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的私厨-泰式奶香咖喱海蟹

2010-02-20

年前 父母过来小聚一餐
父亲总喜欢将我爱吃的家里多余的食材带来

甚至从家中搬出来这么久 我从没自己买过米
因为父亲总喜欢给我带来小袋装的精米 最近改成了桶装精米

我总说不用带 但父亲总是一如既往的带 于是渐渐的我也就不说了
除了米以外 就多是海鲜类的产品 父母对于自己的疼爱真的不用言语的那种

尽管每次见面 总是有的没的和母亲顶上几句
但可能只能对自己对亲的人才可以这么毫无顾忌的乱发脾气

说到海蟹 其实做法一点不难
只要掌握要领 十分钟就可以做出美味的泰式

食材:海蟹2只 姜 香葱 柠檬半个

调料:泰式咖喱粉(没有可用油咖喱代替) 牛奶 椰浆

口味:奶香 鲜美

步骤:

  • 海蟹解冻 将内部洗净 并剪成一断断的 留一个蟹壳装盘用
  • 锅中热油后 下姜块和葱段 煸出香味后 将蟹连同一个蟹壳下锅翻炒至蟹壳变红
  • 将咖喱倒入锅内 (我用的是2种之前在巴厘岛买的不同咖喱)
  • 加入半碗水 中火慢慢收汁 同时加入2勺椰浆 挤入半个柠檬的汁
  • 最后临出锅前再倒入些牛奶 待牛奶快沸腾时便壳出锅了 装盘时放了罗勒做点缀

注意:由于时海蟹,所以基本不用放盐
牛奶最后放入,不要等到牛奶起泡,容易生奶皮

结婚证

2009-02-27

想说结婚证 但结婚证和我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只是因为好友昨天给我发来短消息说 我们领完证了

恩 这真是一件该好好庆贺的事情
一辈子也许 应该说应该就只有这么一次体验吧

这让我想到父母的结婚证
他们的年代 结婚证上没有彩色照片 纸张单薄

红色的封面上用工整的宋体字印着黄色的“结婚证”三个大字
翻开内页 左侧还有红色的大字 内容则是毛主席关于计划生育的最高指示

那个红色的年代 那张薄薄的纸 从此承载了两个人之后的生活
如今的结婚证 似乎不但有彩色照片还有塑料封皮 好像少了毛主席语录

除了父母的结婚证 我似乎也未曾亲眼见过身边任何朋友的结婚证
如今看来 结婚证的意义似乎并不及上一代人眼中的那般重要

不管如何 结婚证作为一种感情的依据 必须好好将其保留终生
那鲜红的颜色 也不是适宜随时拿来端详的 还是应该将其束之高阁之中⋯⋯

25的碎碎念

2008-12-10

生日依旧是被别人过了
那就让自己乐在其中好了

有些感动 因为常常记住你生日的往往就是那些你认为最亲近的人
而有时候却时让你意外的人

儿时的每个生日 父母都会大动干戈
所谓大动干戈 就是大餐加礼物

至今妈妈仍保留着一个习惯 每年都买一个猪造型的礼物
于是家里大大小小的猪 总是随处可见

开始有和小朋友们一起过生日的概念 开始于十岁之后
小时候总是一心企盼长大 当一脚夸入十岁的门槛 似乎就变得神气活现

总觉得自己长大的速度太慢 于是常常趁妈妈还没下班的时候穿着她的高跟鞋在家里拖来拖去
边走边抱怨着说 这个脚什么时候才能把鞋子塞满 现在我的脚和妈妈的脚一样大 我却不再想长大

生于八十后的我 和所有八十后的孩子一样 只可能更多了些个性在其中
同样经历了果丹皮 大白兔 橡皮筋 拍画片 搅糖稀 斗鸡 玻璃球 游戏机 抄歌词 听磁带 传纸条等一系列行为

爸爸妈妈说 在他们的年代 结婚的时候 一包喜糖里如果能有一颗大白兔奶糖就非常张脸
并且他们十分自豪的宣称 当年他们结婚的时候 每包都放了两颗大白兔奶糖

似乎我们的年代与老前辈们相比真的变成了垮掉的一代
但相比于如今的孩子 我们又似乎有更多值得回忆的童年和童年时一起长大的伙伴

我喜欢小时候在邻居家东跑西转 满世界的疯跑 人人都知道我是谁家的疯丫头
而如今 大门一关 谁认识谁 谁管谁 连叫声救命可能都没有人回应

我怀念青涩的中学时代 在那个时期我遇到了深交至今的姐妹
那个充满荷尔蒙飞扬的时段 一切事物都是蒙胧而美好的 空洞而不切实际的

从黑白电视到彩色电视的变迁 从胶片相机到数码相机的革新
从报纸杂志到互联网的出现 这一切注定我将永远处在世界的变革当中 目睹着一切的发生

我讨厌战争 避谈政治 因为我觉得这些都与我的世界没有多少直接的关联
但是我依旧关心受到战争伤害的人们 我依旧会关注世界重大事件的进展

我依旧矛盾的过着日子 依旧不明很多事理 因为达人们依旧认为我是个孩子
我依旧清醒的看着自己 看着自己越来越没有斗志 越来越妥协于很多不愿妥协的事情

这两年许的愿望 都没有一点变化
因为愿望总是无法实现 所以就一年年的觊觎下一年能够完成 或许永远都不能完成

远方亲爱的们 想必都过的还算如意 因为生活总是不那么如意 所以只要尚且如意便好
我仍然潜心的研究各种玄术法道 希望能在必要的时候给你们任何一点点的启发或作用

偶尔也会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因为百分之百的幸福都是遥不可及 所以只要抓住眼前的便是幸福
不知道是不是相对来说 在幸福与否的问题上 爱吃糖的孩子更容易得到幸福感 也许他们对于甜的东西更容易满足

亲爱的们 我们常常在一起彼此鼓励说 要一起幸福
而当幸福真的悄悄走近的时候 你们都能感觉到幸福的存在吗 或许我们都是些要不够的孩子⋯⋯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