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

2011-02-12

女人的情绪有时候会突如其来 而且来的猛烈
你以为你控制得了自己 事实上根本做不到

所有的情绪就像洪水一般一倾而出 可能连自己都始料未及
之后便是越发的不可收拾 慌乱中又觉得怎么能将事情推到这样的田地

如今人人都在玩微博 每天起床后对着电脑的时间比睡觉的时间还长
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越来越狭隘 甚至也只是在msn上互相寒暄几句

越来越不知道字应该怎么写 越来越不懂得如何去接触新的人
交流不再像从前那般的兴致勃勃 想必也导致了如今无法顺利的拿捏自己的情绪

常常在并没有想哭的时候却已经声泪俱下 自己都不明白是怎么了
想想又或许是因为现在生活状态所导致 每天见到同样的人做同样的事情

似乎是时候好好的抛开电脑 好好的看书 好好的学习 写写字 画画图
那些买来还未曾看过的书 那些已经要干涸的颜料 它们就摆在那里 我应该好好试一试 ……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24小时

2010-03-02

年后就开始忙碌起来 没有什么空闲的时间可以自由打发
几近半夜甚至清早5,6点依旧在脑子中思索众多事情

很快24小时就过去了 睡了一觉起来 没几个小时 天又黑了下去
这2天的阴雨连绵更显得窗外景色萧条 恨不得把一小时掰成两小时去用

尽管大部分时间在家工作 但依旧觉得压力无处不在
有时暗暗的要骂上几句 是因为实在觉得做的恼火 尤其看到本该简易却被弄得复杂的项目更是无明火一肚子

一直以来 我都是个急躁的人 尤其怕身边有些手脚不利索的人跟着做事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急性子应该都受不了慢性子做事 看慢人做事简直觉得那好比在荒废时间

堆积如山的事情 总算在今天有了点小小的结果
但愿再继续下去的话 不要再如此的时间紧迫 抢着时间做事情简直就是恶梦

诚然 工作就常常需要如此 尽管我并不热爱 但又常常得到很多
尽管极度的抱怨 却依旧能一丝不苟的工作 我简直就是人格分裂的初级代表

换新房子也是心头一等大事 经过长达1个月的看房期 仍然没有一处让我基本满意的房子
房价像抢钱一样的疯涨 我简直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谁让我就死守着法租界这块黄金地段呢

只好安慰自己说 房子和男人一样 是靠缘分的 求不来等不到 而是碰巧碰到的
安慰是安慰了 但是房子一日不确定 心里的石头就一日无法落下 于是又开始整夜的失眠

或许3月是个好兆头 春将至 可能机会就会慢慢多起来
但愿吧 24小时可以像房价一样涨成28小时 或许到那时 还是认为28小时继续不够⋯⋯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光阴与告别的故事

2009-03-11

今天是最后一次去之前的住处 也是最后一次置身在它其中
三年前决定租下这个老式两层花园洋房二楼的房子 是因为一眼看到客厅中的壁炉

并且这套房子的地理位置也非常不错
不论是去静安寺 徐家汇还是人民广场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日子就这样悄然度过 回头再一想 已经是三年过去了
这三年的时间里 在这个房子中发生了很多事情 与我有关或者与你有关

半夜三更回去总是蹑手蹑脚地生怕惊动邻居
略微盘旋而上的老木头楼梯 有保留着当年的暗红色

刚住进那里的时候 总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多半时候 是在畅想当年这里住的人 这里发生的事情

常常在失眠的时候 翻身起床 打扫卫生 整理衣橱
有些神经质 却依旧自得其乐 那时候 一个人的生活 多半的时间还是快乐的

偶尔朋友过来小住 我们就会窝在小小的卧室里彻夜聊天
遇上一样爱喝酒的 就一起坐在塌塌米式的床边 边喝边扯

转眼三年过去 房中的东西越积越多
任哪都被我塞的满满当当 搬出前扔掉很多很多的东西

有些东西 就那样一直放着 从来也没用过
索性趁这个搬家的机会 心一狠 全部丢掉 反正都是些没感情的东西

如今房间清空 就如同当初刚见到它时的模样
好吧 我必须和你再见了 和三年再见 和在那里的日日夜夜再见 道别⋯⋯

造窝

2009-03-02

最近一直在忙活自己和他的小窝
其实小窝并不算小 足够开30人的house party

由于需要添置很多家当 导致杂七杂八的事情也变得异常的多
接连的这几日 都无法专心睡眠 闭上眼睛 立即就有房间内的摆设浮现出来

这种情况 我似乎没有办法自我控制 不禁而想 停止不了
很早很早 我就开始幻象着自己小窝的样子 这么多年一直也没断过这样的念头

对于老房子的钟情远远超过对新建筑的喜爱
老房子中尚保存着些当时的气息 尽管外表已经被重新粉饰过 但依旧遮不去一些内在的底蕴

我们一起挑选家具摆设 在这样的过程中 我才意识到我不再是一个独立的女子
往常所有的事情都由我自己决定 我喜欢的颜色 我喜欢的样子 按着自己的性子去选择去下手

如今凡事都是两个人有商有量的各自发表看法 再总结 做出结论
他通常说谦让我 事实上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完美主义 对于细节和一些微小的瑕疵 远过于我的计较范围

我于是开始慢慢改变自己的脾气 尽管这些年来 我的脾气已经越来越趋于平和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 随着时间 地点 人物的改变 连本身的秉性都会发生质的变化

