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一路杀到纽约(之二)

2010-01-23

The New No. 2 拍攝的 Bear Down Chicago!。

<四> 芝加哥

腹痛让我们延误了预定的航班
事实上 机场当天的繁忙程度远超出了我们的想像

改签机票 寄存行李 甚至连行李推车竟然都是付费服务
我板着脸 在机场里大呼 什么破国家什么破机场 相比来说中国的机场真是太人性

小小的飞机上做满了各种肤色的人
根本无从判断大家究竟来自哪里 最终又将去到哪里

芝加哥的天空碧蓝无垠 仿佛夏天的海边城市一般
酒店小而温馨 暖气开足 仿佛置身于夏天的怀抱

没有想到这个城市是如此的干净和美丽
建筑的或现代或复古的颜色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 显得尤为耀眼

每天来往于密西根大道 仿佛自己也生活在这个城市
高楼林立 有些中规中矩 有些方方正正高耸入云 有些饱经沧桑

过往的人 行色匆匆 忙于生计 商店里依旧充满购物的女人们
看到密西根河上倒映着完美的建筑剪影 走到冰冷的密西根大湖 惊呼原来这不是海

在行走中 发现了城中溜冰场 终于第一次穿着冰刀鞋溜上真冰
那种欣喜让我完全忘记了天气的寒冷 一圈一圈的在不大的溜冰场里玩耍

芝加哥豆 让我驻足许久 是因为你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象
你只能惊叹 设计师的奇妙构思 于是它的本名云桥就被豆的外形所取代

Division的街道到处充满了各种新奇的小店
一路走过 可以看到各种涂满涂鸦的墙壁 所以走路也变成了轻松的事情

<五> 他的哥哥

他的哥哥和嫂子 双双取得博士学位
他们在芝加哥边上买了很大的地 造了很大的房子

然而我们却无法理解他们的生活
每天开车到火车站 再坐将近一个半小时的火车到芝加哥最繁华的CBD开始一天的工作

下班后继续乘一个半小时的火车 再开着停在火车站的车回家
晚上7点半回到家 吃晚饭 陪2个小孩玩耍 等孩子睡后 工作一会 上床睡觉

每天如此 我们一直不明白 他们是怎么可以坚持着过这样的生活
对我来说 这何止是乏味 简直就是无趣到了极至的生活

而在他们开来 远离城市 住大房子 让孩子有足够的空间玩乐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
我想可能我一辈子没法做到的事情 就是住在偏远的地方 每天把时间浪费在交通上

大大的房子 让我觉得没人的时候很空旷很落寞
我喜欢暖暖的感觉 这样才能确定自己没有被遗弃⋯⋯

从上海一路杀到纽约(之一)

2010-01-19
过了这么久没有来更新这里 也可能是因为要写的太多 一时间不知从何写起
一个多月之前 我还走在寒冷的纽约街头 尽管太阳足够好⋯⋯

<一> 签证

小时候一直觉得美国是个很霸道和及其不安全的国家
尤其是911事件之后 我还曾经一度发誓说打死也不去美国

看来事事总归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变化 并产生你完全无法预知的结果
还记得当时在美使馆排队3小时 等候到最后是2分钟的面试

当时那种紧张的心情 不比当年高考好到哪里去
一个人面对面签官的提问 回答的还算顺畅 毕竟是提前了3个月开始准备所有能够准备的材料

小到工作证明 大到美方的邀请信 护照复印件 甚至是税收副本
所有能想到的全部都做了充足的准备 现在想来 能通过面试真要好好谢谢他和他的家人

<二> 飞行

我很惧怕坐飞机 关于这个问题 我不止一次说到

尽管在出发前的一个月 来回北京的飞机坐了8次 但每次飞行对我来说都是难熬的

这次从上海先直飞到底特律 空中飞行时间 约12小时不到
整个飞行中 我的心总在飞机微微颠簸时开始紧张不已

从底特律到芝加哥 从芝加哥到纽约
为了能有更多时间欣赏景色 还是都选择了飞机

这之中不得不说 当飞机快降落在纽约机场的时候
整个飞机成75度在空中盘旋飞行 似乎是在等待降落

窗外一片大纽约的夜景 我却不敢去看 实在是太可怕了
而当飞机开始降落时 由于机场就在海边 所以我明显感觉到飞机是冲向大海的

回国依旧是从底特律出发 不过由于地球公转自转的原理
回程竟然飞了15个小时 这是至今我坐过的最久的航线

现在回想一路都不知道干了些什么
幸亏飞机上可以有电影看 只是没什么有中文字幕的 看的很累

<三>底特律

飞机降落在底特律机场的时候 是当地时间早上10点多
得到一件写了”michigan”的小t恤 终于一脚踩在美国的土地上了

一路开回家 看到很多荒凉的街景 也可能是冬天的关系 没有什么绿色
但是天空是久违的蓝色 马路空旷 没有行人 没有自行车 来往的都是汽车

和国内看到的汽车相比 这里的汽车体积明显壮实很多
很多从没在国内看到的车款 让我艳羡的不得了

在这个城市 真的可以看到很多胖子 其实当你看到他们的生活方式 就真的很能理解
因为他们过的久是那种出了家门直接进车门 出了车门直接进公司或商店

在这里看了他的童年 去了他的密西根大学 过了一个盛大的感恩节
见到他所有的家人朋友 并且参加了一个盛大的意大利式婚礼

当我穿着特地订做的旗袍出现在婚礼现场时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美
那种很东方的美 你能感觉到大家都在看你 那种欣喜难以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