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与婚姻

2009-01-06

她在新年刚过的第二天夜里发来一条短消息
“我与尤3日订婚 5月结婚” 看着这条短短不足20字的消息我有些惊讶

一直以来 我和她不论分隔多么遥远 都始终没有中断过联系
一直以为她的敢爱敢恨 是我所不及的 我一直感叹自己永远没有她对于爱情的那种勇气和那份执着

我们一起目送并见证着身边的女友一个个走向红地毯
最后我们一直约定说 谁会最后结婚就当另一个人的伴娘

我们共同看着彼此成长 听闻对方所有情感上和生活上的境遇
我们总是鼓励对方 不要丧失希望 我们都会遇到一个适合自己的男子

依稀记得2个月前 她还在一段情感中 痛苦的挣扎 无法自拔的悲伤
我一直为此担心许久而束手无策 安慰其实在这种时候是无济于事的 谁都知道放手谈何容易 况且彼此是爱着的

也许正是经历了太多的轰轰烈烈 如今反而可以泰然的去接受 平静的面对
曾经身边的一些朋友包括自己都认为 可能自己才是其中最可能闪婚的 事实上我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那么的洒脱

反倒是她 让我狠狠的吃了一惊 不管怎样 我依旧在她订婚的日子打去电话送了祝福
我很想当时能够在她身边 分享她的幸福时刻 我想像着她甜蜜的笑 和被宠爱的样子

我回想着 我们之前一起写过的东西 送过的礼物 中学时最快乐的时光
我回想着 我们曾经经常斗嘴 恨不得再也不理对方 她总是那个最敢点破我痛处的人

母亲常和我说 婚姻是爱情的保障 也是对你自己的保护
也许吧 我不知道是否该同意她的观点 因为总觉得她的话 依旧是将女性放在了弱势的一边

不论如何 我希望她幸福 和全天下所有幸福的人一样
还记得一次我们逛到售卖婚庆用品的地方 她看着一罐蜜说道 这个不错 送糖多没新意 送蜜多好 甜蜜蜜的

希望待到春暖花开 5月婚事的时候 我定会陪着你奔向幸福
期待到那时每个人都可以分享到甜甜的蜜 或许会是什么更特别的⋯⋯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饮食男女

2008-12-21

身边有会做饭的朋友 实在是一件值得庆幸的美事
不但如此 如果能够经常受到友人的邀请一起分享美食更是让人倍感幸福

事实上 自己也是爱下橱的人 只是常常因为独自品尝毫无乐趣便渐渐懒散
尽管也曾经叫上三五好友一起分享 但毕竟这样的事情在恼人的邻居面前不宜常常为之

但在天气寒冷的冬季 自己下橱制造美味仍然会是一件能让我提起精神的事情
并且如今常可以在橱艺精湛的朋友那学习到新的菜式和制作工序 做菜的乐趣再次回归

在台湾曾以私房菜闻名的朋友 果然总是出其不意的做出各种菜系的美味佳肴
我也总是在她的厨房里东张西望的企望着可以偷偷学习到一些什么

她家的厨房总是堆满世界各地带回的调味料 冰箱 橱柜中永远没有空隙的地方
我戏称她的厨房 绝对不亚于一个小饭店的厨房 她则笑称 用这个厨房中的材料足可以做出百人大餐

