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尽头的声音

2009-03-30

宝罗是一个极其神秘的女子
更多的时候她像一个隐士 一个行者

尽管如今在法国已经有了一岁多的混血儿子
她的生活对于许多人来说依旧是一种无法捉摸的谜

特立独行的她 早年以光头惊艳于人
或许她是有着某种深刻的信仰 并且追随信仰而行动的女子

这样的女子总是让人不禁好奇她的过去与现在
多年前 她曾经出过一张名为 天堂之花 的专辑

那头尾的两段对白 仿佛要将人带入世界的尽头 冷酷的仙境一般
那种黑暗地 深邃地声音中又传递出一种迷人地纯净与圣洁

似乎被放逐于另一个国度 孤立且无助
又似乎充满了坚定与某种强烈地信念

不断循环 不断低吟
结尾处的一声尖叫 爆发出的那种绝望 无比真切

她的内心又是否犹如她的音乐一样
如此的冷清与落寞

天堂之花 彼岸之花
荼蘼花开 花事了 一切都散落无踪⋯⋯

风吹在路上
太阳在身上

你好吗?在路上
你好吗?去远方

风吹在身上
花飞过身旁

你好吗 在路上
你好吗 去远方

花正开着你身旁
人们行走在路上

天空下面空荡荡
寂寞在心中燃烧

在路上

enclosure: http://www.pegbw.com/yy/%E5%9C%A8%E8%B7%AF%E4%B8%8A.MP3 6375094 audio/mpeg
Categories : 『在听』   『推荐』

行走鼓浪屿

2009-02-02

和女友叫嚷了好几年要去鼓浪屿上华丽享受阳光的计划终于成形
女友并没有如期与我在厦门相见 于是我和爱情一起在鼓浪屿上穿巷走道

冬天的环岛公路在当时的我看来并不美好
并且所谓的被描写的很有情调的曾厝垵 其实只是个让我无法接受的完全没有感觉的小村落

第一个晚上是最折腾人的 预定的客栈与期望中的模样相去甚远
最后只得在冰冷的房间里上网 寻找任何一个有空间的星级酒店

爱情说 必须要舒服  我奋力的点点头
那一刻我知道 爱情有多么的焦躁不安

之后也没有选择住在岛上 因为相对来说 这样的天气住在没有暖气的房间还是无法让人愉悦的
鼓浪屿上的游客熙熙攘攘 吵闹着叫嚷着 完全破坏了以为是静寂小岛的幻象

岛上唯一让人惊喜的事情就是 上上下下 记不清的坡 却永远迷不了路
尽管也从来没有找对路 但我和爱情一起往一个个无任问津的小路走去 无名的小道探进去 总是发现惊喜

天将黑 没有灯光的老式洋房散发出一种鬼魅的意境
左看右看 实在觉得这些被荒废的洋房真是拍摄恐怖片的不二场地

每日乘坐快艇 只消一分钟 便可到达岛上
在岛上唯一可做的事情 就是不断的行走 然后寻找气味相投的cafe店小歇一会

naya的老店 陈旧的墙面和桌布让我有些失望
倒是“赵小姐的店”乍到时让我有些惊喜 许或是因为用了我爱的紫色做墙面吧

在”张三疯的奶茶“店里没有看到名叫”张三疯“的猫 只看见了满墙的留言和放满四层小书架的留言本
原来真的有那么多随时喜欢来点小抒情小感动的文艺范们 看来纸笔在某些时候还是必备的东西

看着满墙的小纸条 不自主的慢慢翻看起来 有些美好的字迹还是激起了我的阅读兴趣
而那些多半字迹丑陋的纸条 着实让我有种想将其从墙上扯下的冲动

”judy’s cafe“只路过一次 后来再也没有能力路过 每天行走却总走出不一样的路线
这也是在岛上的一种乐趣 而刚刚开张的”槠家园cafe“从服务到口味都很是问题 真为那块地方感到可惜

