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与告别的故事

2009-03-11

今天是最后一次去之前的住处 也是最后一次置身在它其中
三年前决定租下这个老式两层花园洋房二楼的房子 是因为一眼看到客厅中的壁炉

并且这套房子的地理位置也非常不错
不论是去静安寺 徐家汇还是人民广场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日子就这样悄然度过 回头再一想 已经是三年过去了
这三年的时间里 在这个房子中发生了很多事情 与我有关或者与你有关

半夜三更回去总是蹑手蹑脚地生怕惊动邻居
略微盘旋而上的老木头楼梯 有保留着当年的暗红色

刚住进那里的时候 总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多半时候 是在畅想当年这里住的人 这里发生的事情

常常在失眠的时候 翻身起床 打扫卫生 整理衣橱
有些神经质 却依旧自得其乐 那时候 一个人的生活 多半的时间还是快乐的

偶尔朋友过来小住 我们就会窝在小小的卧室里彻夜聊天
遇上一样爱喝酒的 就一起坐在塌塌米式的床边 边喝边扯

转眼三年过去 房中的东西越积越多
任哪都被我塞的满满当当 搬出前扔掉很多很多的东西

有些东西 就那样一直放着 从来也没用过
索性趁这个搬家的机会 心一狠 全部丢掉 反正都是些没感情的东西

如今房间清空 就如同当初刚见到它时的模样
好吧 我必须和你再见了 和三年再见 和在那里的日日夜夜再见 道别⋯⋯

安静

2007-01-20

刚刚回到家
买了些零食

其实小时候真的很爱吃零食
而现在就算是薯片也都难以打动我

这个周末没有叫朋友一起喝酒
因为觉得应该让自己好好的睡一觉

然而总是事与愿违
回到家依旧一个人对着电脑发呆

多么害怕孤独就有多么崇尚自由
与其为难自己 不如让自己看得更开

有些人走了便不再想回来
有些人走了却依旧依依不舍

一个城市或者说一个人能带给别人的究竟有多少
值得追忆的也好 应该放弃的也罢

终究你还是你 我还是我
你在你的城市里 我在我的生活圈

我们互相猜想着
远观而不近看

一切变得不再那么清晰
只有你还记得曾经的你

我依旧象往常一样
穿着黑色的衣服游走在同一条街道

不必再看到
不用再想起......

Categories : 『呓语』
Tags :         

2007-01-10

没想到一停就是一个月 其实该写下的事情有很多
只是忘了提醒自己去写 忘了要写什么

多事的一年终于过去 经历了太多太多
想得到的没想到的 得到的与失去的

很多事情在一种不平衡的状态下继续着
我依旧独自生活在这个城市

过着避开阳光的生活
夜半出现在无人的马路上

去过的地方 再次想起
依旧陶醉在那里

只是今天不再是昨天
现在我必须看着听着我不喜欢的东西

今年比起去年冬天更怕一个人
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一点

总是希望能有人陪在身边和我说说话
于是总是让身在别处的女友们来看我

有人说一个女人不要总想着得到太多东西
但我却总想要得到很多东西

拒绝别人的好 又希望得到别人的好
矛盾着矛盾着 就这么活着

其实我想的只不过是我要的
为何什么都那么难以得到。。。。。

Categories : 『呓语』
Tags :         

又到生日

2006-12-12

image

生日那天 除了最亲近的人 别人似乎都已经忘记
我也不再象以前那样会为此而有何兴奋

过了二十岁之后 似乎就不再对生日这样的事情产生什么兴趣
因为觉得不再是证明长大而是在一点一点的老去

现在常常会独自产生极其悲观的情绪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个人住了太久的原因

表面上永远看不出痛苦 而内心却万般的沮丧
总是想着是该做些事情的时候了 却无从下手

之前有一天 在酒吧喝了个烂醉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喜欢醉了之后坐在楼梯口乱哭

之后的整整一天始终没有恢复
一个人裹在被子里 头晕目眩

喝了点水也吐 再喝水还是吐
一般在这样的时候就会觉得一个人无比凄惨

然而之后一切还是照旧
我不爱告诉别人什么 所以凡事就得靠着自己……..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究竟在乎的是什么

2006-10-30

你依旧带着那张稚气的脸和无邪的笑来到了上海
半夜的飞机到了上海 凌晨四点收到的短消息

用的是中文 我惊讶你中文的进步如此之快
我不忍心拒绝留宿你的要求 然而内心却很挣扎

套了件大号的T恤下楼开门 你背对着坐在台阶上
听到我开门的声音 回过头来 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半年以前

始终觉得你是个孩子 那么的单纯
关于未来 总是有着美好的幻想

当初的选择我并没有后悔 是应该分开
应该让你学会慢慢的长大 但似乎你还是和从前一样

在上海只是短暂的停留两天的时间 我很忙没有时间顾及你
万圣节你又和从前一样喝得烂醉 我象你妈妈一样担心

早上五点半 手机依旧关机
我不知道你的任何一点情况 我始终不放心

又是半小时过去 你打来电话说正在回来的路上
情况很糟糕 每次看到你喝多后总有种想抽人的感觉

我对着你大吼go out  我第一次那样对你发火
因为我讨厌你这时候和我说任何的话 你自顾自的傻笑

后来似乎清醒了些知道我是真的很生气 便坐在那不在出声
我一边生气一边继续赶着手头的工作 不再搭理你一句话

之后不经意间发现你在流眼泪 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哭
我心里也不好受 我知道我对你意味着什么 我也知道我给了你多大的伤害