男人的胃似乎也真的会很依赖于各种不同美食的轮番轰炸
当然前提是这个男人的女人可以做出确实美味的东西 否则淡而无味 根本无法提起男人的兴趣

男人与女人的关系 有时候就好像女人和厨房的关系
女人有时候爱厨房 是因为这样可以满足自己和别人的胃

而如果每天和厨房待在一起 就会渐渐对油腻的厨房和每日不能重复的菜式失去兴趣
所以火候很重要 周期也很重要 这正如男女之间的相处一样 必须懂得如何拿捏

我想能长久生活在一起的人 必须是可以共同分享各种不同美食的人
因为这样他们才会花尽心思的去各种地方寻找美食满足味蕾的需要 在这个过程中感情也在增进⋯⋯

Categories : 『呓语』

吉隆坡散记

2008-12-02

(一)婚礼

我们到达吉隆坡的时间正好傍晚 车行至近市区时 天空开始飘雨
事实上最近的吉隆坡几乎每天傍晚一场雨 倒也乐得个凉爽

在吉隆坡停留了3个晚上 其中2个晚上是归于别人的婚礼
婚礼更像是一场fashion party 各色人等均以盛装出席 秀色可餐

没有结婚进行曲 却有一首耳熟的歌贯穿整个婚礼的始末
不像中国式婚礼的狼吞虎咽 却是马来风情般的细细咀嚼

一道菜后 一段发言 从开始的投入细听到之后的急切期待 期待下一道美味
投影幕布上在滚动播放着甜蜜二人的幸福小照 脸上堆满爱意

结婚本是两个人的事  而往往又变成很多人的事 美其名曰 分享
当然看着更多的朋友奔向幸福 心中也不免产生某种小情绪

或喜乐或悲凉 回眸顿悟 我本以在幸福的怀抱之中 又何来那些该死的小情绪

(二)夜市

所谓夜市 其实就是我们常常会吃的夜排档
一排排的白色塑料桌椅仿佛把我带回了中国 这里也有很多华人会说不太流利的中文

第一晚在一顿大餐后 我们还是选择了和大队人马去品尝地道的美味
在不熟悉一个城市的时候 我往往会先从当地的美食开始认识它

厚厚的菜单上 很难一下挑选出何物才是正中胃口的
几乎研究后 下手了泰式鸡 马来西亚炒面 烤魔鬼鱼等

从这一刻开始 我承认我开始爱上这个城市 仅仅是因为它的美食
样样上桌都是不负众望 只可恶腹中没有更多于的空间去填塞

夜排档 总是一种让我有欲罢不能的念头 真可能就是所谓的“长草”
随后的几天 几乎每天都必须去夜市吃完夜宵才算一天的结束

再甜蜜的日子 也不过是在吉隆坡的夜市点杯鲜榨果汁 而后光着大腿坐在路边豪吃一顿

(三)小印度

马来西亚有四分之一的印度人种 所以自然而然的产生了“小印度”区
花花绿绿的布店 让人仿佛置身印度孟买的市集之中

各色的咖喱快餐可以按照自己的口味 自行选择
尽管地面污水横流 但依旧没有减弱我对于这里的喜爱

咖喱更是地道的让人赞不绝口 人的舌头总是贪婪地依赖于各种味道地慰藉
我们在此穿行 很容易找到同类 因为不管如何 在黑色中寻找白色总是容易的事情

况且这里的女人从头武装到脚 何人能与我这样天天晾着大腿的人相媲美
从一家沙丽店转到另一家 漂亮的花布让我应接不暇 而男人多半对此毫无兴趣

扯一块大花布 做一件沙丽 也许是印度姑娘当新娘时候的最大喜悦吧

(四)别处

别处 要说的是马来西亚的华人区 对我而言 乏味的很
吵闹的集市上 充斥着各种假名牌 大大减弱了我的兴致

只有道路两边各种颜色的房屋让我找回了那么点乐趣
双子塔 犹如两把锋利的小刀 还是震慑到了我 尽管它酷似金茂

而身在别处的我 是充满惊喜的 而这些惊喜都来自于某种给予⋯⋯

-米

年关

2007-02-16

很多人在临近过年的时候总会发生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身边最近就遇到很多这样的人

所有的事情总和感情拉不开关系
有时候你看得到一个人的表面却不会了解他的内心

纵使天天见面的人 你也看不透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有时候比最近的距离还近最远的距离还远

这些天我一直在陪着一个失恋的女人
我很少会和一个女人住在一起这么多天

后来发现原来只要是人不管是男是女
在一起住久了总会互相影响 生活习惯或是其他

所以人和人之间的感觉其实是慢慢的建立的
可能开始的时候你们并不认为是彼此的朋友

我们都被装在这个压抑的城市
连看着路边落光叶子的树都觉得压抑

当生活都回复到原来的状态
一个人住一个人吃一个人睡的时候 又会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情人节是一个被人们扩大化的节日
不用和谁过也没人可过 还是照旧喝酒玩乐

