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

2009-02-10

如今对于写文字的行为总是有点躲躲闪闪
似乎总觉得满肚子的寸断情长需要慢慢的疏理清楚

对于曾经避讳的问题总是更加坦然和直白
或许这正印证了年纪大了的事实

这两天总是稀里糊涂的乱做着一堆有的没的梦
大部分的时候只是散乱的不切实际的内容

但有件事情是让我印象深刻的
因为对我来说 之前是不存在与故去的人在梦中相见的

然后我接连两天梦见儿时伙伴已逝的母亲
我还清晰的记得 在儿时伙伴出嫁的前一天她的母亲也层出现在我的梦中

想到这里 当时梦中的场景依旧会浮现出来
妈妈说 可能她真的是托梦来感谢我们的

第二天我以伴娘的身份将好友送入美好的婚姻之中
我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好友生怕她在当下情绪会受到影响

但事隔将近一年后 为何她的母亲又两次出现在我的梦中
这着实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究竟是要向我传达什么样的讯息

我一直在琢磨 在路上走了一天始终没想出什么答案
这两天总爱没目的的一直走 边走边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事 心情便会大好

但愿风和日丽 她的母亲也只是来探望我而已
希望我的好友幸福 希望吧 希望都是美好的⋯⋯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