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喜与悲 五月的香港与上海

2010-05-28

五月 仿佛是一年中最好的时节
很多人选择在这样一个温度适宜的时候出嫁或者出游

五月 与我来说 更是有太多重意义
母亲的生日 父母的结婚纪念日 心爱的男人的生日 男人的母亲的生日 男人父母的结婚纪念日

如此多的情感交织在一起 让这个季节变得不那么平淡
趁着男人生日之际 我以女子特有的浪漫情结制造了一起香港之行

我喜欢香港 尽管它高楼林立 破旧不已
隐藏在小路间的众多茶餐厅 甜品点和粥粉面馆 统统都是黄底红字的招牌

吃完此记再吃彼记 大呼过瘾
贪食之欲 真是无可救药的强烈

除此之外 半山扶梯的西式餐厅和山顶的风景 都让我无比着迷
红色的taxi在山路上上下下的快速穿行 许许凉风吹来 那一刻真是觉得生活美好

不像其他去香港的女子 我并没有肆意的shopping
钻进充斥人潮的商场不到3分钟 立即拉着男人闪了出来 反而是悠闲的在机场里逛逛会更适合

意犹未尽的回到上海 再一头扎进滞怠半周的工作之中
一边脑海中还在闪现荷里活的无限美妙 一边是半吊子的该做的工作 十分复杂

让我性情更为复杂是是另外两件不得不说的略显悲伤的事

一则 一女友腹中八个月大的混血宝宝由于脐带饶颈 不幸夭折
得知这样的消息 无法置信上周还一起聚餐的女友此刻却要承受如此之大的痛

不知该如何去安慰 不知能做什么才是对她最好的安慰
仅许我继续默默的为她祝福 希望她能安好的渡过这个悲痛的一关

二则 2010年5月28日9:30 ,93岁的奶奶在持续高烧不退的情况下走了
我没有特别大的悲痛 没有像当年爷爷突然的离去那般的难过

我想每个人都会经历生老病死 已经卧床6年的奶奶 此刻或许是得到了最好的解脱
在她走的前一天晚上 我在医院静静的看着她 为她擦拭眼角的泪 我知道她一定很难过

尽管她没有睁眼看我 也无法张口说话 尽管最终她什么都没说的就离去
我想她应该走的很安详 因为她的孩子都在最后的时刻陪在她的身旁 ⋯⋯

25的碎碎念

2008-12-10

生日依旧是被别人过了
那就让自己乐在其中好了

有些感动 因为常常记住你生日的往往就是那些你认为最亲近的人
而有时候却时让你意外的人

儿时的每个生日 父母都会大动干戈
所谓大动干戈 就是大餐加礼物

至今妈妈仍保留着一个习惯 每年都买一个猪造型的礼物
于是家里大大小小的猪 总是随处可见

开始有和小朋友们一起过生日的概念 开始于十岁之后
小时候总是一心企盼长大 当一脚夸入十岁的门槛 似乎就变得神气活现

总觉得自己长大的速度太慢 于是常常趁妈妈还没下班的时候穿着她的高跟鞋在家里拖来拖去
边走边抱怨着说 这个脚什么时候才能把鞋子塞满 现在我的脚和妈妈的脚一样大 我却不再想长大

生于八十后的我 和所有八十后的孩子一样 只可能更多了些个性在其中
同样经历了果丹皮 大白兔 橡皮筋 拍画片 搅糖稀 斗鸡 玻璃球 游戏机 抄歌词 听磁带 传纸条等一系列行为

爸爸妈妈说 在他们的年代 结婚的时候 一包喜糖里如果能有一颗大白兔奶糖就非常张脸
并且他们十分自豪的宣称 当年他们结婚的时候 每包都放了两颗大白兔奶糖

似乎我们的年代与老前辈们相比真的变成了垮掉的一代
但相比于如今的孩子 我们又似乎有更多值得回忆的童年和童年时一起长大的伙伴

我喜欢小时候在邻居家东跑西转 满世界的疯跑 人人都知道我是谁家的疯丫头
而如今 大门一关 谁认识谁 谁管谁 连叫声救命可能都没有人回应

我怀念青涩的中学时代 在那个时期我遇到了深交至今的姐妹
那个充满荷尔蒙飞扬的时段 一切事物都是蒙胧而美好的 空洞而不切实际的

从黑白电视到彩色电视的变迁 从胶片相机到数码相机的革新
从报纸杂志到互联网的出现 这一切注定我将永远处在世界的变革当中 目睹着一切的发生

我讨厌战争 避谈政治 因为我觉得这些都与我的世界没有多少直接的关联
但是我依旧关心受到战争伤害的人们 我依旧会关注世界重大事件的进展

我依旧矛盾的过着日子 依旧不明很多事理 因为达人们依旧认为我是个孩子
我依旧清醒的看着自己 看着自己越来越没有斗志 越来越妥协于很多不愿妥协的事情

这两年许的愿望 都没有一点变化
因为愿望总是无法实现 所以就一年年的觊觎下一年能够完成 或许永远都不能完成

远方亲爱的们 想必都过的还算如意 因为生活总是不那么如意 所以只要尚且如意便好
我仍然潜心的研究各种玄术法道 希望能在必要的时候给你们任何一点点的启发或作用

偶尔也会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因为百分之百的幸福都是遥不可及 所以只要抓住眼前的便是幸福
不知道是不是相对来说 在幸福与否的问题上 爱吃糖的孩子更容易得到幸福感 也许他们对于甜的东西更容易满足

亲爱的们 我们常常在一起彼此鼓励说 要一起幸福
而当幸福真的悄悄走近的时候 你们都能感觉到幸福的存在吗 或许我们都是些要不够的孩子⋯⋯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         

又到生日

2006-12-12

image

生日那天 除了最亲近的人 别人似乎都已经忘记
我也不再象以前那样会为此而有何兴奋

过了二十岁之后 似乎就不再对生日这样的事情产生什么兴趣
因为觉得不再是证明长大而是在一点一点的老去

现在常常会独自产生极其悲观的情绪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个人住了太久的原因

表面上永远看不出痛苦 而内心却万般的沮丧
总是想着是该做些事情的时候了 却无从下手

之前有一天 在酒吧喝了个烂醉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喜欢醉了之后坐在楼梯口乱哭

之后的整整一天始终没有恢复
一个人裹在被子里 头晕目眩

喝了点水也吐 再喝水还是吐
一般在这样的时候就会觉得一个人无比凄惨

然而之后一切还是照旧
我不爱告诉别人什么 所以凡事就得靠着自己……..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