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在云南-第五篇

2006-07-16

(五)雨一直下
2006.5.30

昨天在大理的一个文具店里买了一本A4的素描本
但我知道我是不会用它去画什么的 只是用笔在上面写下一些字

直到这天 大理已经下了三天的雨 没完没了
心情总是会受到天气的影响 因为在有蓝天的地方去看不见蓝天

每天昏昏的睡来睡去 饿了便出去吃些零碎的东西 懒字被无限放大
看着天 想着时间在一天一天的被浪费 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去打发时间

身边的人每天都在醉生梦死 大理就是这样的地方
你可以对于身边的一切不予理会 也可以自然的加入 这里没有半点的做作

醒来的人开始一天的持续的飞啊呼的状态 你可以只是在一旁观望
其实这很有意思 你可以发现一些奇妙的东西和一些曼妙的感觉

人在苍山下洱海边却一个也没有去感受
雨下的让人没有一点出动的激情 懒洋洋的晃着.....

Categories : 『游走』
Tags :         

烂在云南-第四篇

2006-06-27

(四)天天天蓝
2006.5.26
人在大理 休闲随意 每天踩着双拖鞋满街的逛
脚步不知不觉的比在上海放慢了五倍 就那样一步一步缓慢的向前拖行

抬头看天 总是有收获 因为每一天的云都不一样
你可以看着它们在快速的移动 对者它的镜头总是不舍得离开 生怕遗漏什么

吃沙锅米线 沙锅饵丝 凉鸡米线 便宜又美味
我更象是当地人一样的悠然自得 看着过往的游客心中窃喜

幸好大理古城也是四方的结构 四个大城门支在那
所以即使东西南北我依旧不分但还能顺利的走回住处

晚上在五十碗遇见了几个朋友 弹琴喝酒聊天
夜宵就是烧烤 每天如此 吃完回到五十碗的天台上看星星

突然意识到原来天上有那么多的星星
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看见那么多星星如此明亮的挂在天上

于是就傻忽忽的坐在那静静的看 动都不动
就这样足足过了近一个小时 我才想到该回去休息了

把所有的美意都带到梦里 一觉起来都是神清气爽的
第二天该干什么都不需要想 所有的事情起来再做决定……

Categories : 『游走』
Tags :         

烂在云南-第二篇

2006-05-25

(二)说吧醉人
2006.5.23
我们在江氏兄弟米线店吃了过桥米线 这据说是昆明最有名的小吃
两人不知分量的点了一桌 吃到撑死 等着朋友来找我们

很不错 都是有意思心地好的朋友 带着我们去了洋人街乱逛
昆明的天黑得出奇的晚 8点半的时候 天还大亮

于是去了昆明的地下酒吧 说吧一样是经常有摇滚演出的场所
啤酒一上来吓了一跳 全是大瓶大瓶的上来 桌球桌又是出奇的小

之后就又来了些人 酒吧的老板 玩乐队的 做DJ的 各色人等全部聚合
筛子猜拳一起来 啤酒转着喝 一群人HIGH的不行

过了半夜一点继续去到路边烧烤 边吃边喝 大呼过瘾 好吃
近4点 我们才返回翠湖边的宾馆休息 定了11点的闹钟 希望准时退房离开

但是待到第二天中午 两人依旧赖在床上没一个人肯动弹 于是延了半天
睡到下午4点 打算和我们一起上路去大理的朋友买好了晚上11点的火车票

和昨天一样的一群人一起吃了伤心面 返回宾馆拿寄存在那的行李
一切准备妥当 一行三人上路 这时身边却莫名多出了个随行摄影师把我们送到了火车站…….

Categories : 『游走』

烂在云南-第一篇

2006-05-25

(一)处女飞
2006.5.22
从来就是有严重恐机症的我最终还是选择了从上海飞到昆明
当然身边还有一名女友的陪伴 所以倒是一点没有紧张感

上机前还在下雨 有在昆明演出的朋友告诉我那也在下
我害怕在天上没有好看的云可以拍

因为一直以来喜欢厚厚的云的感觉 所以拿着相机对着机舱玻璃拍个不停
一路都很顺利 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颠簸感 两人还在飞机上就开始喝啤酒

三小时的飞行终于结束 下了飞机如释重负一般 昆明的天也是太阳高照
其实往往是坐了飞机之后还想坐 我似乎就是这种人 于是被女友大骂

当然我明白得节省 因为我手上拿的任何一分钱事实上都不是我的钱
但我又改不了奢侈的惯性 两人到了昆明其实几乎没有认识的人

事情总是会有着意想不到的转折点 许巍在昆明演出 同去的乐队是海市蜃楼
于是就巧的很 把当地办摇滚演出的人介绍给我认识

我想如果不是因为这群可爱的人 可能我们在昆明的那一晚很在就睡觉了
所以说世事难料 旅行中的每一件事情总是很顺利的发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