出行中 与爱情发生了一次非常严重的口舌之争
那一天独自在陌生的城市行走 独自发现一些美好的东西 无人分享 无人诉说

幸而 我们最终和好如初 我想争吵总是会存在的
通常 我想的是 Love and Be Silent 而爱情想的是 love let’s talk

行走中的争吵 也是一种学习和成长 相互磨合
去永定看土楼的行程就变得简单很多 土造出得楼依旧坚固如初

方形的 圆形的 从外看 在内瞧
两仪四象八卦 统统能看得出个门道

又一次出发 又一次结束
和爱情依旧一起 依旧计划着一起的下一次⋯⋯

年末

2008-12-26

一年就这么悄然无声的走到了尽头
回头看去 身后好像又多出了很多脚印

似乎只有独自坐在电脑跟前才可以的写出一些内心的东西
我还是习惯性的将两腿自然的盘起坐在椅子上

此时的背景音乐是齐豫版的《般若波罗密心经》
她是信徒而我并非 后背的心经总让人误以为我也是虔诚的信教徒

2年前 选定用藏文版的心经部分内容作为纹身只是一个瞬间的决定
2年后 我依旧没有对此有任何的后悔 反而更认为自己身体变得神圣和纯净

我依旧在为自己的生活奔波和劳苦 没有丝毫的泄气 尽管生活永远不让人那么满意
我依旧倔犟 顽固不化 不肯低头也不肯认输 尽管我真的输掉了几次

这一年和自己 也和爱情一起去了很多地方
从地球的一端到另一端 一个点到另一个点 我和爱情一起上路

如今很少和以前一样和一群或熟悉或不熟悉的人夜夜笙歌 饮酒到天亮
那样的日子过得太空虚 空虚到醒过来会无助的流泪

每年两次的感冒还是如期而至 一次盛夏一次寒冬
每到这样的时刻 总是抱怨 抱怨身边都没有一个可以端水送药的人

如今 我和爱情一起 爱情可以很好的包裹我
于是我就心甘情愿的赖上爱情 心甘情愿的往下走……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吉隆坡散记

