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一路杀到纽约(之三)

2010-01-26

dmguz 拍攝的 New York City Skyline。

<六> 纽约!纽约

纽约 曾经熟悉的名字陌生的城市
纽约 曾经多少次出现在熟悉的电影中

现在那些场景就在眼前 却开始觉得有点不真实
人人都说 喜欢上海的一般都很喜欢纽约 我想或许那是真的

但是 它或许并不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因为有太密的人太高的楼 让我觉得压抑
Brookln的街道上并不算干净 但可以看到各种街头style 或摇滚或嬉皮或复古

我们喜欢起床后在马路对面的咖啡店买上一杯咖啡 坐在室外看过往的路人
看人 其实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时间变得很好打发 仿佛觉得自己就在某部电影之中

城市古旧的地铁就像疯狂的老鼠一样晃动不稳 我总是没法站立
然后地铁里的艺人 却让我对街头流浪艺人的一贯看法大为改观 他们的音乐真的可以打动人心

坐在城市观光车的顶层 冻得我浑身哆嗦 用嘴巴吸气变成一件困难的事情
走在雪中的中央公园 少了一丝迷人却多了一份浪漫

去城市博物馆观看了一部关于纽约城的历史短片 黑白的色调 十分到位
在唐人街转了三圈 最终选的广东菜 终于没有辜负期待地满足了我怀念已久的中国味道

站在帝国大厦地顶楼 环望整个纽约城 你才知道什么叫做震撼
看着远处延绵不断地楼 以及消失地双子楼 心中浮起一丝小小的忧伤

乘船去自由女神岛 在海面上 远远地看着它 仿佛我也是一名将要踏入美国地移民一样
我看着它 那高高举起地手 或许是在传达 你终于有了自由 这个自由是真切的

时代广场人头攒动 新年倒计时的时候情侣会在此接吻共同迎接新的一年
soho充满了各种购物的气息 小意大利到处都是热情四射的意大利人以及意大利美食

花了一天的时间 逛了最有名的几家二手店 尽管最终收获不大
但淘得的一个Ferragom的vintage小包 足以让我美上半天 这就是缘分

我没有像别人想的那般喜爱这个城市 也没有像我自己想的那般不喜欢这个城市
在这个混合各种肤色的城市中 你可以感受到平等和自由 这些才是最难得的东南⋯⋯

从上海一路杀到纽约(之一)

2010-01-19
过了这么久没有来更新这里 也可能是因为要写的太多 一时间不知从何写起
一个多月之前 我还走在寒冷的纽约街头 尽管太阳足够好⋯⋯

<一> 签证

小时候一直觉得美国是个很霸道和及其不安全的国家
尤其是911事件之后 我还曾经一度发誓说打死也不去美国

看来事事总归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变化 并产生你完全无法预知的结果
还记得当时在美使馆排队3小时 等候到最后是2分钟的面试

当时那种紧张的心情 不比当年高考好到哪里去
一个人面对面签官的提问 回答的还算顺畅 毕竟是提前了3个月开始准备所有能够准备的材料

小到工作证明 大到美方的邀请信 护照复印件 甚至是税收副本
所有能想到的全部都做了充足的准备 现在想来 能通过面试真要好好谢谢他和他的家人

<二> 飞行

我很惧怕坐飞机 关于这个问题 我不止一次说到

尽管在出发前的一个月 来回北京的飞机坐了8次 但每次飞行对我来说都是难熬的

这次从上海先直飞到底特律 空中飞行时间 约12小时不到
整个飞行中 我的心总在飞机微微颠簸时开始紧张不已

从底特律到芝加哥 从芝加哥到纽约
为了能有更多时间欣赏景色 还是都选择了飞机

这之中不得不说 当飞机快降落在纽约机场的时候
整个飞机成75度在空中盘旋飞行 似乎是在等待降落

窗外一片大纽约的夜景 我却不敢去看 实在是太可怕了
而当飞机开始降落时 由于机场就在海边 所以我明显感觉到飞机是冲向大海的

回国依旧是从底特律出发 不过由于地球公转自转的原理
回程竟然飞了15个小时 这是至今我坐过的最久的航线

现在回想一路都不知道干了些什么
幸亏飞机上可以有电影看 只是没什么有中文字幕的 看的很累

<三>底特律

飞机降落在底特律机场的时候 是当地时间早上10点多
得到一件写了”michigan”的小t恤 终于一脚踩在美国的土地上了

一路开回家 看到很多荒凉的街景 也可能是冬天的关系 没有什么绿色
但是天空是久违的蓝色 马路空旷 没有行人 没有自行车 来往的都是汽车

和国内看到的汽车相比 这里的汽车体积明显壮实很多
很多从没在国内看到的车款 让我艳羡的不得了

在这个城市 真的可以看到很多胖子 其实当你看到他们的生活方式 就真的很能理解
因为他们过的久是那种出了家门直接进车门 出了车门直接进公司或商店

在这里看了他的童年 去了他的密西根大学 过了一个盛大的感恩节
见到他所有的家人朋友 并且参加了一个盛大的意大利式婚礼

当我穿着特地订做的旗袍出现在婚礼现场时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美
那种很东方的美 你能感觉到大家都在看你 那种欣喜难以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