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菜是一种态度

2010-05-10

下厨是我喜欢的事情 可类似买菜喜欢这种处于下厨前后要做的事情都都打心底不情愿
每次去菜场看到已经买号菜的人 提溜着几个小塑料袋悠哉悠哉的往回家的路走 我就心里纳闷

为何别人每次买菜就能提溜几个小塑料袋回家 而我每次买菜都像是去了趟大卖场一样
这个买点 那个买点 尽管有时候是很有计划性的去买东西 仍旧会超出预想

买菜的袋子重到完全没法用一只手提起来 尤其是调味品的瓶瓶罐罐
实在不晓得是什么原因 每次买菜 总能买出一堆之前没有想到要去买的东西

买菜的时候 总有些小贩用着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我 大妈大爷对于我这种的也要多看几眼
外表总是让人疑惑 似乎这样的外表不象是会下厨的人一样 碰的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对于菜或肉的价格 永远不会多问 小贩说多少就多少
同时在一家买上好几样 也就会按着小贩说的总价给钱走人

我总是认为就算小贩骗了我 还是比在饭店吃便宜
就抱着这种乐观的心理 我一直在菜场闯荡至今

自认为没吃过什么亏 反正每次买菜回来 都会有小贩送的免费小葱
母亲说 真是笨 那还不是算在你其他菜钱里了 葱能值几个钱 可我还是一副很会持家的样子 反驳到 那反正也是送的

小时候会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座上 和父亲一起买菜 对于葱和蒜的区别一直也没搞明白
转眼 起码也有10多年没陪父亲买过菜了 突然有点想念从前的那种感觉

父亲买菜多 母亲做菜多 洗碗就成了我赚零花钱的方式 尽管我讨厌喜欢
但在当时 那是一种乐趣 因为洗碗变成了一种变相的石头剪刀布的家庭游戏 甚是温馨

刚刚过掉的母亲节和母亲的生日 除了电话 没有给母亲准备任何礼物
因为突然发现其实准备什么礼物 也没有抽空陪陪她更有意义 尽管每次见面都是有限的

突然想到之前看到的一种说法 十八岁之前 你都是属于父母的 十八岁以后你是属于你自己和你朋友的
这种说法不无道理 所以还是应该多陪父亲买买菜 看看球 多陪母亲说说八卦 聊聊感情…….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这个三月不一般

2010-03-28

先是blog突然间歇性死亡 “被河蟹”的让人一头雾水
完全是个私人说说自己小日子的地方 也会惹上这种命运

好在这一切都回复了回来 写的东西都没有丢失
可以继续在这里发发牢骚 上上小菜 以示纪念已经过去的日子

三月的忙不是一般的忙 疲于搬家与工作之间
一个完全新的空房子 被一点一点的填满各种生活的器物

打包整整打了三天 起码包了30-40个大大小小的包
从来不曾想到 住了一年的房子竟然装了这么多的东西

很多东西 带着各种记忆 不舍得丢弃 但再看看满房子的包裹 决定还是扔了算了
其实很多东西就那么一直搬来搬去 从来不会再去用再去穿 人有时候就是恋旧 这样一点都不好

想通了 新的房子 新的生活 不要的全扔光
第一天去打扫房子的时候 路过一家旧货店 一眼就看中了摆在门外的一个暗红色牛皮箱

用了远比我想像中便宜的价格收回 放在新房子的客厅中 很是搭配
花了3天的时间 陆续搬家 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一点点的蚂蚁式的搬家法

父亲也成了我的救兵 男人在搬家的时候显得尤为重要
最重的永远式那些书 还有我心爱的厨房用品 不但重 还易碎 谁能放心别人搬

辛苦了他了父亲 也幸亏有了这样两个男人 才让搬家变得很顺利
母亲接连打3天电话 询问是否需要帮忙 拗不过她 只好让父母再次过来帮忙打扫看工人装东西

不得不承认 父母真的很重要 装电视 装橱柜 无一不需要有人在家候着
恰逢这周的工作也特别多 需要外出开会 于是父母也就顺理成了最适合在家候着的人

去了两趟ikea 买齐了所有需要的大件 因为它的确够快 服务也确实很不错
新家慢慢开始有了雏形 有了自己的烙印 有了生活的味道

新房子的前面有座十分漂亮的教堂 想想看至少两年要生活在这里 其余的细节再一点一点完善吧
不用抱怨生活 换新的环境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件好事 尽管其中各般滋味但最终的结果还是让人有种成就感和满足感…..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灿烂阳光下的奇特行为