睡不着的时候到处寻找酒的踪影 企图用酒精让自己能够快速的进入困倦状态
当然效果并不明显 否则我也不会在这个时间还在这里做出这样的记录⋯⋯

状态

2009-01-09

Trapac 拍攝的 Febrile imaginings of a blind owl...。

掐指一算 似乎已经多日没迈出过家门
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城市 有时候真的会慢慢的滋养一个人的惰性

打一个电话可有美味的食物送到家门 上网可以看新闻和配以互通有无以及完成一些琐碎的工作
要寄东西可以让快递上门收取 简单的说 不用出门 我既饿不死也不会和人和事脱节

有时候我十分厌恶科技的进步 因为我几乎没机会收到手写的信
也让我更加减少了外出见朋友的机会 网络把原本一些美好的情绪和情趣都破坏地七零八散

女友们一个个地出嫁 让我突然觉得友情变得弥足珍贵
突然很不想让她们和自己分离开来  仿佛从此就一隔东西一样

失眠的状况又开始持续 脑中总是胡乱的想像着一些事情
而且这些想像总是不由自主的出现 我没有力量去阻止 只能任由一切的发生

直到清晨 天开始蒙蒙发亮 我也将自己折腾到不行才慢慢入睡
从巨大的落地窗 不时的向房间里散入的冷气也一直在提醒说 这是冬季

好吧 冬天还在继续着
而我 始终躲在温暖的室内

或许真是该出去走走的时候了
象从前一样 孑然一身 背上大包 头也不回的冲向火车站⋯⋯

Categories : 『久九』   『游走』
Tags :             

活着

2007-03-13

过了那么久 过了那么久
我不断的在口中重复着这句话

一天 两天 三天
我有多少天没有来过了

常常想着自己该拥有的东西
至今却不曾拥有任何一样

似乎脚下成了我不想走却又不得不走的路
一切变得不再象从前一样兴致勃勃

不断的睡下再醒了
无数的噩梦缠绕在一起

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都会好的
眼睛盯着天花板无限失落

风水说 镜子不宜对着床
我却将镜子明晃晃的对着床

镜子总能映射出不同的景象
蓬头垢面也好衣冠整齐也罢

事实上对我而言都并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不用白天见人 白天永远在我的窗帘之外

没有过灿烂的笑 也没有难过的哭
似乎成了没有感情 不知道冷暖的石头

万般无奈 却又不可抛弃
将所有的东西搅成一团 连是个什么都不知道

我终究还是得活成我样
所以我该考虑在适时的时候退出我不再想参加的游戏

你们也终该想想自己活着究竟快不快乐
我总希望我和你们都很快乐的活着......

Categories : 『呓语』
Tags :         

继续失眠

2007-01-18

终于还是没有睡着
于是我又爬起来对着电脑打字

这是这周以来的第三次失眠
也就意味着这周我就没有不失眠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独自睡觉太难
还是因为要想的事情太多

每天二十四小时开着电热毯
它终于在昨天宣布罢工

所以今天连被窝都是冰的
叫我如何睡得着

一面窗户的墙
纵使我连续将空调开三天也几乎没什么暖气

再次听说身边的人要结婚
每每电话回家也总是被逼问是否有恋爱

之前几年我是不要谈恋爱
现在是想谈也没得人可谈

貌似女人真的是越老越想有个伴
再这么下去真不知会变成怎样的情形

前些天和一个人半夜三点聊到早上九点
很难想象他竟然和女友交往了七年

有些事情往往就是你想也想不到的
我说可能这辈子我都没机会谈个七年的恋爱

反过来我又会想都七年了不腻么
每天看见 每天面对 我能受得了么

真是恍惚
连选择被养还是养人都矛盾

年纪长的还是年幼的才更适合也不确定
自己开始变 想法也跟着变

最终到底该怎样
还是模糊一团.....

Categories : 『呓语』
Tags :         

sleep by myself

2006-10-17

最近的睡眠差到了极点 早晨四五点依旧是睡意全无
待到早晨七八点仍旧是睁着眼睛发呆 开始依赖安眠药

总是觉得每件事情都是半完成的状态 不到结束总还是会悬着一颗心
工作中的每一个部分都得自己去完成 没有任何人可以提供切实的帮助

想到妈妈常说我是女儿身男儿命 似乎开始慢慢印证
但又确实喜欢忙碌的感觉 一旦无事可做变会无聊发慌

但即使如此 这段日子我依旧觉得不好 心情依旧低落
而且会因为习惯于抱着他的背 导致自己无法一个人入睡

当初已有好转的恶习又再次发作 又开始熬夜 半夜叫外卖
似乎病症开始严重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它的严重

只是我常常半夜翻箱倒柜的找衣服整理东西打扫房间
每天如此 有女友劝我去看中医 因为知道对我来说西药完全不会有疗效

我又回归到了之前没人管的日子 不会有人逼着我该早点睡觉不会有人关心我吃饭了没
我也总是学不会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总是在过度的消耗自己消耗青春

手腕上戴的桃花猫被我脱了下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在从中作祟
感谢女友当初那么诚心的帮我求来 但是现在我想我真的不再需要它

整夜听着慵懒的音乐 不断的循环不断的听 一遍一遍又一遍
i can’t sleep in silence,i can’t sleep in silence…..

Categories : 『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