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在云南-第九篇

2006-08-29

(九)丽江边束河阵
2006.6.8
那天的酒致使我整夜未眠 看着窗外慢慢透进光
我决定在这个清早出门 记录清早的古城

还未出客栈就看见一个男人在练YOGA 很入神的样子
我在躺椅上晒着太阳 等着头发自然风干 这样的早晨很美丽

出了客栈 巷子深处都很安静 没有路人没有游客
我喜欢这样的早晨 一个人悠然自得不受打扰的穿行在各个巷子里

身影被刚升起的太阳拉得斜长斜长的 相机没有停下
一直在捕捉天空 房子 细微的一切 只要是我认为美好的

中午十分在一个纳西朋友的家中大院 喝饱了上等的蒲尔茶
吃了朋友妈妈亲手做的粑粑 觉得美味的很

待女友醒后 我们搬至中外交流工作室 整栋房子刹时就变成我们两的自家别墅
清理完 打扫好 舒坦的住下 幻想着在这里好好的过上几天

因为讨厌吵闹乏味的酒吧街 晚上只选择去了离住处较近的在水一方
坐在露天的地方 听着手鼓吉他 喝着小酒闲聊着

然后开始计划着骑车去束河古镇转悠一圈
第二天租了车在一当地朋友的带领下 慢悠悠的来到束河

这里远比丽江清净的多 进到古镇先在朋友的移动咖啡车那喝了咖啡
之后就是顺着古镇转了一圈 酒吧都是还河而造

啤酒蔬菜就在河里自然冰镇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喜欢这里远远超过丽江 盘算着之后再来这住上一天

因为认识了当地的朋友所以可以吃到一些奇异的东西
比如辣排骨 我们骑行到一个类似菜场的地方 才知道还有这么个地方

辣排骨自然美味 但也要你找对人家
但是我们有人带路 所以自然吃到的是最美味的 现在想想依旧口水乱流.....

Categories : 『游走』
Tags :                           

烂在云南-第八篇

2006-08-16

(八)杂家丽江
2006.6.5
周城的扎染一点没有让我提起兴趣 忘记品尝美味的沙锅鱼
大理每天的晃悠 还是暂时离开去到别的地方吧

三个小时后 我依旧背着来时的那个大包一脚踩在了丽江的石板路上
我的小鞋跟一路没有停止塞进石板路的缝隙里

包重重的压在我的背上 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
索性脱去鞋子光脚踩在青石板上 都说这是个休闲的城 那就做一切想做的事吧

管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或是怎样
但我知道 当我到达这里的时候 我的第一感觉是 人多

朋友的中外交流工作室暂时没人 第一个晚上我们在东岜客栈扎下
一切收拾完毕 夜色渐渐降临 九点出去转圈

所谓的酒吧一条街被一条河一分为二 两边的嘈杂让我无法忍受
隔着河对着歌 恶俗的让我有些想丢瓶子 但第一天还是感受一下再说

选了较为安静的酒吧坐下 一瓶VODKA三个人 红牛以兑
喝吧 喝醉了再说话 我坐在房顶边上看着整条街的人

无味的酒吧街 我只想赶快喝醉 好好睡觉
然后这个没什么路灯的地方让我第一天就摸不着回去的路

巷口都是那么的相似 只好电话客栈的老板出来接应
回到客栈 一点睡意没有 只盼着天亮起来出门转巷.....

Categories : 『游走』

烂在云南-第七篇

2006-08-15

(七)洱海看海
2006.6.2
天气真的开始好了 脚也开始蠢蠢欲动
洱海不去 就好象是枉来了大理一样

太阳晒着的皮肤开始泛出些许的古铜色
其实洱海不是海 更是一片大湖

天上的云慢悠悠的移动着 划过你的头顶
水静静的不动声色的流着 没有一点声音

看见远处有长长的堤坝 忍不住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穿过无名的小巷 看见一些质朴的当地人 长者穿着漂亮的手工衣