2008-12-02

(一)婚礼

我们到达吉隆坡的时间正好傍晚 车行至近市区时 天空开始飘雨
事实上最近的吉隆坡几乎每天傍晚一场雨 倒也乐得个凉爽

在吉隆坡停留了3个晚上 其中2个晚上是归于别人的婚礼
婚礼更像是一场fashion party 各色人等均以盛装出席 秀色可餐

没有结婚进行曲 却有一首耳熟的歌贯穿整个婚礼的始末
不像中国式婚礼的狼吞虎咽 却是马来风情般的细细咀嚼

一道菜后 一段发言 从开始的投入细听到之后的急切期待 期待下一道美味
投影幕布上在滚动播放着甜蜜二人的幸福小照 脸上堆满爱意

结婚本是两个人的事  而往往又变成很多人的事 美其名曰 分享
当然看着更多的朋友奔向幸福 心中也不免产生某种小情绪

或喜乐或悲凉 回眸顿悟 我本以在幸福的怀抱之中 又何来那些该死的小情绪

(二)夜市

所谓夜市 其实就是我们常常会吃的夜排档
一排排的白色塑料桌椅仿佛把我带回了中国 这里也有很多华人会说不太流利的中文

第一晚在一顿大餐后 我们还是选择了和大队人马去品尝地道的美味
在不熟悉一个城市的时候 我往往会先从当地的美食开始认识它

厚厚的菜单上 很难一下挑选出何物才是正中胃口的
几乎研究后 下手了泰式鸡 马来西亚炒面 烤魔鬼鱼等

从这一刻开始 我承认我开始爱上这个城市 仅仅是因为它的美食
样样上桌都是不负众望 只可恶腹中没有更多于的空间去填塞

夜排档 总是一种让我有欲罢不能的念头 真可能就是所谓的“长草”
随后的几天 几乎每天都必须去夜市吃完夜宵才算一天的结束

再甜蜜的日子 也不过是在吉隆坡的夜市点杯鲜榨果汁 而后光着大腿坐在路边豪吃一顿

(三)小印度

马来西亚有四分之一的印度人种 所以自然而然的产生了“小印度”区
花花绿绿的布店 让人仿佛置身印度孟买的市集之中

各色的咖喱快餐可以按照自己的口味 自行选择
尽管地面污水横流 但依旧没有减弱我对于这里的喜爱

咖喱更是地道的让人赞不绝口 人的舌头总是贪婪地依赖于各种味道地慰藉
我们在此穿行 很容易找到同类 因为不管如何 在黑色中寻找白色总是容易的事情

况且这里的女人从头武装到脚 何人能与我这样天天晾着大腿的人相媲美
从一家沙丽店转到另一家 漂亮的花布让我应接不暇 而男人多半对此毫无兴趣

扯一块大花布 做一件沙丽 也许是印度姑娘当新娘时候的最大喜悦吧

(四)别处

别处 要说的是马来西亚的华人区 对我而言 乏味的很
吵闹的集市上 充斥着各种假名牌 大大减弱了我的兴致

只有道路两边各种颜色的房屋让我找回了那么点乐趣
双子塔 犹如两把锋利的小刀 还是震慑到了我 尽管它酷似金茂

而身在别处的我 是充满惊喜的 而这些惊喜都来自于某种给予⋯⋯

-米

海南一夜 面朝大海

2008-10-24

飞往海口的飞机很窄 也可能是颜色关系
座椅几乎不能调整 两个半小时的飞行让人浑身酸痛

此行完全是因为LPGA(世界女子高尔夫球赛)所以本身不能做任何行程安排
五星级的酒店房间充满阿拉伯风情 打开阳台落地门直接朝向大海

换上拖鞋短裤 随着海浪声直接走向海边
算得上是第一次见到蓝色的海 只拿它和上海的海相比 尽管它不及三亚

沙滩上充满腥湿的味道 没有捡到漂亮的贝壳 只看见两条已经丧命的怪鱼
一路踏着浪 听着潮声 心无旁骛

除了看海 在这里无所事事
坐在摇椅上 才顿悟到“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实则心静之所在⋯⋯

-米

Categories : 『游走』
Tags :           

亲爱的们

2007-01-15

今天 没有出过家门
外面 似乎一直下雨

整理了房间 打扫了地板
放了一整浴缸的水 泡了个大热水澡

把身体浸在水里的感觉很奇妙
身体会无意识的向上浮起

突然就想到水里没有氧气
所以把头埋进去会窒息

头上不停的在滴汗
冬天泡在热水里真的很暖

头发剪到前所未有的短
倒突然发现短似乎才更适合自己

今天 周日
四个月以来 第一次让自己休息 没有工作

手机静音 无视它的存在
有的时候真的不想被任何人找到

只想安静的休息 安静的听音乐
不用梳妆打扮 只要素面朝天

不用虚伪的对着别人 聊着空洞的东西
因为一个人的时候 没人要听你说话

亲爱的们 都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
亲爱的们 你们是不是都在好好照顾自己

你又去了国外旅游 你在异地想念着
你在别处熟睡 剩下的们 你们呢

亲爱的们 不只是男人 而是所有的你们
亲爱的们 我想去各个地方看你们

亲爱的们 我们见过 也许没有
亲爱的们 我们忘记过 也许没有

你们 有些要嫁了 有些该嫁了
剩下的不要嫁不该嫁的 就继续和我一样过

你们和他们都是我的亲爱的们
但愿你们也把我当成亲爱的.......

Categories : 『久九』

烂在云南-第九篇

2006-08-29

(九)丽江边束河阵
2006.6.8
那天的酒致使我整夜未眠 看着窗外慢慢透进光
我决定在这个清早出门 记录清早的古城

还未出客栈就看见一个男人在练YOGA 很入神的样子
我在躺椅上晒着太阳 等着头发自然风干 这样的早晨很美丽

出了客栈 巷子深处都很安静 没有路人没有游客
我喜欢这样的早晨 一个人悠然自得不受打扰的穿行在各个巷子里

身影被刚升起的太阳拉得斜长斜长的 相机没有停下
一直在捕捉天空 房子 细微的一切 只要是我认为美好的

中午十分在一个纳西朋友的家中大院 喝饱了上等的蒲尔茶
吃了朋友妈妈亲手做的粑粑 觉得美味的很

待女友醒后 我们搬至中外交流工作室 整栋房子刹时就变成我们两的自家别墅
清理完 打扫好 舒坦的住下 幻想着在这里好好的过上几天

因为讨厌吵闹乏味的酒吧街 晚上只选择去了离住处较近的在水一方
坐在露天的地方 听着手鼓吉他 喝着小酒闲聊着

然后开始计划着骑车去束河古镇转悠一圈
第二天租了车在一当地朋友的带领下 慢悠悠的来到束河

这里远比丽江清净的多 进到古镇先在朋友的移动咖啡车那喝了咖啡
之后就是顺着古镇转了一圈 酒吧都是还河而造

啤酒蔬菜就在河里自然冰镇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喜欢这里远远超过丽江 盘算着之后再来这住上一天

因为认识了当地的朋友所以可以吃到一些奇异的东西
比如辣排骨 我们骑行到一个类似菜场的地方 才知道还有这么个地方

辣排骨自然美味 但也要你找对人家
但是我们有人带路 所以自然吃到的是最美味的 现在想想依旧口水乱流.....

