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

2009-02-10

如今对于写文字的行为总是有点躲躲闪闪
似乎总觉得满肚子的寸断情长需要慢慢的疏理清楚

对于曾经避讳的问题总是更加坦然和直白
或许这正印证了年纪大了的事实

这两天总是稀里糊涂的乱做着一堆有的没的梦
大部分的时候只是散乱的不切实际的内容

但有件事情是让我印象深刻的
因为对我来说 之前是不存在与故去的人在梦中相见的

然后我接连两天梦见儿时伙伴已逝的母亲
我还清晰的记得 在儿时伙伴出嫁的前一天她的母亲也层出现在我的梦中

想到这里 当时梦中的场景依旧会浮现出来
妈妈说 可能她真的是托梦来感谢我们的

第二天我以伴娘的身份将好友送入美好的婚姻之中
我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好友生怕她在当下情绪会受到影响

但事隔将近一年后 为何她的母亲又两次出现在我的梦中
这着实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究竟是要向我传达什么样的讯息

我一直在琢磨 在路上走了一天始终没想出什么答案
这两天总爱没目的的一直走 边走边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事 心情便会大好

但愿风和日丽 她的母亲也只是来探望我而已
希望我的好友幸福 希望吧 希望都是美好的⋯⋯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女人与婚姻

2009-01-06

她在新年刚过的第二天夜里发来一条短消息
“我与尤3日订婚 5月结婚” 看着这条短短不足20字的消息我有些惊讶

一直以来 我和她不论分隔多么遥远 都始终没有中断过联系
一直以为她的敢爱敢恨 是我所不及的 我一直感叹自己永远没有她对于爱情的那种勇气和那份执着

我们一起目送并见证着身边的女友一个个走向红地毯
最后我们一直约定说 谁会最后结婚就当另一个人的伴娘

我们共同看着彼此成长 听闻对方所有情感上和生活上的境遇
我们总是鼓励对方 不要丧失希望 我们都会遇到一个适合自己的男子

依稀记得2个月前 她还在一段情感中 痛苦的挣扎 无法自拔的悲伤
我一直为此担心许久而束手无策 安慰其实在这种时候是无济于事的 谁都知道放手谈何容易 况且彼此是爱着的

也许正是经历了太多的轰轰烈烈 如今反而可以泰然的去接受 平静的面对
曾经身边的一些朋友包括自己都认为 可能自己才是其中最可能闪婚的 事实上我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那么的洒脱

反倒是她 让我狠狠的吃了一惊 不管怎样 我依旧在她订婚的日子打去电话送了祝福
我很想当时能够在她身边 分享她的幸福时刻 我想像着她甜蜜的笑 和被宠爱的样子

我回想着 我们之前一起写过的东西 送过的礼物 中学时最快乐的时光
我回想着 我们曾经经常斗嘴 恨不得再也不理对方 她总是那个最敢点破我痛处的人

母亲常和我说 婚姻是爱情的保障 也是对你自己的保护
也许吧 我不知道是否该同意她的观点 因为总觉得她的话 依旧是将女性放在了弱势的一边

不论如何 我希望她幸福 和全天下所有幸福的人一样
还记得一次我们逛到售卖婚庆用品的地方 她看着一罐蜜说道 这个不错 送糖多没新意 送蜜多好 甜蜜蜜的

希望待到春暖花开 5月婚事的时候 我定会陪着你奔向幸福
期待到那时每个人都可以分享到甜甜的蜜 或许会是什么更特别的⋯⋯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继续失眠

2007-01-18

终于还是没有睡着
于是我又爬起来对着电脑打字

这是这周以来的第三次失眠
也就意味着这周我就没有不失眠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独自睡觉太难
还是因为要想的事情太多

每天二十四小时开着电热毯
它终于在昨天宣布罢工

所以今天连被窝都是冰的
叫我如何睡得着

一面窗户的墙
纵使我连续将空调开三天也几乎没什么暖气

再次听说身边的人要结婚
每每电话回家也总是被逼问是否有恋爱

之前几年我是不要谈恋爱
现在是想谈也没得人可谈

貌似女人真的是越老越想有个伴
再这么下去真不知会变成怎样的情形

前些天和一个人半夜三点聊到早上九点
很难想象他竟然和女友交往了七年

有些事情往往就是你想也想不到的
我说可能这辈子我都没机会谈个七年的恋爱

反过来我又会想都七年了不腻么
每天看见 每天面对 我能受得了么

真是恍惚
连选择被养还是养人都矛盾

年纪长的还是年幼的才更适合也不确定
自己开始变 想法也跟着变

最终到底该怎样
还是模糊一团.....

Categories : 『呓语』
Tags :         

关于结婚

2006-11-23

上周参加了一个女友的婚礼 明年又将有个挚友走上红地毯
在四个月之前的冲动 差点以为自己也将要落入这个俗套

之后还是发现结婚这个事情离我实在是太过于遥远
每每路过淮海路上的婚纱店总能看见准新娘们甜美的笑

而我总在空想着她们婚后的生活会变得如何凄惨
对于婚姻 我有着与生俱来的敏感和悲观

每一段感情 幸福的程度永远只停留在某段时间
之后便是乏味的眼见心烦 从来不相信什么爱情就是长相守

母亲总是以为我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 其实伤不伤害只有我自己最清楚
伤害别人的程度远比被人伤害的高得多 然而一旦产生感情就必定存在伤害

不管是谁对谁 伤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相互的
所以说到结婚 我仍然觉得这是件不靠谱的事情

一个不能相信别人的人如何谈及结婚之事
也许真的是因为听到的看到的太多 在我看来现在的已婚人多少都很虚伪

男人权衡情感的工具永远是行动
而女人更多的学会了利用感情去操纵男人

当然我依旧要祝福我的女友们
因为也许她们正在走向永远的幸福

只是在我早已抛弃了幸福
我将我的一切投身于一场更加艰难的事业中

如果注定我要孤独终老
那么我也只有趁早为自己争取更多只属于自己的快乐.....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