但是有些事情无可避免 结果也是注定的
我在乎的你是否能照顾好自己 慢慢的成熟起来

结果告诉我 我终究改变不了一个人
改变总还是要靠你自己

当我听到你说you don’t know how much i miss you的时候
我把头仰起 让眼泪倒流 不让它从眼睛里渗出

也许我这辈子也不会再碰到一个比你更在乎我的人
但是我依旧选择放弃 因为我很清楚自己想到的什么

我也很清楚你来上海的目的 我之前就告诉自己绝不能心软
所以连你走我都没有去送 有些时候需要忘记一些东西会更好

当我告诉你just use time to forget something的同时也是在告诉我自己
但是我会永远记着曾经有这样一个你那样的在乎我 那样的爱惜我.....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THE END

2006-10-05

故事结束了 离场的时候有些人如释重负有些人痛心欲绝
早有预料 却依旧不知所措 象是丢了魂一般

一切理由都成为一种借口 刺伤着我的内心
尽管坚强 却也偶尔会有象一张被雨淋湿的纸一样脆弱的时候

激情的燃烧比火焰熄灭的速度还要快
在你还来不及做好准备的时候瞬时间暗了下来

只是被一张轮廓清晰的面孔所吸引
只是被一种成熟的姿态所迷惑 暂时的乱了脚步

一不小心便走进了一个迷魂阵 越走越迷糊
不在乎会在前方看到什么 但终于我停止了脚步逃了出去

过于聪明的人往往摔倒在一个醒目的土坑里
行为在某些时候完全不受自己的意识所控制

我不再象以前那样常常一个人在家喝酒
只是用更多的时间发呆抽烟来打发时间 看着天一点点的发亮

然而今天我觉得我更需要朋友陪在我的身边
帮我一起分担那些本应该是我自己承担的感受

之前的一切就象是过眼云烟 我又回归到最初的自己
只是内心又生出一道无法愈合的缝隙 不想再看见不想再听见

对不起说了再说也就是三个字而已
是一副没有任何疗效的汤药 所以情愿不喝

这个世界上没有最强的胜者没有最弱的败者
只看你碰到对手和你之间的抗衡究竟是谁占了上风

选择了离开 就请不要再回头看我
因为对我来说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变得不再值得......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烂在云南-第九篇

2006-08-29

(九)丽江边束河阵
2006.6.8
那天的酒致使我整夜未眠 看着窗外慢慢透进光
我决定在这个清早出门 记录清早的古城

还未出客栈就看见一个男人在练YOGA 很入神的样子
我在躺椅上晒着太阳 等着头发自然风干 这样的早晨很美丽

出了客栈 巷子深处都很安静 没有路人没有游客
我喜欢这样的早晨 一个人悠然自得不受打扰的穿行在各个巷子里

身影被刚升起的太阳拉得斜长斜长的 相机没有停下
一直在捕捉天空 房子 细微的一切 只要是我认为美好的

中午十分在一个纳西朋友的家中大院 喝饱了上等的蒲尔茶
吃了朋友妈妈亲手做的粑粑 觉得美味的很

待女友醒后 我们搬至中外交流工作室 整栋房子刹时就变成我们两的自家别墅
清理完 打扫好 舒坦的住下 幻想着在这里好好的过上几天

因为讨厌吵闹乏味的酒吧街 晚上只选择去了离住处较近的在水一方
坐在露天的地方 听着手鼓吉他 喝着小酒闲聊着

然后开始计划着骑车去束河古镇转悠一圈
第二天租了车在一当地朋友的带领下 慢悠悠的来到束河

这里远比丽江清净的多 进到古镇先在朋友的移动咖啡车那喝了咖啡
之后就是顺着古镇转了一圈 酒吧都是还河而造

啤酒蔬菜就在河里自然冰镇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喜欢这里远远超过丽江 盘算着之后再来这住上一天

因为认识了当地的朋友所以可以吃到一些奇异的东西
比如辣排骨 我们骑行到一个类似菜场的地方 才知道还有这么个地方

辣排骨自然美味 但也要你找对人家
但是我们有人带路 所以自然吃到的是最美味的 现在想想依旧口水乱流.....

Categories : 『游走』
Tags :                           

烂在云南-第三篇

2006-05-26

(三)茶马古道
2006.5.24
从昆明到大理的火车已经跟这城市一样 脚步缓慢
总是半路临时停车 天黑了 只感觉到在一次一次的进洞出洞

三人一人抱了瓶啤酒开始玩游戏 事实上早在我们去火车站的路上就消灭了瓶红酒
晚上十二点一到 火车准点熄灯 再玩了会大家也各自爬上床铺睡觉

大理的天亮的倒并不早 早上五点半灯就亮了 到了快八点我们才到了下关站
之后便再转车来到大理城 四围全是城门 果然有种进城的感觉

几个人饥肠辘辘 随着昆明的朋友一起找了家早点店坐了下来
饵丝是这最常见的食物 直到今天 几乎每天有一顿一定是吃饵丝

惶惶悠悠的来到很多人之前向我推荐的鸟吧
最终挑了刚装修好的房住下 房间布置都不一样 很不错

酒吧就象大家共有的客厅一样 想怎么样都行
相机总是不离手 两个女人自恋的拍来拍去 不亦乐乎……

Categories : 『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