到尾的浏览一遍 而机器始终是机器 说不定哪天就又崩溃了

近来 觉得生活安逸无恙 于是乎在想 或许就这么安逸的过下去
再次翻看文件夹中的照片 我觉得我应该把其中的一些冲印出来 可以常常在看得见的地方看见

不断地看着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 看过的风景 品过的美味
希望有些东西不再会有巨大的变动 希望风景会越来越多 地方会越来越远 心却越来越近⋯⋯

Categories : 『呓语』
Tags :           

紫阳花日记

2009-02-23

小时候 常花很长的时间读书看报
夜里常常是捧着书睡着的 读书似乎是一种很好的睡前方式

如今难得进一次书店 但每次进去必定不会空手而出
通常算来 我读一本200页的小说可能只需要一个晚上

大学时 下午若遇到没有兴趣的课
我会趁老师转头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直接从后门溜到图书馆 一泡就时一下午

某一学期 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 把图书馆里所有村上的书都扫了个遍
之后也看过渡边淳一的书 却印象不深 可能当时的我还是更喜欢文风直接的村上

后来因为劳于搬家时 书太多太重 我就一直尽量克制着自己的购买欲
有了电脑 可以上网后 看书的时间更是远远少于从前

但是 有三种状态下 我还是喜欢手捧一本书慢慢的打发时间
状态一 阳光很好的午后 一个人坐在某一街角的咖啡馆 书的及时出现是最完美的

状态二 在家时 打扫完卫生 或是冬天早早躺进被子 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
状态三 坐火车或者飞机的时候 如果没有书在身上 那对我来说简直比死了还难过

即便通常在状态三下 我并不可能读完两本书 但我还是会背两本在身上
这个习惯几乎没有改变过 而且最近几次买书 都是在机场的书店

《紫阳花日记》是在去厦门时的机场买的 当时并没有看到作者时谁
而是先看到了这本书的封面 这并不是一本设计精美的书 我却被封面的颜色所吸引

从书架上拿下这本书 才看到作者是渡边淳一
我几乎没有翻阅它的内容 而是本能的决定要买下它

之后我在10天内分了4次将这本书看完 始终认为这本书的结尾收的非常好
这时候才恍然顿悟 原来大学的时候没有喜欢渡的书 是因为他写的更加现实

如果现在再问我更喜欢渡和村上 可能我会说是渡
在这点上 也可以看书 我以前极力讨厌或者不喜欢的东西随着年纪的增长真的会发生变化

紫阳花日记 是一个已婚女人藏在自己卧室床下的一本看似普通的日记
日记本的封面是紫阳花的样子 紫阳花 其实就是“水性扬花”的由来之物

她密谋了用日记 让丈夫窥视她内心世界的一个大圈套
让身有外遇 却不知情的丈夫在某一个不小心的偷窥后进入她的大圈套

这是个有智慧的女人 与男人的相处其实会有种种的问题
重要的是在于女人对于有外遇的男人的处理方式 若是将问题只是公开表面化 结果只能是不欢而散

而通过一个日记本的点滴记录 却在最后拯救了一个家庭
整个故事的构思非常值得研究 并且我认为身边的人都很有必要阅读这本书

可以通过这本书 明白许多相处的原则或者是一种相处上的平衡
用智慧与男人作战 永远都胜于用武力和男人抗争⋯⋯

通灵

2009-02-10

如今对于写文字的行为总是有点躲躲闪闪
似乎总觉得满肚子的寸断情长需要慢慢的疏理清楚

对于曾经避讳的问题总是更加坦然和直白
或许这正印证了年纪大了的事实

这两天总是稀里糊涂的乱做着一堆有的没的梦
大部分的时候只是散乱的不切实际的内容

但有件事情是让我印象深刻的
因为对我来说 之前是不存在与故去的人在梦中相见的

然后我接连两天梦见儿时伙伴已逝的母亲
我还清晰的记得 在儿时伙伴出嫁的前一天她的母亲也层出现在我的梦中

想到这里 当时梦中的场景依旧会浮现出来
妈妈说 可能她真的是托梦来感谢我们的

第二天我以伴娘的身份将好友送入美好的婚姻之中
我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好友生怕她在当下情绪会受到影响

但事隔将近一年后 为何她的母亲又两次出现在我的梦中
这着实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究竟是要向我传达什么样的讯息

我一直在琢磨 在路上走了一天始终没想出什么答案
这两天总爱没目的的一直走 边走边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事 心情便会大好

但愿风和日丽 她的母亲也只是来探望我而已
希望我的好友幸福 希望吧 希望都是美好的⋯⋯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行走鼓浪屿

2009-02-02

和女友叫嚷了好几年要去鼓浪屿上华丽享受阳光的计划终于成形
女友并没有如期与我在厦门相见 于是我和爱情一起在鼓浪屿上穿巷走道

冬天的环岛公路在当时的我看来并不美好
并且所谓的被描写的很有情调的曾厝垵 其实只是个让我无法接受的完全没有感觉的小村落

第一个晚上是最折腾人的 预定的客栈与期望中的模样相去甚远
最后只得在冰冷的房间里上网 寻找任何一个有空间的星级酒店

爱情说 必须要舒服  我奋力的点点头
那一刻我知道 爱情有多么的焦躁不安

之后也没有选择住在岛上 因为相对来说 这样的天气住在没有暖气的房间还是无法让人愉悦的
鼓浪屿上的游客熙熙攘攘 吵闹着叫嚷着 完全破坏了以为是静寂小岛的幻象

岛上唯一让人惊喜的事情就是 上上下下 记不清的坡 却永远迷不了路
尽管也从来没有找对路 但我和爱情一起往一个个无任问津的小路走去 无名的小道探进去 总是发现惊喜

天将黑 没有灯光的老式洋房散发出一种鬼魅的意境
左看右看 实在觉得这些被荒废的洋房真是拍摄恐怖片的不二场地

每日乘坐快艇 只消一分钟 便可到达岛上
在岛上唯一可做的事情 就是不断的行走 然后寻找气味相投的cafe店小歇一会

naya的老店 陈旧的墙面和桌布让我有些失望
倒是“赵小姐的店”乍到时让我有些惊喜 许或是因为用了我爱的紫色做墙面吧

在”张三疯的奶茶“店里没有看到名叫”张三疯“的猫 只看见了满墙的留言和放满四层小书架的留言本
原来真的有那么多随时喜欢来点小抒情小感动的文艺范们 看来纸笔在某些时候还是必备的东西

看着满墙的小纸条 不自主的慢慢翻看起来 有些美好的字迹还是激起了我的阅读兴趣
而那些多半字迹丑陋的纸条 着实让我有种想将其从墙上扯下的冲动

”judy’s cafe“只路过一次 后来再也没有能力路过 每天行走却总走出不一样的路线
这也是在岛上的一种乐趣 而刚刚开张的”槠家园cafe“从服务到口味都很是问题 真为那块地方感到可惜

出行中 与爱情发生了一次非常严重的口舌之争
那一天独自在陌生的城市行走 独自发现一些美好的东西 无人分享 无人诉说

幸而 我们最终和好如初 我想争吵总是会存在的
通常 我想的是 Love and Be Silent 而爱情想的是 love let’s talk

行走中的争吵 也是一种学习和成长 相互磨合
去永定看土楼的行程就变得简单很多 土造出得楼依旧坚固如初

方形的 圆形的 从外看 在内瞧
两仪四象八卦 统统能看得出个门道

又一次出发 又一次结束
和爱情依旧一起 依旧计划着一起的下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