自己重要的是要让自己开心
不管在何处以何种形式 总之接下去的一年开心就对了......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说再多都是白说

2007-01-26

在家休息了几天
静静的想近些天来发生的事情

我是那般固执的人
只要不认为自己错就会一直坚持着

有时候自己很辛苦
有时候真的忍不住

但是只要不要触犯我的原则我都可以忍让
当有一次我们都不可以忍耐的时候 那么事情就该爆发了

我不曾想过喜欢一个人的方式会如此的过激
我依旧不可以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毕竟我是一个那么象男人的女人
但我受到伤害的时候

我第一个想到的是如何报复
当报复被阻止的时候我想的是如何悄不声息的报复

我恨一个欺负女人的男人
犹如我狠一个连一二三都不不知道的智障

所以我要进行我最大的潜能的报复行动
我不能忍受被一个不如自己的人的欺负

纵使如此我依旧没有想告诉很多人
只是我希望大家知道我正在为一件事情努力着

结果不只是为我自己
而是为了所有的人

我的辞职终于没有生效
我依旧要在自己的职位上好好的尽职

那接下来又会是如何
只有知道的人知道......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2007-01-10

没想到一停就是一个月 其实该写下的事情有很多
只是忘了提醒自己去写 忘了要写什么

多事的一年终于过去 经历了太多太多
想得到的没想到的 得到的与失去的

很多事情在一种不平衡的状态下继续着
我依旧独自生活在这个城市

过着避开阳光的生活
夜半出现在无人的马路上

去过的地方 再次想起
依旧陶醉在那里

只是今天不再是昨天
现在我必须看着听着我不喜欢的东西

今年比起去年冬天更怕一个人
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一点

总是希望能有人陪在身边和我说说话
于是总是让身在别处的女友们来看我

有人说一个女人不要总想着得到太多东西
但我却总想要得到很多东西

拒绝别人的好 又希望得到别人的好
矛盾着矛盾着 就这么活着

其实我想的只不过是我要的
为何什么都那么难以得到。。。。。

Categories : 『呓语』
Tags :         

关于结婚

2006-11-23

上周参加了一个女友的婚礼 明年又将有个挚友走上红地毯
在四个月之前的冲动 差点以为自己也将要落入这个俗套

之后还是发现结婚这个事情离我实在是太过于遥远
每每路过淮海路上的婚纱店总能看见准新娘们甜美的笑

而我总在空想着她们婚后的生活会变得如何凄惨
对于婚姻 我有着与生俱来的敏感和悲观

每一段感情 幸福的程度永远只停留在某段时间
之后便是乏味的眼见心烦 从来不相信什么爱情就是长相守

母亲总是以为我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 其实伤不伤害只有我自己最清楚
伤害别人的程度远比被人伤害的高得多 然而一旦产生感情就必定存在伤害

不管是谁对谁 伤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相互的
所以说到结婚 我仍然觉得这是件不靠谱的事情

一个不能相信别人的人如何谈及结婚之事
也许真的是因为听到的看到的太多 在我看来现在的已婚人多少都很虚伪

男人权衡情感的工具永远是行动
而女人更多的学会了利用感情去操纵男人

当然我依旧要祝福我的女友们
因为也许她们正在走向永远的幸福

只是在我早已抛弃了幸福
我将我的一切投身于一场更加艰难的事业中

如果注定我要孤独终老
那么我也只有趁早为自己争取更多只属于自己的快乐.....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究竟在乎的是什么

2006-10-30

你依旧带着那张稚气的脸和无邪的笑来到了上海
半夜的飞机到了上海 凌晨四点收到的短消息

用的是中文 我惊讶你中文的进步如此之快
我不忍心拒绝留宿你的要求 然而内心却很挣扎

套了件大号的T恤下楼开门 你背对着坐在台阶上
听到我开门的声音 回过头来 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半年以前

