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昨天一样的等待

2009-10-09

十月的长假让我重新回到天亮上床的状态
生物钟很自然的调整到之前的模式 夜不能寐着实很令人痛苦

有如此的心境 也可能是因为之前花了4小时的等待换来的旅美签证终于稳稳的抓在了手上
内心的激动和在此之前所花费的一切时间和精力 终于得到了最好的回复

不断地想像着走在纽约大街上满足感
不断地计划着各种各样地路线 美食 美景 美事

而此时 在另一个城市 一个女友地婚礼应该刚刚结束
未能及时赶到 而是默默地以消息祝福

有时候 遗憾是不可避免的
谁都会遇上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

今天 又将参加另一位朋友的婚礼
可能真的是时候到了 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告别了一个人的生活

我却还在挣扎着 犹豫着 等待着
母亲说 婚是昏了头之后的女人 所以说结婚这件事是需要冲动的

所以可能我还很清醒 或者是如今的生活太安逸
与前几年的动荡相比 今年应该说顺畅了太多 但依旧有着不知足的劲

这可能就是我的天性 刺激之所在
谁又知道 明天会发生什么 明年又会是什么样 所以等待也许是个最被动也是最直接的方式⋯⋯

Categories : 『呓语』
Tags :       

吉隆坡散记

2008-12-02

(一)婚礼

我们到达吉隆坡的时间正好傍晚 车行至近市区时 天空开始飘雨
事实上最近的吉隆坡几乎每天傍晚一场雨 倒也乐得个凉爽

在吉隆坡停留了3个晚上 其中2个晚上是归于别人的婚礼
婚礼更像是一场fashion party 各色人等均以盛装出席 秀色可餐

没有结婚进行曲 却有一首耳熟的歌贯穿整个婚礼的始末
不像中国式婚礼的狼吞虎咽 却是马来风情般的细细咀嚼

一道菜后 一段发言 从开始的投入细听到之后的急切期待 期待下一道美味
投影幕布上在滚动播放着甜蜜二人的幸福小照 脸上堆满爱意

结婚本是两个人的事  而往往又变成很多人的事 美其名曰 分享
当然看着更多的朋友奔向幸福 心中也不免产生某种小情绪

或喜乐或悲凉 回眸顿悟 我本以在幸福的怀抱之中 又何来那些该死的小情绪

(二)夜市

所谓夜市 其实就是我们常常会吃的夜排档
一排排的白色塑料桌椅仿佛把我带回了中国 这里也有很多华人会说不太流利的中文

第一晚在一顿大餐后 我们还是选择了和大队人马去品尝地道的美味
在不熟悉一个城市的时候 我往往会先从当地的美食开始认识它

厚厚的菜单上 很难一下挑选出何物才是正中胃口的
几乎研究后 下手了泰式鸡 马来西亚炒面 烤魔鬼鱼等

从这一刻开始 我承认我开始爱上这个城市 仅仅是因为它的美食
样样上桌都是不负众望 只可恶腹中没有更多于的空间去填塞

夜排档 总是一种让我有欲罢不能的念头 真可能就是所谓的“长草”
随后的几天 几乎每天都必须去夜市吃完夜宵才算一天的结束

再甜蜜的日子 也不过是在吉隆坡的夜市点杯鲜榨果汁 而后光着大腿坐在路边豪吃一顿

(三)小印度

马来西亚有四分之一的印度人种 所以自然而然的产生了“小印度”区
花花绿绿的布店 让人仿佛置身印度孟买的市集之中

各色的咖喱快餐可以按照自己的口味 自行选择
尽管地面污水横流 但依旧没有减弱我对于这里的喜爱

咖喱更是地道的让人赞不绝口 人的舌头总是贪婪地依赖于各种味道地慰藉
我们在此穿行 很容易找到同类 因为不管如何 在黑色中寻找白色总是容易的事情

况且这里的女人从头武装到脚 何人能与我这样天天晾着大腿的人相媲美
从一家沙丽店转到另一家 漂亮的花布让我应接不暇 而男人多半对此毫无兴趣

扯一块大花布 做一件沙丽 也许是印度姑娘当新娘时候的最大喜悦吧

(四)别处

别处 要说的是马来西亚的华人区 对我而言 乏味的很
吵闹的集市上 充斥着各种假名牌 大大减弱了我的兴致

只有道路两边各种颜色的房屋让我找回了那么点乐趣
双子塔 犹如两把锋利的小刀 还是震慑到了我 尽管它酷似金茂

而身在别处的我 是充满惊喜的 而这些惊喜都来自于某种给予⋯⋯

-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