2009-03-10

这几乎半个月的时间 一门心思的扑在新房子的打理上
采购各种日常生活所需的大件家具 小件摆设 含括了锅碗瓢盆

开门七件事 柴米油盐酱醋茶 一件也不可忽视
原来生活中的各种麻烦小事 全都一鼓脑儿的跑了出来

左顾右盼 应接不暇 终于这一切烦琐的小破事都将成为过去
幸福的小日子即将开始 半个月不见太阳的烂天气也随之消逝

暖暖的阳光晒进大大的客厅 我则坐在沙发上悠闲自得的上网
突然又有想养只猫的冲动 这么好的阳光 似乎没有一只乖巧的猫 就不那么完美

用洗衣机洗了2大桶衣服 统统一字排开 让它们也见见久违的太阳
零碎的东西整理起来也并不算容易 每样东西按照功能和性质归放在一起

虽然不会像第一天夜里 看着满客厅的箱子盒子没有方向
但依旧是个伤脑子的活 尤其是电影的归类 书的摆放都要想的清楚明白

待这一切终于整理完毕 再看着阳光照射下的地板 便是火冒三丈
本就一直觉得请来的阿姨是根本搞不干净的 但房子大就又不得不请

等我管自顾的爬到高处将四片窗帘挂完之后 实在无法忍受这满地的灰尘
一个箭步 冲进卫生间 随便摸了块布 开始跪趴在地上 一点点的前移

这样的天性似乎是由母亲处遗传到我
从小就看着母亲起床洗漱完毕 就开始打扫卫生 每天如此 从无间断

大概也正是这样的耳融目染 让我也对卫生的问题 尤为重视
等将所有的房间 全部跪抹一遍后 整个身子都想刚做完yoga一样爽快

天色将暗 徒步去了附近的菜市场 信手买了些蔬菜回来
回来路上再顺带着买只烤鸡 一顿还算丰盛的晚餐 应该就八九不离十了

喜欢这样在家的日子 忙碌的很充实
客厅灿烂的阳光让我觉得 生活或许就该这样 自得其乐⋯⋯

宝贝

2008-11-20

我将别人的宝贝抱在怀中细细端详
刚出生五天的宝贝 脸上写满了倦意

宝贝混合着两种不同的血统 灰蓝色的眼球 深深的眼缝 无比诱人
柔软的毛发 细嫩的皮肤 剔透的手指

轻轻的触摸 缓缓的感受 宝贝对此毫无介意
宝贝似乎能明白我说的话 懒懒地眯开眼缝

打量一下周围的人 随后继续忽忽大睡
宝贝长的实在是很可爱 但宝贝不是我的

抱完还要归还给专门请来伺候她的阿姨
宝贝 是我对刚出生的小孩的统称

对于孩子的惧怕和喜爱 一直参半地存在于我地内心
我喜爱幼小的宝贝 却害怕看他们慢慢长大 慢慢成人

我喜爱漂亮的宝贝 即便不漂亮 也一定要有丰腴的肉感
我喜爱乖巧的宝贝 因为我从来都无法忍受来自小朋友的哭闹

漂亮是否能够持续 或是变丑与变美 都会让我惶恐不安
我时常期待能有自己的宝贝 内心却又充满了无数个不可能与抗拒

人们总说 没有做过母亲就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女人
而十月怀胎的辛苦与身体上所要蒙受的痛苦或是身形上的转变 都让我无比的挣扎

宝贝 会让人变得美好而平和 会激发出人的最大母性
宝贝 也许会让你的以后变得更加丰富 也可能让你的生活变得一团糟

无数的不可预计 让我一直犹豫 于是是否需要经历这样的一个过程始终成为一个未知⋯⋯

-米

Categories : 『呓语』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