询人得知穿过柳树林 便能看见堤坝
有时你看见的地方 心里想着可以轻易到达 实则不然

看见一群孩子光着身子在水里嬉戏
拿出相机开始记录他们的美好时光 孩子们看见之后穿上小裤衩蜂拥而上

以为是很友好的帮我带路去堤坝 不断的要我帮帮他们拍照片
我以为我是碰到了一群天真的孩子 然后之后他们口中的种种问题却让我愕然

堤坝终于是走不上去的 只能在远处看着
堤坝太过于狭窄不足以一个人站立 于是站在石头滩上拍下美丽景色

孩子这时还是向我索要钱 我突然觉得这很糟糕
打破了所有的美好 于是抓着女友迅速逃离

坐上马车 一路晃晃悠悠的回到古城里
一路上的绿色养眼的让我不禁想置身其中.....

Categories : 『游走』
Tags :       

烂在云南-第六篇

2006-07-16

(六)苍山鸟瞰
2006.6.1

儿童节已经远离我这样的年纪了 但是适时的找乐还是必要的
痛仰的雨爷爷们一走 雨也就直接被他们带走了

中午醒来 天空已经无雨 不能再把大好的时间浪费了
有人说苍山是用来慢慢爬的 所以已经在山脚下的我为什么还要再等待

李药师背着个采花筐领着我们走上了一条小道
总在身边看见许许多多的墓碑 说不出的感觉 象是置身与另一个世界

走着走着 总觉得路不对 但又没有更好的选择 只好跟着继续走
一次一次的走到死路再退回来 走上湿滑的路 垂直的让人没法往回看

其实上山一点也不容易 因为之前的雨水太充足 石头上总多少有些青苔
口渴的就差点要死在山上了 走了两个半小时后总算是看见了有个寺庙

被人拉着拼命的往上爬 头也不回的爬
终于最后算是活着站在了苍山上看见了无比美丽的风景

这个时候天也开始放晴 你可以感觉到云就在你的头顶上快速的移动着
什么都在眼里匆匆而过 你象是占有了这一切 这个时候我在想我是多么的富有.....

烂在云南-第五篇

2006-07-16

(五)雨一直下
2006.5.30

昨天在大理的一个文具店里买了一本A4的素描本
但我知道我是不会用它去画什么的 只是用笔在上面写下一些字

直到这天 大理已经下了三天的雨 没完没了
心情总是会受到天气的影响 因为在有蓝天的地方去看不见蓝天

每天昏昏的睡来睡去 饿了便出去吃些零碎的东西 懒字被无限放大
看着天 想着时间在一天一天的被浪费 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去打发时间

身边的人每天都在醉生梦死 大理就是这样的地方
你可以对于身边的一切不予理会 也可以自然的加入 这里没有半点的做作

醒来的人开始一天的持续的飞啊呼的状态 你可以只是在一旁观望
其实这很有意思 你可以发现一些奇妙的东西和一些曼妙的感觉

人在苍山下洱海边却一个也没有去感受
雨下的让人没有一点出动的激情 懒洋洋的晃着.....

Categories : 『游走』
Tags :         

烂在云南-第四篇

2006-06-27

(四)天天天蓝
2006.5.26
人在大理 休闲随意 每天踩着双拖鞋满街的逛
脚步不知不觉的比在上海放慢了五倍 就那样一步一步缓慢的向前拖行

抬头看天 总是有收获 因为每一天的云都不一样
你可以看着它们在快速的移动 对者它的镜头总是不舍得离开 生怕遗漏什么

吃沙锅米线 沙锅饵丝 凉鸡米线 便宜又美味
我更象是当地人一样的悠然自得 看着过往的游客心中窃喜

幸好大理古城也是四方的结构 四个大城门支在那
所以即使东西南北我依旧不分但还能顺利的走回住处

晚上在五十碗遇见了几个朋友 弹琴喝酒聊天
夜宵就是烧烤 每天如此 吃完回到五十碗的天台上看星星

突然意识到原来天上有那么多的星星
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看见那么多星星如此明亮的挂在天上

