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k女子

2010-03-04

突然间 想到k女子
我们是在一个很奇特的场合第一次见面 而那一次她是为了工作 我是为了帮忙

可能事隔三四个月 k女子找到我的联系方式
于是我们开始浅浅的交谈 很快发现彼此算是投缘 渐渐便成了熟悉的朋友

k女子已过而立之年 却不曾看得出
常常见面是还是穿的花枝招展 头发歪歪的扎向一边 很入眼

k女子继承了北方女子的豪迈和直爽 嗓门也足够大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 总需要找些本身环境嘈杂的地方 已掩盖我们本身的分贝

尽管在一个城市 见面的机会并不是很多
大部分的时候是在网上互相寒暄几句 但是友情一直淡淡的在那

k女子在选择男人的时候 总是会有些让人意想不到
总认为面容姣好的女子 在感情上也是一如既往的理想主义

她却不同 从开始有些惊讶到之后的久而久之 也就慢慢接受
她说喜欢年纪大点的男人 甚至有过婚史的更好 我很不能理解她为何有这样的想法 但感情的事 谁都说不准

结果最终很奇妙的和一个年纪小她的男人走到了一起
我直到今天都不曾见过这个男人 尽管k女子说我们很早之前一起吃过饭 或许真的太过普通的长相我实在没法记住

至此故事当然没有结束 自打她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之后 就发生了很多离奇的事情
放着好好的工作 她毅然辞了职 接着跟着男人去了成都 至于做什么完全不知晓

如果她是幸福的 或者我感觉得到她得幸福 那可能也就不会有我现在得担心
年前 一个半夜的电话 让我的担心变成想彻底拆开他们 直觉告诉我她真的有问题了

电话的内容不想再去多说 只记得第二天自己一直劝她和哪个男人分开
她只是淡淡的说 没事的 过几天就回上海 但是从那之后 直到今天 她仍然不知身在何处

我甚至不敢去拨她的电话 我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会发生
女人被感情冲昏脑子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我很担心她 不知道失踪的k女子是否能够感觉到⋯⋯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成都的城

2009-04-10

去成都是在看了贾章柯的最新电影《二十四城》之后
原以为电影中 只是含沙射影的点到为止 直到亲眼看到楼盘广告才恍然顿悟

暂且撇开这些不说 重点还是说说在成都的一周
刚下了飞机 见到一年多没见的女友依旧从老远处挂着她标志性的笑容 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没有太多虚情假意的寒暄 就立即进入从前一起出游的状态
肆意的开着玩笑 大笑着 八卦着各种可以拿来或者不值得八卦的事情

成都的空气中总好像充斥着安眠药一样的让人犯春困
酒足饭饱之后 就直想找张床躺下小歇半会 这让身在上海一直失眠的问题全然不存在

情投意合的朋友在一起干什么都觉得开心的不得了
在成都以住了近两年的女友带着我们吃各种地道的成都小吃

从番茄煎蛋面到红油抄手到甜水面再到必定要尝试的成都火锅
从田鸡到麻辣兔头到美味串串香 然后是肥肠粉 干锅肥肠 还有辣到不行的自贡菜

我边吃边伸着舌头 和好友抱怨 这样的吃法回了上海估计吃什么都没味
成都的菜多油 连吃火锅的沾料对我来说也就简直是一碗香油

不过 对我这种饕餮客而言 这样的油总是在几餐之后便慢慢适应
随便一家街头小饭馆 估计都能轻而易举满足我的胃 只恨自己没长两个胃

大家一起在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里闲逛 晚上去小酒馆喝酒
阳光大好 好得让人心情舒畅 接着去了锦里 发现这里居然有生长在水里的马蹄莲 美不胜收

民间手艺人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 全因大家想看看这些即将失传的民间艺术十如何诞生的
放弃了传统的旅游景点 只想真真切切的感受成都的生活

选择性的去了杜甫草堂 竹林绿悠悠让人赏心悦目
清爽的空气 再坐下喝上杯茶 看着周遭的当地人 形形色色 晒着太阳打盹的 打牌的 发呆的

再结伴去人民公园 吹肥皂泡 开碰碰车 看着老头放起的高高风筝
拍最古老的大头贴 挤在老头老太的中间 和他们一起跳老式的交谊舞

我和石头一路走 一路踢来踢去 幸福无比
喜欢在这样的天气 做这样的事情 仿佛回到小时候 只不过小时候是和父母 现在是和他

之后的几天 我独自待在成都和女友互诉衷肠
每天吃喝 发呆 睡觉 聊天 那种感觉就好像多年前 我们一起结伴去云南一样

成都就如同大家形容中的一样 悠然自得 闲情逸致
喝着茶 打着牌 或者干脆凑成四人一桌的搓着麻将 无比惬意

不禁感叹 怎样都是活 为什么他们就可以活的如此安逸
而我们 总是表面平静 内心却在波动着⋯⋯

小聚

2009-03-03

尽管我们都在一个城市
但是由于懒惰 大家都疏于见面联系

一隔就是几个月过去了
再次见面仍然是在我们都很喜欢的巧克力甜点店

最近上海的雨没有停止过
我终于能够体会为什么北欧的人会比较容易得抑郁症

长时间不能见到太阳 真的是一件让人不舒服的事情
阴暗的天空 仿佛要把整个城市压下来

我和f聊着近来发生的各类事情 与自己相关的或者完全没有关系的
与好友的聊天 总是这样 轻松 说到哪里就是哪里 没有任何停顿的尴尬

巧克力与红酒的搭配恰到其处
不多不少 正好适宜这样的天气 这样的环境

想到大家刚认识的时候 想到两三年前的事情
历历在目 那些人那些事 现在都身在别处 无法互诉衷肠

那个时候 似乎年幼 而显得灿烂且无忧无虑
事隔两三年后 大家彼此分开 生活在不同的城市 呼吸着不同的空气

总觉得是应该时常见见身边的朋友
真的不能见面的话 也应该经常通通电话

城市越来越大 人情越来越淡漠
我们彼此还是互相关心着 所以就应该时常的保持联系 尽管我们不在一起⋯⋯

Categories : 『呓语』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