始终觉得你是个孩子 那么的单纯
关于未来 总是有着美好的幻想

当初的选择我并没有后悔 是应该分开
应该让你学会慢慢的长大 但似乎你还是和从前一样

在上海只是短暂的停留两天的时间 我很忙没有时间顾及你
万圣节你又和从前一样喝得烂醉 我象你妈妈一样担心

早上五点半 手机依旧关机
我不知道你的任何一点情况 我始终不放心

又是半小时过去 你打来电话说正在回来的路上
情况很糟糕 每次看到你喝多后总有种想抽人的感觉

我对着你大吼go out  我第一次那样对你发火
因为我讨厌你这时候和我说任何的话 你自顾自的傻笑

后来似乎清醒了些知道我是真的很生气 便坐在那不在出声
我一边生气一边继续赶着手头的工作 不再搭理你一句话

之后不经意间发现你在流眼泪 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哭
我心里也不好受 我知道我对你意味着什么 我也知道我给了你多大的伤害

但是有些事情无可避免 结果也是注定的
我在乎的你是否能照顾好自己 慢慢的成熟起来

结果告诉我 我终究改变不了一个人
改变总还是要靠你自己

当我听到你说you don’t know how much i miss you的时候
我把头仰起 让眼泪倒流 不让它从眼睛里渗出

也许我这辈子也不会再碰到一个比你更在乎我的人
但是我依旧选择放弃 因为我很清楚自己想到的什么

我也很清楚你来上海的目的 我之前就告诉自己绝不能心软
所以连你走我都没有去送 有些时候需要忘记一些东西会更好

当我告诉你just use time to forget something的同时也是在告诉我自己
但是我会永远记着曾经有这样一个你那样的在乎我 那样的爱惜我.....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男人是一种毒药 

2006-10-08

关于这样一个说法是否成立只在于每个人的理解
当然也不是说每个男人都是一种毒药 只是有一些

那种带着迷人香气的让人不能自拔的爱上的味道
让你在一个短暂的时间里神魂颠倒 没有知觉

等到醒来早已经是失魂落魄无所归从的游魂
女人的脆弱在于女人时常被情感束缚 男人则不同

受了伤的人喜欢隐藏自己的伤疤不想被人所知
就好象鸵鸟一样 自以为把头伸进沙漠里就安全了一样

事实上 有些情绪化的东西会很明显的被人挖出
或者触景生情也是再所难免

当某些地方或者某些物品沾染上了你的感情之后
你就会很容易被触碰到那根已经破裂的神经

男人给的毒会被藏的很深很深 深到自己都无从所知
那是一种异样的毒药 无声无息无味无影无踪

始终相信自己是个只有影子相伴的孤独命
始终被自己的影子所笼罩 和自己的影子起舞

一个圈两个圈三个圈... 不断的旋转
最后又回归到了原地 带着一点点的眩晕睡过去....

Categories : 『呓语』
Tags :       

THE END

2006-10-05

故事结束了 离场的时候有些人如释重负有些人痛心欲绝
早有预料 却依旧不知所措 象是丢了魂一般

一切理由都成为一种借口 刺伤着我的内心
尽管坚强 却也偶尔会有象一张被雨淋湿的纸一样脆弱的时候

激情的燃烧比火焰熄灭的速度还要快
在你还来不及做好准备的时候瞬时间暗了下来

只是被一张轮廓清晰的面孔所吸引
只是被一种成熟的姿态所迷惑 暂时的乱了脚步

一不小心便走进了一个迷魂阵 越走越迷糊
不在乎会在前方看到什么 但终于我停止了脚步逃了出去

过于聪明的人往往摔倒在一个醒目的土坑里
行为在某些时候完全不受自己的意识所控制

我不再象以前那样常常一个人在家喝酒
只是用更多的时间发呆抽烟来打发时间 看着天一点点的发亮

然而今天我觉得我更需要朋友陪在我的身边
帮我一起分担那些本应该是我自己承担的感受

之前的一切就象是过眼云烟 我又回归到最初的自己
只是内心又生出一道无法愈合的缝隙 不想再看见不想再听见

对不起说了再说也就是三个字而已
是一副没有任何疗效的汤药 所以情愿不喝

这个世界上没有最强的胜者没有最弱的败者
只看你碰到对手和你之间的抗衡究竟是谁占了上风

选择了离开 就请不要再回头看我
因为对我来说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变得不再值得......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