于是就傻忽忽的坐在那静静的看 动都不动
就这样足足过了近一个小时 我才想到该回去休息了

把所有的美意都带到梦里 一觉起来都是神清气爽的
第二天该干什么都不需要想 所有的事情起来再做决定……

Categories : 『游走』
Tags :         

烂在云南-第三篇

2006-05-26

(三)茶马古道
2006.5.24
从昆明到大理的火车已经跟这城市一样 脚步缓慢
总是半路临时停车 天黑了 只感觉到在一次一次的进洞出洞

三人一人抱了瓶啤酒开始玩游戏 事实上早在我们去火车站的路上就消灭了瓶红酒
晚上十二点一到 火车准点熄灯 再玩了会大家也各自爬上床铺睡觉

大理的天亮的倒并不早 早上五点半灯就亮了 到了快八点我们才到了下关站
之后便再转车来到大理城 四围全是城门 果然有种进城的感觉

几个人饥肠辘辘 随着昆明的朋友一起找了家早点店坐了下来
饵丝是这最常见的食物 直到今天 几乎每天有一顿一定是吃饵丝

惶惶悠悠的来到很多人之前向我推荐的鸟吧
最终挑了刚装修好的房住下 房间布置都不一样 很不错

酒吧就象大家共有的客厅一样 想怎么样都行
相机总是不离手 两个女人自恋的拍来拍去 不亦乐乎……

Categories : 『游走』

烂在云南-第二篇

2006-05-25

(二)说吧醉人
2006.5.23
我们在江氏兄弟米线店吃了过桥米线 这据说是昆明最有名的小吃
两人不知分量的点了一桌 吃到撑死 等着朋友来找我们

很不错 都是有意思心地好的朋友 带着我们去了洋人街乱逛
昆明的天黑得出奇的晚 8点半的时候 天还大亮

于是去了昆明的地下酒吧 说吧一样是经常有摇滚演出的场所
啤酒一上来吓了一跳 全是大瓶大瓶的上来 桌球桌又是出奇的小

之后就又来了些人 酒吧的老板 玩乐队的 做DJ的 各色人等全部聚合
筛子猜拳一起来 啤酒转着喝 一群人HIGH的不行

过了半夜一点继续去到路边烧烤 边吃边喝 大呼过瘾 好吃
近4点 我们才返回翠湖边的宾馆休息 定了11点的闹钟 希望准时退房离开

但是待到第二天中午 两人依旧赖在床上没一个人肯动弹 于是延了半天
睡到下午4点 打算和我们一起上路去大理的朋友买好了晚上11点的火车票

和昨天一样的一群人一起吃了伤心面 返回宾馆拿寄存在那的行李
一切准备妥当 一行三人上路 这时身边却莫名多出了个随行摄影师把我们送到了火车站…….

Categories : 『游走』

烂在云南-第一篇

2006-05-25

(一)处女飞
2006.5.22
从来就是有严重恐机症的我最终还是选择了从上海飞到昆明
当然身边还有一名女友的陪伴 所以倒是一点没有紧张感

上机前还在下雨 有在昆明演出的朋友告诉我那也在下
我害怕在天上没有好看的云可以拍

因为一直以来喜欢厚厚的云的感觉 所以拿着相机对着机舱玻璃拍个不停
一路都很顺利 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颠簸感 两人还在飞机上就开始喝啤酒

三小时的飞行终于结束 下了飞机如释重负一般 昆明的天也是太阳高照
其实往往是坐了飞机之后还想坐 我似乎就是这种人 于是被女友大骂

当然我明白得节省 因为我手上拿的任何一分钱事实上都不是我的钱
但我又改不了奢侈的惯性 两人到了昆明其实几乎没有认识的人

事情总是会有着意想不到的转折点 许巍在昆明演出 同去的乐队是海市蜃楼
于是就巧的很 把当地办摇滚演出的人介绍给我认识

我想如果不是因为这群可爱的人 可能我们在昆明的那一晚很在就睡觉了
所以说世事难料 旅行中的每一件事情总是很顺利的发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