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喜与悲 五月的香港与上海

2010-05-28

五月 仿佛是一年中最好的时节
很多人选择在这样一个温度适宜的时候出嫁或者出游

五月 与我来说 更是有太多重意义
母亲的生日 父母的结婚纪念日 心爱的男人的生日 男人的母亲的生日 男人父母的结婚纪念日

如此多的情感交织在一起 让这个季节变得不那么平淡
趁着男人生日之际 我以女子特有的浪漫情结制造了一起香港之行

我喜欢香港 尽管它高楼林立 破旧不已
隐藏在小路间的众多茶餐厅 甜品点和粥粉面馆 统统都是黄底红字的招牌

吃完此记再吃彼记 大呼过瘾
贪食之欲 真是无可救药的强烈

除此之外 半山扶梯的西式餐厅和山顶的风景 都让我无比着迷
红色的taxi在山路上上下下的快速穿行 许许凉风吹来 那一刻真是觉得生活美好

不像其他去香港的女子 我并没有肆意的shopping
钻进充斥人潮的商场不到3分钟 立即拉着男人闪了出来 反而是悠闲的在机场里逛逛会更适合

意犹未尽的回到上海 再一头扎进滞怠半周的工作之中
一边脑海中还在闪现荷里活的无限美妙 一边是半吊子的该做的工作 十分复杂

让我性情更为复杂是是另外两件不得不说的略显悲伤的事

一则 一女友腹中八个月大的混血宝宝由于脐带饶颈 不幸夭折
得知这样的消息 无法置信上周还一起聚餐的女友此刻却要承受如此之大的痛

不知该如何去安慰 不知能做什么才是对她最好的安慰
仅许我继续默默的为她祝福 希望她能安好的渡过这个悲痛的一关

二则 2010年5月28日9:30 ,93岁的奶奶在持续高烧不退的情况下走了
我没有特别大的悲痛 没有像当年爷爷突然的离去那般的难过

我想每个人都会经历生老病死 已经卧床6年的奶奶 此刻或许是得到了最好的解脱
在她走的前一天晚上 我在医院静静的看着她 为她擦拭眼角的泪 我知道她一定很难过

尽管她没有睁眼看我 也无法张口说话 尽管最终她什么都没说的就离去
我想她应该走的很安详 因为她的孩子都在最后的时刻陪在她的身旁 ⋯⋯

买菜是一种态度

2010-05-10

下厨是我喜欢的事情 可类似买菜喜欢这种处于下厨前后要做的事情都都打心底不情愿
每次去菜场看到已经买号菜的人 提溜着几个小塑料袋悠哉悠哉的往回家的路走 我就心里纳闷

为何别人每次买菜就能提溜几个小塑料袋回家 而我每次买菜都像是去了趟大卖场一样
这个买点 那个买点 尽管有时候是很有计划性的去买东西 仍旧会超出预想

买菜的袋子重到完全没法用一只手提起来 尤其是调味品的瓶瓶罐罐
实在不晓得是什么原因 每次买菜 总能买出一堆之前没有想到要去买的东西

买菜的时候 总有些小贩用着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我 大妈大爷对于我这种的也要多看几眼
外表总是让人疑惑 似乎这样的外表不象是会下厨的人一样 碰的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对于菜或肉的价格 永远不会多问 小贩说多少就多少
同时在一家买上好几样 也就会按着小贩说的总价给钱走人

我总是认为就算小贩骗了我 还是比在饭店吃便宜
就抱着这种乐观的心理 我一直在菜场闯荡至今

自认为没吃过什么亏 反正每次买菜回来 都会有小贩送的免费小葱
母亲说 真是笨 那还不是算在你其他菜钱里了 葱能值几个钱 可我还是一副很会持家的样子 反驳到 那反正也是送的

小时候会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座上 和父亲一起买菜 对于葱和蒜的区别一直也没搞明白
转眼 起码也有10多年没陪父亲买过菜了 突然有点想念从前的那种感觉

父亲买菜多 母亲做菜多 洗碗就成了我赚零花钱的方式 尽管我讨厌喜欢
但在当时 那是一种乐趣 因为洗碗变成了一种变相的石头剪刀布的家庭游戏 甚是温馨

刚刚过掉的母亲节和母亲的生日 除了电话 没有给母亲准备任何礼物
因为突然发现其实准备什么礼物 也没有抽空陪陪她更有意义 尽管每次见面都是有限的

突然想到之前看到的一种说法 十八岁之前 你都是属于父母的 十八岁以后你是属于你自己和你朋友的
这种说法不无道理 所以还是应该多陪父亲买买菜 看看球 多陪母亲说说八卦 聊聊感情…….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到处散步才是正经事

2010-05-07

尽管搬家已经一个月有余 却从不曾想到比邻的襄阳公园是如此的美好
除了少了可以懒洋洋躺在上面晒太阳的大草坪 其他都让人觉得生活原来如此美好

进入公园没走两步 便看到一位中年男子蹲在地上 以水代墨的在地上工整的练着毛笔字
以我对书法浅显的认识 似乎这位男子写的是小楷体 十分秀气 水字在阳光的照射下很快消失又被一行新字所取代

写字人没有抬头关心是谁在看 只是自顾自的依旧埋头写着
这年头 能写得一手好字的人越来越少 而我始终觉得一个男人如果能写得一手好字一定会是心静如水的男人

继续像前走着 一群老头正躲在凉亭里三三两两的下着象棋 下着围棋
腿脚不好的老人惬意的坐在一旁观望着 时不时的发出唏嘘声 想必是在为走错棋子的下棋者感到惋惜吧

太阳正好的午后 这样四处散步变得十分有趣
在公园的最后 看到一处可以坐在室外的餐厅 位子已经被想享受阳光的人占满

只能先继续向别处前行 偶遇挺着八个月大肚子的女友和她刚从加拿大回国的男友
女友一脸幸福甜蜜的笑 那种笑是不同以往的笑 那种笑中带着太多喜悦的情感

很多时候 当你做好所有的准备想要制造出一个小生命时 往往 事倍功半
常常就在于一个不经意 恰巧能够产生一种的神奇的力量 至此一个新的生命产生了

转了一圈 室外有了空位 于是打了通电话 邀请他们一起加入下午茶
说时下午茶 其实时下午酒 四个人围坐在太阳地下 将一瓶气泡酒消灭一光 当然女友是无福消受的

喝完酒已经时傍晚十分 人开始微微的小晕 这种感觉特别美好
于是挽着男人走去路口的拉面馆 一人吃下一碗热腾腾的兰州拉面 心满意足的牵着手慢慢走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