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三月不一般

2010-03-28

先是blog突然间歇性死亡 “被河蟹”的让人一头雾水
完全是个私人说说自己小日子的地方 也会惹上这种命运

好在这一切都回复了回来 写的东西都没有丢失
可以继续在这里发发牢骚 上上小菜 以示纪念已经过去的日子

三月的忙不是一般的忙 疲于搬家与工作之间
一个完全新的空房子 被一点一点的填满各种生活的器物

打包整整打了三天 起码包了30-40个大大小小的包
从来不曾想到 住了一年的房子竟然装了这么多的东西

很多东西 带着各种记忆 不舍得丢弃 但再看看满房子的包裹 决定还是扔了算了
其实很多东西就那么一直搬来搬去 从来不会再去用再去穿 人有时候就是恋旧 这样一点都不好

想通了 新的房子 新的生活 不要的全扔光
第一天去打扫房子的时候 路过一家旧货店 一眼就看中了摆在门外的一个暗红色牛皮箱

用了远比我想像中便宜的价格收回 放在新房子的客厅中 很是搭配
花了3天的时间 陆续搬家 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一点点的蚂蚁式的搬家法

父亲也成了我的救兵 男人在搬家的时候显得尤为重要
最重的永远式那些书 还有我心爱的厨房用品 不但重 还易碎 谁能放心别人搬

辛苦了他了父亲 也幸亏有了这样两个男人 才让搬家变得很顺利
母亲接连打3天电话 询问是否需要帮忙 拗不过她 只好让父母再次过来帮忙打扫看工人装东西

不得不承认 父母真的很重要 装电视 装橱柜 无一不需要有人在家候着
恰逢这周的工作也特别多 需要外出开会 于是父母也就顺理成了最适合在家候着的人

去了两趟ikea 买齐了所有需要的大件 因为它的确够快 服务也确实很不错
新家慢慢开始有了雏形 有了自己的烙印 有了生活的味道

新房子的前面有座十分漂亮的教堂 想想看至少两年要生活在这里 其余的细节再一点一点完善吧
不用抱怨生活 换新的环境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件好事 尽管其中各般滋味但最终的结果还是让人有种成就感和满足感…..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失踪的k女子之谜

2010-03-14

有些时候 直觉这个东西真的很奇妙
在我突然开始对k女子担心起来的第二天 另一位和她熟悉的j女子向我询问k女子的行踪

只见过j女子两三次 彼此之间并不熟悉
是因为k女子 才有过那么几次短短的接触

她突然在msn开始问我 和k女子是否有过联系
此时 我想 k女子真的是完全消失了 因为没有任何人知道她在哪里在干什么

迫不及待的与j女子通了一通电话
彼此将自己知道的情况核对了一下 最终的结论真的是我很不愿意去面对的

当然 k女子应该依旧是安全的 因为起码得知她似乎和家人还有联络
但至于为何她要躲起来 看来真的很可能是因为逃避为其男友各处筹来的钱款

至此 我真的对于这个女人在这段感情中的愚蠢感到无比的不可理解
所有这一切的发生都是从她认识那个所谓的有钱男友开始

之后当身边所有的朋友都不断地觉得这个所谓地有钱男友存在着很多不可信之处
一再提醒k女子要好好考虑 千万不要被眼前所迷惑

难道恋爱中地女子 智商真的可以低到不可预估的地步么
这个男人不但骗光了她的钱还说出各种不靠谱的谎言让k女子继续向身边的人到处借钱

结果当然显而易见 所谓的有钱男友 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没有什么所谓的船业老板的父亲更没有身在法国的母亲 所有这些全部是用来骗人的

可是为什么所有人都看出其中的蹊跷 k女子本身却对此依旧深信不疑
我真的为此感到很可惜 我想也许k女子此时正在一个环境并不是很好的房子里 担惊受怕的过着日子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么?
一个虚假的男人就这么毁了一个好好的k女子 我还能做些什么⋯⋯