Categories : 『游走』
Tags :                           

烂在云南-第八篇

2006-08-16

(八)杂家丽江
2006.6.5
周城的扎染一点没有让我提起兴趣 忘记品尝美味的沙锅鱼
大理每天的晃悠 还是暂时离开去到别的地方吧

三个小时后 我依旧背着来时的那个大包一脚踩在了丽江的石板路上
我的小鞋跟一路没有停止塞进石板路的缝隙里

包重重的压在我的背上 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
索性脱去鞋子光脚踩在青石板上 都说这是个休闲的城 那就做一切想做的事吧

管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或是怎样
但我知道 当我到达这里的时候 我的第一感觉是 人多

朋友的中外交流工作室暂时没人 第一个晚上我们在东岜客栈扎下
一切收拾完毕 夜色渐渐降临 九点出去转圈

所谓的酒吧一条街被一条河一分为二 两边的嘈杂让我无法忍受
隔着河对着歌 恶俗的让我有些想丢瓶子 但第一天还是感受一下再说

选了较为安静的酒吧坐下 一瓶VODKA三个人 红牛以兑
喝吧 喝醉了再说话 我坐在房顶边上看着整条街的人

无味的酒吧街 我只想赶快喝醉 好好睡觉
然后这个没什么路灯的地方让我第一天就摸不着回去的路

巷口都是那么的相似 只好电话客栈的老板出来接应
回到客栈 一点睡意没有 只盼着天亮起来出门转巷.....

Categories : 『游走』

烂在云南-第七篇

2006-08-15

(七)洱海看海
2006.6.2
天气真的开始好了 脚也开始蠢蠢欲动
洱海不去 就好象是枉来了大理一样

太阳晒着的皮肤开始泛出些许的古铜色
其实洱海不是海 更是一片大湖

天上的云慢悠悠的移动着 划过你的头顶
水静静的不动声色的流着 没有一点声音

看见远处有长长的堤坝 忍不住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穿过无名的小巷 看见一些质朴的当地人 长者穿着漂亮的手工衣

询人得知穿过柳树林 便能看见堤坝
有时你看见的地方 心里想着可以轻易到达 实则不然

看见一群孩子光着身子在水里嬉戏
拿出相机开始记录他们的美好时光 孩子们看见之后穿上小裤衩蜂拥而上

以为是很友好的帮我带路去堤坝 不断的要我帮帮他们拍照片
我以为我是碰到了一群天真的孩子 然后之后他们口中的种种问题却让我愕然

堤坝终于是走不上去的 只能在远处看着
堤坝太过于狭窄不足以一个人站立 于是站在石头滩上拍下美丽景色

孩子这时还是向我索要钱 我突然觉得这很糟糕
打破了所有的美好 于是抓着女友迅速逃离

坐上马车 一路晃晃悠悠的回到古城里
一路上的绿色养眼的让我不禁想置身其中.....

Categories : 『游走』
Tags :       

烂在云南-第六篇

2006-07-16

(六)苍山鸟瞰
2006.6.1

儿童节已经远离我这样的年纪了 但是适时的找乐还是必要的
痛仰的雨爷爷们一走 雨也就直接被他们带走了

中午醒来 天空已经无雨 不能再把大好的时间浪费了
有人说苍山是用来慢慢爬的 所以已经在山脚下的我为什么还要再等待

李药师背着个采花筐领着我们走上了一条小道
总在身边看见许许多多的墓碑 说不出的感觉 象是置身与另一个世界

走着走着 总觉得路不对 但又没有更好的选择 只好跟着继续走
一次一次的走到死路再退回来 走上湿滑的路 垂直的让人没法往回看

其实上山一点也不容易 因为之前的雨水太充足 石头上总多少有些青苔
口渴的就差点要死在山上了 走了两个半小时后总算是看见了有个寺庙

被人拉着拼命的往上爬 头也不回的爬
终于最后算是活着站在了苍山上看见了无比美丽的风景

这个时候天也开始放晴 你可以感觉到云就在你的头顶上快速的移动着
什么都在眼里匆匆而过 你象是占有了这一切 这个时候我在想我是多么的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