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水

2009-04-19

每天埋头于无数的e-mail喝无数琐碎的事情中 常常忘记要喝水
从小我就不是很喜欢喝白开水 淡而无味的东西是激发不了我的任何欲望的

但是小时候很喜欢在大冬天里 放学到家就咕咚咕咚的灌下一大杯凉开水
父母每次都会说 冬天是不可以这样喝水的 要喝热的 可我始终也没改过

放学回家 就是一个搪瓷缸的凉开水倒进胃里 不管冰冻 只觉得浑身爽快
大学以后开始不住在家了 也就渐渐的改了这个习惯

白开水依旧不会成为我的止渴选择 总是喜欢用带汽的饮料来作为止渴的水
而且通常我喝水的量都十分的少 几乎是常人速度的三分之一

不到渴的不行  从来也想不到喝白开水
于是之前家里的饮水机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个占地方的东西

烧白开水 通常也是在一个人的情况下 泡泡面来用
即便是喝酒喝到次日清晨因口干而醒来 依旧最先想喝的是牛奶和带汽饮料

我很怀疑像我这样一个长期不爱喝白开水的人 身体内是否会缺少某种物质
可能会让我不健康或者消瘦 至于人每天要摄取八杯水的量 我想 可能我需要一个星期才能达到

可是喜欢就是喜欢 不喜欢就是没记性要去喝
就好想有些人只爱喝可乐一样 可乐当水饮 似乎变成一天不喝 身体就会不舒服一样

我想 随便是白开水还是饮料 只要能解决我眼前的口渴问题 就是我需要的
所以不爱白开水就多喝其他饮料补充水分吧 尽管我明知道这样不健康⋯⋯

Categories : 『呓语』

般配

2009-04-11

自从和他在一起后 我发现自己确实越发的幸福
这种幸福无法用言语去形容 但自己内心对于感情的看法有了明显的转变

以为自己是会孤寡终生的女子
因为命书中有言 年老后鳏寡孤独

空窗两年之后 遇见了他
母亲说 这是缘分 好吧 这就是缘分

他对我的宠爱 远远超出我的预想
他对我的好 是那般的真诚和刻骨

他终于让我懂得 在爱的时候不要吝啬爱
我从此也学会了为了爱情付出 不再只是佯装着默默等待被爱

我们看起来很般配
这似乎是从来没有用在我和一个男人身上过的形容词

举手投足间都能感受到我和他之间的那种幸福
这是身边所有朋友几乎都和我说过的话

我想如果一段感情
连身边所有的朋友都大加赞赏 那应该就是般配吧

他总是容忍我偶尔发作的坏脾气 他的包容让我觉得理亏
他在过马路的时候永远都紧紧的扣住我的手 尽管有时捏得我生疼

这一切 都让我徜徉在甜蜜的爱情之中
如此美好 那就这样继续手牵手的一起往下走吧 ⋯⋯

Categories : 『久九』

成都的城

2009-04-10

去成都是在看了贾章柯的最新电影《二十四城》之后
原以为电影中 只是含沙射影的点到为止 直到亲眼看到楼盘广告才恍然顿悟

暂且撇开这些不说 重点还是说说在成都的一周
刚下了飞机 见到一年多没见的女友依旧从老远处挂着她标志性的笑容 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没有太多虚情假意的寒暄 就立即进入从前一起出游的状态
肆意的开着玩笑 大笑着 八卦着各种可以拿来或者不值得八卦的事情

成都的空气中总好像充斥着安眠药一样的让人犯春困
酒足饭饱之后 就直想找张床躺下小歇半会 这让身在上海一直失眠的问题全然不存在

情投意合的朋友在一起干什么都觉得开心的不得了
在成都以住了近两年的女友带着我们吃各种地道的成都小吃

从番茄煎蛋面到红油抄手到甜水面再到必定要尝试的成都火锅
从田鸡到麻辣兔头到美味串串香 然后是肥肠粉 干锅肥肠 还有辣到不行的自贡菜

我边吃边伸着舌头 和好友抱怨 这样的吃法回了上海估计吃什么都没味
成都的菜多油 连吃火锅的沾料对我来说也就简直是一碗香油

不过 对我这种饕餮客而言 这样的油总是在几餐之后便慢慢适应
随便一家街头小饭馆 估计都能轻而易举满足我的胃 只恨自己没长两个胃

大家一起在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里闲逛 晚上去小酒馆喝酒
阳光大好 好得让人心情舒畅 接着去了锦里 发现这里居然有生长在水里的马蹄莲 美不胜收

民间手艺人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 全因大家想看看这些即将失传的民间艺术十如何诞生的
放弃了传统的旅游景点 只想真真切切的感受成都的生活

选择性的去了杜甫草堂 竹林绿悠悠让人赏心悦目
清爽的空气 再坐下喝上杯茶 看着周遭的当地人 形形色色 晒着太阳打盹的 打牌的 发呆的

再结伴去人民公园 吹肥皂泡 开碰碰车 看着老头放起的高高风筝
拍最古老的大头贴 挤在老头老太的中间 和他们一起跳老式的交谊舞

我和石头一路走 一路踢来踢去 幸福无比
喜欢在这样的天气 做这样的事情 仿佛回到小时候 只不过小时候是和父母 现在是和他

之后的几天 我独自待在成都和女友互诉衷肠
每天吃喝 发呆 睡觉 聊天 那种感觉就好像多年前 我们一起结伴去云南一样

成都就如同大家形容中的一样 悠然自得 闲情逸致
喝着茶 打着牌 或者干脆凑成四人一桌的搓着麻将 无比惬意

不禁感叹 怎样都是活 为什么他们就可以活的如此安逸
而我们 总是表面平静 内心却在波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