Categories : 『久九』

失踪的k女子

2010-03-04

突然间 想到k女子
我们是在一个很奇特的场合第一次见面 而那一次她是为了工作 我是为了帮忙

可能事隔三四个月 k女子找到我的联系方式
于是我们开始浅浅的交谈 很快发现彼此算是投缘 渐渐便成了熟悉的朋友

k女子已过而立之年 却不曾看得出
常常见面是还是穿的花枝招展 头发歪歪的扎向一边 很入眼

k女子继承了北方女子的豪迈和直爽 嗓门也足够大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 总需要找些本身环境嘈杂的地方 已掩盖我们本身的分贝

尽管在一个城市 见面的机会并不是很多
大部分的时候是在网上互相寒暄几句 但是友情一直淡淡的在那

k女子在选择男人的时候 总是会有些让人意想不到
总认为面容姣好的女子 在感情上也是一如既往的理想主义

她却不同 从开始有些惊讶到之后的久而久之 也就慢慢接受
她说喜欢年纪大点的男人 甚至有过婚史的更好 我很不能理解她为何有这样的想法 但感情的事 谁都说不准

结果最终很奇妙的和一个年纪小她的男人走到了一起
我直到今天都不曾见过这个男人 尽管k女子说我们很早之前一起吃过饭 或许真的太过普通的长相我实在没法记住

至此故事当然没有结束 自打她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之后 就发生了很多离奇的事情
放着好好的工作 她毅然辞了职 接着跟着男人去了成都 至于做什么完全不知晓

如果她是幸福的 或者我感觉得到她得幸福 那可能也就不会有我现在得担心
年前 一个半夜的电话 让我的担心变成想彻底拆开他们 直觉告诉我她真的有问题了

电话的内容不想再去多说 只记得第二天自己一直劝她和哪个男人分开
她只是淡淡的说 没事的 过几天就回上海 但是从那之后 直到今天 她仍然不知身在何处

我甚至不敢去拨她的电话 我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会发生
女人被感情冲昏脑子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我很担心她 不知道失踪的k女子是否能够感觉到⋯⋯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24小时

2010-03-02

年后就开始忙碌起来 没有什么空闲的时间可以自由打发
几近半夜甚至清早5,6点依旧在脑子中思索众多事情

很快24小时就过去了 睡了一觉起来 没几个小时 天又黑了下去
这2天的阴雨连绵更显得窗外景色萧条 恨不得把一小时掰成两小时去用

尽管大部分时间在家工作 但依旧觉得压力无处不在
有时暗暗的要骂上几句 是因为实在觉得做的恼火 尤其看到本该简易却被弄得复杂的项目更是无明火一肚子

一直以来 我都是个急躁的人 尤其怕身边有些手脚不利索的人跟着做事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急性子应该都受不了慢性子做事 看慢人做事简直觉得那好比在荒废时间

堆积如山的事情 总算在今天有了点小小的结果
但愿再继续下去的话 不要再如此的时间紧迫 抢着时间做事情简直就是恶梦

诚然 工作就常常需要如此 尽管我并不热爱 但又常常得到很多
尽管极度的抱怨 却依旧能一丝不苟的工作 我简直就是人格分裂的初级代表

换新房子也是心头一等大事 经过长达1个月的看房期 仍然没有一处让我基本满意的房子
房价像抢钱一样的疯涨 我简直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谁让我就死守着法租界这块黄金地段呢

只好安慰自己说 房子和男人一样 是靠缘分的 求不来等不到 而是碰巧碰到的
安慰是安慰了 但是房子一日不确定 心里的石头就一日无法落下 于是又开始整夜的失眠

或许3月是个好兆头 春将至 可能机会就会慢慢多起来
但愿吧 24小时可以像房价一样涨成28小时 或许到那时 还是认为28小时继续不够⋯⋯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