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TOO记

2006-10-29

原来真的依旧迷恋疼痛的感觉
当发出马达声音的纹身机器在皮肤上一点一点划过的时候

我双手紧握在一起 我不知道是出于害怕还是紧张
两个新西兰的乐手一边在等待 一边在用相机帮我记录

纹的文字是花了一整晚找的藏文心经 只纹了五行
关于纹身的事情想了太久 一直没有决定去做

然而一遇到时机 或者说是因为生活在最短的时间里给了我太多的刺激
我不得不自己帮自己再制造点刺激 把刺激扩大到连自己都看不到尽头为止

我想我还算是坚强的 我更象是在享受一个过程
那些文字将永远伴随着我 直到最后都不会再从我的皮肤上消失

为了不让自己后悔 选择了在后背上
还有一个选择了在手指上 骨头的位置会更加的敏感

但我都承受下来了 疼痛的事情总会让我上瘾
可能我还会再做第三个 第四个 没人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发生

一切事情的发生远比预见性要灵动很多
就好象昨天我的后背还毫无任何迹象 然而现在却多出了美丽的伤痕

纹身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午时四点四十分完成 耗时一小时四十分钟
完美的结束 纹身师 卿格 纹身地点 堂会 这些需记入一笔....

Categories : 『久九』
Tags :